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森和电子厂
    苏克西是位于达加北海岸的一片工业区,这里并不是达加最大的工业区,但却是华商工厂最集中的工业区,也是李家工厂最集中的地方。

    挂断了胡安的电话,周铭就带着苏涵驱车来到了这里,现在由于印尼刚刚结束暴乱,刘传铭大使由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周铭也不好意思让一位大使天天跟在自己身边当保姆。

    苏克西工业区作为华商工厂的集中地,这里自然也受到了排华浪潮的冲击,并且相比已经被修缮一新的红溪村和被遮起来的达加市区,苏克西工业区的情况就相对更真实了,这里不仅各个工厂大门破破烂烂,街边的各种丢弃的垃圾无人清理,甚至还可以看到路边路中间那一滩滩的血迹。

    “看来那位托哈总统就只是做了一些表面样子给我们和国际社会看的。”苏涵说。

    “我一点也不意外,毕竟要是他真在乎,也就不会弄出排华事件了。”周铭说。

    随后他们来到了森和电子制造厂,这是隶属于李家的工厂,并且还是比较核心的企业。

    当他们到这里的时候,尽管大门还没有完全修复,仍然耷拉在两旁,并且铁皮门也不知道怎么被人撕开了口子,但至少工厂门口已经被打扫冲洗干净了,除了地缝里还有一点,都看不出血迹了。

    几个华人正围着门口的一块告示牌,周铭和苏涵决定下车过去看看。

    “不好意思问一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周铭过去询问。

    他们原本见周铭他们下车,下意识的就要跑开,不过随后听到周铭说的是华语,这才松了口气,显然刚刚经历了排华浪潮,让他们都成了惊弓之鸟。

    也正是这个原因,尽管周铭他们是说的华语,但他们还是很警惕道:“你们是什么人?”

    只是不等周铭回答,那边就有人惊叫道:“他是周铭,就是那个拯救了我们所有印尼华人,还掳走胁迫托哈不得不终止排华的英雄周铭啊!我有幸在宗族大会上见过他一面,他就是周铭!”

    他越说越激动,不仅兴奋的手舞足蹈,还抓着他们头的衣服甩着跳起来了。

    当然这个时候可不会有人嫌弃他失态,因为其他人也都很惊讶很激动的看着周铭,一个个过来向周铭问好,直到他们的头喝止以后他们才退开来,尽管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他们却并不失落仍然满脸兴奋,仿佛能见周铭一面是他们这辈子都值得骄傲的事。

    包括他们的头,因为他喝退他们,他却腆着脸上来要和周铭握手。

    这让周铭有些无奈,尽管已经重生好几年了,但却从来没准备好要当什么偶像啊!

    不过这也有个好处,至少他们知道是周铭,问题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周铭也知道这厂长就叫李树森,名字倒是和他管理的工厂很配。

    稍稍整理了一下心情,这里的小厂长李树森回答道:“先生我们是在招工,这是我们贴的招工启事。”

    “是因为之前的排华浪潮让工厂里的工人都跑了吗?可是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他们也不回来上班?”苏涵疑惑的问。

    这个问题让李树森有些为难:“其实并不是,虽然排华对华人工人有一定影响,但我们工厂大多数工人都还是以印尼本地人为主,浪潮过后,很多工人就回来上班了,我们这里的工人是原本就不够。”

    旁边的人似乎也想在周铭面前表现一下也说道:“是呀原本就不够,现在经过这次排华浪潮人就更少了,原本计划工厂是需要有一千个工人的,但现在却只有不到三百。”

    “三百?”

    周铭和苏涵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讶,他们是就是从厂矿里走出来的,因此对工厂里的情况都很清楚,一般说来作为商业工厂,如果流失了超过百分之三十的工人就会很难受了,超过半数就会感到难以为继,现在他们居然只剩下了不到三百人,也就是说这个工厂只有百分之二十多的工人在工作。

    而且通过宣传栏上那被贴到厚厚一层招工启事,都快在宣传栏上形成一道‘纸墙’,就能看出哪怕平时这里招工也是没怎么停,今天再贴也并不是心血来潮的。

    “怎么会这么少,是工资的问题吗?还是针对华商的歧视?”周铭问他。

    周铭的问题是很严肃认真的,就像这个小厂长说的那样,排华浪潮再大现在也已经结束了,原本的工人都会回来,除非爆发了三十年前那种几十万人的大屠杀,否则怎么也不可能让一个千人工厂沦落到只剩不到二百人的地步。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工厂原本的工人就不多,再经过排华浪潮的影响,就更少了。

    果不其然,李树森摇头告诉周铭:“都不是,歧视这个东西有,但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况且我们这个电子厂也是李家比较重视的一个工厂,工资待遇都还不错,最重要的问题,是印尼这里没有那么多合格的工人。”

    李树森说了这话,旁边其他厂干部也都七嘴八舌道:“是呀不是我种族歧视怎么样,那些印尼人是真的蠢而且又蠢又懒,平常我们华人工人只要一遍就能学会的工作,他们要教三四遍,我们华人工人一个小时就能做完的工作,他们却要三四个小时!”

    “就这样的工人平常要按我们来说是根本不敢用的,但这在印尼没办法,可你做事笨一点慢一点都还好,他们还有一个很糟心的习惯,他们没有契约精神,往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拿到钱就公然翘班了,所以就是在排华以前,我们工厂每天平均能有超过六百名工人就已经我就谢天谢地了!”

    “周铭先生你说就这些人,他们凭什么说我们抢了他们的财富,抢了他们的工作岗位,可是他们也不想想自己都能做什么!你要知道我们工厂里已经尽可能的把技术活全给华人工人了,留给他们的全是最基本的手工活,是只要长了一双手就能做的!”

    “这要换成是我们华人,不知道能比他们多做多少事情,我们本来就做的比他们多,凭什么不能拥有更多财富……”

    眼见他们的絮絮叨叨愈演愈烈,周铭不得不打断他们。

    “对于你们在印尼的遭遇我很同情,但你们没有把这边的情况向宗族里反应吗?一个千人规模的工厂,平均每天工作的工人都不到六百人,这太夸张了!”周铭说。

    李树森又叹口气说:“怎么会没有反应,可不管是华商工厂还是印尼人自己的工厂都是这个样子,况且咱们厂里的财务报表和资金也都很好看,只要厂子能运作就够了。”

    周铭皱起了眉:“工厂里都没人干活,财报和资金怎么会好看?”

    李树森仍然摇头:“这我也不清楚,不过据说是有很多外商在印尼这边投资,只要我们的工厂能持续进行产出,不管数量和质量多少,只要其中能有三分之一达标,那些外商就会持续追加投资。”

    “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就在排华浪潮的前一个礼拜,还有一群东洋人来我们的店子厂考察来着,据说也是要进行投资合作的项目,好像当天就签了有几十亿印尼卢比的合约。有这么多钱在公司账户上,只要工厂不是像现在这样实在没法开工了,总还是不错的。”

    周铭点头表示原来如此,他随后又问:“那我们能进厂看看你们的生产车间吗?”

    李树森先犹豫了一会然后咬牙说:“其他人那肯定不行,但周铭先生您我们可以破例!”

    随后李树森就放行让周铭他们进去了,并亲自给周铭当起了导游。

    其实说导游也不尽然,毕竟这个工厂也就只有两个厂房,周铭他们首先来到了大一点的厂房里。

    “这里就是我们的装配中心,也是我们最缺人手的地方。”李树森告诉周铭。

    不过就算他不说周铭也看得到,在这个偌大的工厂里,密密麻麻排列着十几排工作台,足以容纳几百名工人同时工作,可现在这里就只有两排的工作台亮着灯,并且就是这两排工作台也并没有坐满工人。

    这让整个工厂看上去显得空荡荡的,要是抛开其他的想法,就只看这里的情况,周铭都会认为这个厂马上就要破产了,但实际上这个工厂的账户上却有十分丰裕的资金。

    “其实这里的工作也不复杂,就是把我们生产出来的零件在工作台上按照我们给出的图纸顺序装配到一起,一般就算没有人教,自己按照图纸标出的顺序,不用一个礼拜就能是熟练工了。”

    李树森继续仔细给周铭介绍着:“而且我们还给出了两个月的试用期,就是在这两个月时间里我们按天计工资,两个月以后转正按件计工资,并且印尼政府规定的商业保险我们也都会一个卢比不差的按时缴纳,这已经是很照顾这里工人的做法了,但……就是没人!”

    李树森说到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感到十分无奈。

    周铭则看着这空荡荡的生产车间皱起了眉,怔怔出神发呆,想着什么。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