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这家伙太变态
    在全球化的经济时代,周铭在印尼做的这些事情自然也影响到了全世界。

    作为把周铭拉入伙的推荐人,西班牙的胡安公爵这段时间却过的十分糟心,几乎每一次和其他的同盟开会,他总会受到嘲笑。

    这也难怪,对于这些自傲的西方贵族来说,他们从来都看不起华夏,认为那就是一群挥舞锄头和镰刀的农民,就这些人怎么可能会懂什么金融和资本呢?所以从一开始胡安说他请了一个东方朋友,或许凭着东方不一样的智慧,能让他们的这次资本世界大战变得和过去不一样,所有人对此就不屑一顾,只把这当成笑话来听。

    后来他们持续关注周铭的动向,知道他去了印尼是找李家,但是却被李家给拒之门外了,这让他们对周铭又更看轻了几分。

    “我拜托,我们这是要准备资本世界大战的,这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能不能拜托请你严肃认真一点,不要整天把这个笑话摆出来!”

    “胡安你看看吧,这就是你推荐的人,首先他的资本头脑怎么样就不说了,但你看他居然在东南亚那边一点布置都没有,就连转移他的资金过去都还需要依靠当地的华人家族。上帝,资本市场瞬息万变,如果金融危机开始,每一分钟都是几千万美元的跳动,我很怀疑这种就像是老奶奶的裹脚布一样的合作真的能有效率吗?”

    “如果他真能达成合作倒也算了,那勉强也算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渠道,我们多这么一个盟友也可有可无,只要他不给我们添乱,但是很抱歉,似乎他连这么最低限度的要求都达不到。连他的华人同胞们都并不信任他,这样的人就是在浪费我们的注意力!”

    “亲爱的胡安,我们虽然是一个年轻和富有活力的团体,我们也没有对面那些老古董那些偏见,但也并不代表我们会接收任何垃圾进来,我们可不是垃圾站,我们更应该把垃圾给清扫出去!”

    对于以上这些话,胡安几乎每天都能听满几耳朵,并且连带着他都被嘲笑了。

    尽管在琼海和周铭已经有过了接触的梅塞德仍然坚持站在胡安这边,告诉他周铭在东南亚那边的处境的确很难,让他不要灰心等待,或许会有惊喜。

    胡安对此告诉他:“我的兄弟,尽管我很想相信你的话,但现在我却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了,不仅因为他只身一个人就让东南亚的华人家族无条件听他的话,这种事情本身就很玄幻,更重要一点,如果他真的做到了,那么他就真正是一个有能力入场的人,就不受我们掌控了,这很危险!”

    就在胡安的这种极其矛盾的心理中,几天时间很快过去,东南亚那边也传来了最新的消息——新加坡股灾。

    这个消息让胡安梅塞德还有其他人都感到意外。

    “没想到胡安你这手疑兵之计果然让他们上当啦!他们还真以为周铭是胡安你从华夏找来的好帮手吗?居然想着要先收拾他了,所以要从新加坡开始,看来这一次我们的对手也并不怎么聪明嘛!”

    “原本他们已经在东南亚那边做好了准备,我们已经失去了先机,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这么自乱了阵脚,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那个周铭和料理那些东南亚华人宗族身上,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呀!”

    这是大多数人的态度,他们是有些喜出望外的,毕竟对他们来说周铭根本就是个不想理会的弃子,现在这枚弃子居然能搞得对手大张旗鼓的对付,给了他们调整布置的时间,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怎能不惊喜?甚至还有人提议可以给周铭颁一枚勋章。

    胡安对这些话都是嗤之以鼻的,不过对方能这么做也还是让他松了口气的。

    “之前周铭在东南亚那边的情况很难,那些华人宗族根本不接受他,现在发生这种事情,我知道对方这么做是为了扫清后顾之忧,但这样做也的确给了周铭机会,让他有机会说服那些华人宗族的合作了。”

    这是私底下胡安对梅塞德说的话,他尽管不像其他人直接把周铭当成了弃子,可也没真的认为他一个人能做出什么,尤其是听到了他在东南亚华人宗族那里碰壁的消息以后。

    不过现在情况却不同了,对方针对了新加坡,那里可是东南亚华人宗族们的地盘,他们公然搞出了新加坡股灾,就是对他们的挑衅,那么周铭就有机会利用这一点再拉拢他们,虽然一个周铭不算什么,但要是他真的得到了东南亚华人宗族们的支持,却就是一个需要正视的对象了。

    然而胡安高兴没多久,随着新亚银行的消息出来,却让东南亚的形势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看来这位周铭小朋友并没有什么魅力……不好意思说错了,应该是一点魅力都没有,否则这些华人宗族们为什么宁愿自己出钱秀肌肉也不愿意跟他合作呢?”

    “那些东南亚的华人宗族们,从一开始我就不认为他们是能靠得住的,他们懦弱胆小怕事,整天只愿意学着鸵鸟把他们的头埋进沙子里,所以他们就是想吓退对手,同时也告诉周铭没有合作的可能!”

    “要我说这些东南亚华人宗族们也是很有眼光的,毕竟那个周铭在这段时间里什么也没做或者什么也做不了,还能让他们有什么指望呢?”

    这些极尽可能的风凉话就像是一盆冷水,直接就把胡安刚刚有一点的热情给浇灭了。

    如果只是这样,胡安只是有些失望,但紧接着的消息,却让胡安感到全身的寒毛都要倒竖起来了。

    新亚银行在美国上市,第一周涨势迅猛,全球金融媒体都十分看好这个重组的银行,甚至还有媒体用出了‘东南亚皇冠上的明珠’这样的称呼。可就在所有人甚至是胡安都认为那边是不是为了未来的资本世界大战要对东南亚的华人宗族们表示妥协做出让步的时候,那边却断然出手。

    一条关于新亚银行在秘密转移美国资产的消息突然被曝出来。

    随之以美国的摩根家族牵头,那些财团和国际游资分别在美国新加坡和印尼三地同时狙击新亚银行乃至所有华人宗族产业的股票,同时印尼爆发了大规模的排华事件,胡安这才看明白,对方并不是要简简单单警告一下东南亚的华人宗族那么简单,而是要一口吃掉他们的所有财富。

    于是为了应对这个消息,胡安和梅塞德还有其他人不得不聚在一起开会。

    “这肯定是那个杰克摩根干的,那边都是腐朽一片,也只有这个家伙才有这种魄力!”

    “老天,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不是可怕而是太可怕了,原本他们在东南亚就是占据主动的,现在如果他们又一口吃掉了东南亚的华人宗族的产业,让那些华人宗族向他们俯首称臣,只怕他们就更不可阻挡啦!”

    这个会议的过程与其说是会议,不如说是感慨大会,所有人不是惊讶就是感叹,一点有用的话都没有。

    这些家伙太颓废了!我们是要商量对策的啊!

    胡安忍无可忍说道:“可是我们在印尼还有一个周铭,或许我们可以从他身上想想办法。”

    这句话被抛出来,所有人先是一愣,随后一片哈哈大笑。

    “胡安你是来搞笑的吗?为了缓和一下我们比较悲观的氛围,否则我真是无法想象你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无厘头的话来。”

    “真的胡安,你不说我都已经忘记了,我们在东南亚还有一个叫周铭的笑话,原本他去印尼是为了取得东南亚华人宗族们的支持,是为了在东南亚进行布置的,可现在呢?那边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那些他要找的华人宗族们都快倒了也没见他有什么建树!”

    “他真的有用吗?恐怕他已经废了吧,我说胡安,虽然我们需要改变,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我们还没落魄到那一步。”

    面对这些嘲弄,胡安想反驳但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梅塞德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我知道周铭可能是个变数,他也的确有能力成为这个变数,但这个前提是需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和资源让他去经营,但我们的对手显然并不是傻瓜,他们的行动可要比我们这边这些只会在这里哈哈大笑的白痴要迅捷得多。”

    胡安点点头:“的确如此,那个老摩根真的太可怕了,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大手笔,让人无从招架。”

    “尽管这些家伙的话很不中听,但却也不得不承认,周铭这条线暂时是废了,短时间不大可能能派得上用场了。”梅塞德叹息道,“不过他能让老摩根设计这么大一个局来对付,也足以自傲了。”

    事情进行到这里,就算对周铭最信任的胡安和梅塞德都不对他抱任何希望了。

    可奇迹之所以被称为奇迹,就是在你觉得最不可能的时候才会发生。

    这边当所有人包括胡安和梅塞德都要强行忘掉周铭,想尽可能趁这个机会,看怎么能利用空档多在东南亚进行布置的时候,印尼却又传来了消息:周铭带着印尼华人返回红溪村,炸毁大使馆,指挥导弹攻击印尼暴徒,拯救了印尼华人,随后东南亚华人召开宗族大会,以李王陈郑四大宗族为首的南洋四十八姓全都表示要献出家族产业给周铭。

    胡安梅塞德和他们这边曾经嘲笑周铭的所有,无不被狠狠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曹!这家伙也太变态了吧?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