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的确很严重
    李宗霖垂头丧气的返回了李家大宅,就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这对他来说是再贴切不过的比喻,因为他这次过去就是完败给了周铭,才灰溜溜跑回来的。

    李王陈郑四家的族长此时都坐在大宅的正堂里,等着李宗霖回来,当然更确切的说是等着他带回来的消息。

    正是这样,当李宗霖回来的时候,这四双眼睛一齐盯着他看,一下让他愣在了门口,背后冷汗直冒,一步也不敢再往前走了。因为他根本什么消息也没问出来,就被周铭给下了逐客令,那盒上好的血燕窝也没带回来,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能一手把李家带上南洋四十八姓之首的李光弼是何等聪明的人,见李宗霖这个样子,顿时就猜到了一些。

    “还站在门口干什么,当门神吗?不管最终什么结果,你总是要进来告诉我们的。”李光弼说。

    李宗霖心里也明白这点,他一咬牙一狠心走进来了。

    他先向王陈郑三家行礼问好,最后才来到李光弼面前万分愧疚道:“父亲很抱歉,我什么消息都没有带回来,周铭说他看出了问题,但是并不想说。”

    听到李光弼的这个答案,李光弼还好,王陈郑三家当即火冒三丈。

    “什么?这周铭也太能拿捏了吧,他的确是救了印尼华人,但是这一百多年里这种人也不是没有,他难道就以为凭着这个事情就能压到我们头上了吗?”

    “什么叫看出了问题却不想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宗霖吗?他好歹也是代表着李家的,现在他这么做分明就是在打李家的脸,也同样是在打我们南洋四十八姓所有人的脸,他太猖狂了!”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宗霖好歹也是带着礼品过去的,不说他就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再怎么不济也不应该被这么赶回来,太目中无人了!”

    李光弼就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看着他们的表演,末了才问一句:“要不你们去教训这个不懂规矩的周铭?”

    这下他们马上改了口,一个个又说道:“其实想想这个周铭也就是傲气了一点,并没有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或许只是我们之间的沟通还不到位,况且他怼的是你们李家,李光弼你都没意见,我们要是做点什么那岂不是越俎代庖了吗?这是不行的……”

    李光弼心里冷笑,这个结果是他早料到的,这些家伙根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煽动自己一个个义愤填膺的,仿佛周铭就是最大的仇人,可一旦要他们自己上了,一个个又都顾左右而言他了。

    什么玩意?

    不过李光弼这会也没有和他们计较的工夫,毕竟周铭这么做的用意也的确让他很想不通。

    李光弼随后把李宗霖叫过来仔细的又问了一遍,得到的答案也并没什么两样,或者说由于李宗霖在周铭那前前后后也没待多长时间就回来了,也不可能会有什么遗漏。

    见李光弼皱着眉头在想什么,这边郑英弘又说道:“光弼,我知道现在李家的情况很难,但这也不是放任那个周铭的理由,我们南洋四十八姓在印尼生根上百年,什么时候轮到他一个才来不到一个月的野小子在这里放肆?我们李王陈郑四家虽然一直都在争东南亚华人宗族之首,但面对外人,我们还是能同仇敌忾的。”

    随着郑英弘的话,王玉良和陈永庭也都附和说是,当即表示他们一定都会支持李家的。

    李光弼却摇摇头说:“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我李光弼这辈子经历了那么多风雨,还没到把脸皮看的比什么都重的地步。而且你们觉得我们宗族掌握的产业那么多,是不是真的一点问题没有,或者说这印尼这整个东南亚的经济情况,就真的没有隐患呢?”

    面对李光弼这个问题,王陈郑他们三人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作为一族之长,他们很清楚自己宗族有多少产业,这些产业又是如何参差不齐的,那么这其中存在问题是很正常的,那么就连他们的产业都存在问题,这个国家这个东南亚地区,怎么会没有呢?

    想了想,郑英弘说:“光弼,问题不管多少肯定都是存在的,但要说隐患,恐怕有些危言耸听了吧?”

    “是不是危言耸听这不重要。”李光弼说,“我觉得我们还是都各自去自己的企业工厂里走一走看一看吧,至少我们要对存在的问题心里有数,我们要知道那个周铭究竟发现了什么,这样我们才不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李光弼做出了决定,这次他们李王陈郑四大家的会面就到此结束了。

    王陈郑三家随后也离开了李家大宅,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就这样各自回去,而是离开后都去了郑家。

    “英弘,你对这个事情怎么看?我觉得李光弼这个家伙真是有点老糊涂了,居然还让我们亲自下去工厂里看一看,这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我们的工厂什么情况我们还不知道吗?他这根本多此一举!要我说他根本就是被之前的排华浪潮给吓破了胆子,而且年纪越大越没胆子了,居然那个周铭什么都没说,就让他这么紧张,完全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我们好歹也是东南亚的大宗族,我们的族内产业有什么问题我们会不知道吗?还需要一个外人来提醒?我们又不是甩手掌柜,扔下族内产业不管的,每天各个企业的财报还有各种信息我们都会仔细查看,这些事情就要耗费我们很多时间了,哪里还有时间下去工厂看看,简直荒谬!”

    王玉良和陈永庭各自发着牢骚,不得不说这王陈郑在面对李家的时候还能是一条心的,至少比在李光弼面前的表面和气要好了不少。

    “看来你们都很不同意李光弼的想法,其实事情也就是这样,他李家在排华浪潮中犯了错,所以现在他紧张,可我们为什么要跟着一起紧张呢?”郑英弘说,“因此我们就等着看好了,看他能找出什么问题,看那个周铭究竟又想搞出什么花样。”

    几句话,这王陈郑三家就确立了他们的态度,就是在这个事情里作壁上观。

    与此同时在李家,送走了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三人,李光弼却仍然没有回去休息,他仍然坐在正堂自己的太师椅上凝神思索着什么。

    李宗霖送了人回来,他见老父亲这个样子想出声说点什么,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最后还是李光弼先开口了:“是不是觉得我有点过于紧张了?”

    有了李光弼先开口,李宗霖就没那么多顾虑了,他点头说:“爸,虽然宗睿在之前的事情里犯了错,也给我们李家抹了黑,但也不至于这样的。”

    李光弼叹了口气:“没想到连你也这样想,那么我问你,你觉得新加坡的经济情况如何?”

    “新加坡的经济情况算是很健康的,至少从各产业以及金融情况,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李宗霖很认真的回答。

    “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么健康,为什么还会出现之前的新加坡股灾?”李光弼反问。

    李宗霖想回答,但李光弼却先说道:“我知道你会说那是西方的财团家族们的阴谋,但你要知道不论任何金融风暴,归根到底都是经济或者是这个资本市场出了问题,外来资本只是起一个引导作用,要真是一个完好的市场,我想任何资本也不会去费那个劲的。这就像如果我们要做股市断线赚快钱,我们永远不会选择一个四平八稳没有任何问题的企业一样。”

    “所以父亲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企业的确就是存在很严重的问题,我们要找出来并解决了?”李宗霖问。

    “解决不解决这先不说,我们至少要对问题做到心里有数,不能让问题被其他人看见了,我们自己却一头雾水,这种感觉很不好。”李光弼说。

    李宗霖点头表示:“我明白了,我明天一早就会去森和电子厂,还有其他工厂去看看。”

    李光弼下意识点头,但随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你要去,但是最好不要自己去,让你的保镖或者其他生面孔以应聘当工人的方式去,否则我担心你看不到真实的情况。”

    李光弼又强调:“但是你一定得全程跟着,在外面等着也好,其他怎么样都行,确保能掌握最详细的情况。”

    李宗霖表示没有问题,他随后就找来了自己一个很信任但却又没有跟自己经常露面的保镖,给他交代清楚了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

    一切都和李光弼交代的那样,他们直接去了森和电子厂,门口的招工启事还在,李宗霖就让保镖以应聘当工人的名义进去了,而李宗霖就等在自己的车里,等在工厂的不远处。

    相比之前周铭那样的参观,李宗霖他这样的方式就要费时费力得多,那保镖上午八点就进去了,但直到中午一点才出来,李宗霖也这么在车里坐了一上午。

    不过这么长时间的等待也是值得的,不得不说李宗霖的眼光还是有,他选的这个保镖在李家很长时间,多少有些头脑,因此出来的时候表情是很严肃的。

    “老板,我想我已经找到工厂的问题所在了,的确很严重!”他说。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