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们真是资本家吗
    (鞠躬感谢“你有点晕”的三张月票支持!)

    随着周铭说出了他的看法,让所有人当时就傻眼了,谁也没想到周铭会这么说,甚至一度他们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郑英弘瞪着眼睛看着周铭:“周铭先生请恕我直言,你确定自己真的懂投资吗?我简直不敢相信刚才那番话是你说的,你是看出了问题,可你似乎并不明白你所看出的问题意味着什么。”

    “周铭先生还是让我给你来科普一下吧。”王玉良说,“你可知道这些工厂的用工荒一旦被曝出来,那就将会戳破现在的投资泡沫,到时候就会出现很严重的经济,各个工厂企业遭到低价抛售,我们会因此损失惨重。所以要想避免这种结果,减轻损失,最好的办法就是趁危机还没有爆发,赶紧先抛出去。”

    陈永庭也说:“看来周铭先生你尽管空有一腔热血,但这种资本的投资眼光,还是需要多多增强的,你刚才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听到。”

    李宗霖则感到十分羞愤,自己昨天居然会在这种人手里丢了那么大一个脸,真是耻辱呀!

    面对这些人的嘲弄,周铭却依然冷静,甚至还暇有闲心的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来,苏涵很自然的站在身后给周铭捏肩。

    这一番做派让他们搞不清情况,每个人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看来周铭先生一定有自己与众不同的想法对吗?那么请周铭先生指点一二吧。”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光弼这时说。

    周铭摆摆手:“指点我不敢说什么,我只是好奇一点,你们真的是资本家吗?”

    一个问题整个房间都哗然了,之前尽管他们在嘲讽,但也有想过周铭为什么会那么说,却没想到周铭怎么就蹦出这么一句话了。

    什么叫你们真是资本家吗?这个问题还需要怀疑吗?我们坐拥那么多企业,多少知名全世界的企业家都在给他们打工,随随便便就能拿出砸死一个所谓全球五百强的资本,这要还不算资本家,那恐怕就没人有资格了吧?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周铭凭什么这么问,是我们刚才说话太弱智了吗?

    为此脾气火爆的郑英弘都直接站起来了,他怒视着周铭:“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在说什么,然后再说一遍!”

    周铭抬头起来也看着他:“怎么?气急败坏要教训我吗?那我现在就坐在这里。”

    一个怼一个,气氛顿时尴尬了,李光弼不得已又站出来当起了和事佬,分别劝周铭和郑英弘都要冷静,尤其对郑英弘说他都那么大岁数了,为啥总改不掉这急乎乎的脾气?他也说周铭注定是干大事的,没有必要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斤斤计较,眼光得长远。

    “周铭我相信你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你自己道理的,那么你不妨仔细说说。”李光弼说。

    周铭深深看了李光弼一眼,不得不说李家能成为这南洋四十八姓之首,除了李家本身的实力,还有李光弼的商业能力以外,和他这种维护场合的交际能力也有很大关系。只是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尴尬气氛给化解了,周铭是重生回来的,在眼光上要比他们更强,但却也并不意味着这些真正的商界大亨就一无是处了。

    当然,周铭本身也是需要跟他们合作,并不打算要把关系弄僵,因此在李光弼出面了,他也就借坡下驴了。

    “我知道你们都做过投资,一些基本的市场判断也有,通常来说面对一个存在危机的市场是应该抛售保平安的,但是你们有想过这个行为会对市场造成什么影响吗?”周铭发问。

    面对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的确从他们得知了消息到现在,一直想着的都是要先止损,对市场会造成影响这种,他们还真没考虑过。不过这也并没有什么复杂的,如果市场存在问题,那么当有人开始大量抛售,就会引起市场恐慌,继而引起连锁反应,引发经济危机。

    事实上不论是东南亚还是其他任何一次经济危机,甚至是某支股票的暴跌,其实从根本上来说都是相同的路数。

    “原来周铭先生是在担心这个问题吗?不得不说你的胸怀是值得人尊敬的,不过这种兼济天下的胸怀似乎并不适用于商场。”郑英弘打趣道。

    “你是想说只要我们保住自己就好了,哪管身后洪水滔天对吗?”

    周铭第一次搭理了他,但面对周铭这句反问,郑英弘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招架,如果按他之前那么说,他的确就是这个意思,但这种极度自私的话他却是说不出口的。

    “你以为这只是自私?其实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要自私要保住自己这并没问题,可问题就在于你这样做就真的能保住自己吗?”

    周铭接着说:“首先且不说这么做造成经济危机印尼人会怎么看你们,就单说造成了经济危机,所有工厂企业价格都在暴跌,所有人都在抛售,在一个没有买家只有卖家的市场,你们凭什么觉得你们能保住自己的财富?”

    “就凭我们抢占了先机!现在还没有多少人看到这个问题,还有很多人都对投资建厂有很浓厚的兴趣,如果我们先动手,怎么就不能保住财富了?”郑英弘很不服气说。

    “郑家的族长郑英弘先生,你还没我先发现这个问题,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占得了先机?”周铭冷笑着反问。

    周铭这句反问犹如一柄重锤狠狠砸在了郑英弘身上,他噔噔后退几步失魂落魄的坐回了椅子上。不仅是他,王玉良陈永庭和李宗霖听到周铭这句反问也都如醍醐灌顶般心下巨震。

    的确,周铭到了东南亚就看出了问题,那么在东南亚已经布局几年的西方财团家族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或许他们现在已经在着手准备了,这种情况下,自己凭什么就觉得能占到这个先机?太天真了!

    “连这么简单的局势都看不清楚,我们真的不能说是资本家啊!”郑英弘喃喃说道。

    要在刚才,王玉良和陈永庭都会毫不留情的反驳,但是现在,他们知道自己相比周铭真的差了太多,而且周铭还这么年轻,自己这把年纪真的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亏这样自己还怎么有脸想要教育他的,想想都脸红!

    “那么难道我们就要这么等着那些西方财团家族先动手吗?那我们岂不更被动了?”李宗霖最后还问道。

    周铭这一次同样没有直接回答,还是反问他:“你看过森和电子厂这些企业的财报吗?”

    恩?

    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在周铭此时问出来在李宗霖听来就是莫大的讽刺。

    “这不劳周铭先生关心,本来李家在印尼这边的产业就都是由我打理的,那么不管是森和电子厂还是其他你去过的工厂企业,甚至是你都叫不出名字企业的财报我都是天天会看的,而且十分详细!”李宗霖说。

    “那既然你都看了财报,怎么还能问出这么蠢的话来?”周铭又问。

    李宗霖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怎么自己都听不懂周铭的话呢?我特么问的是西方财团家族先动手抛售怎么办,你就扯什么财报,难道那么文件上面会写出对策吗?

    周铭似乎看出了李宗霖的想法对他说:“你想对了,那些财报上面就有对策。”

    李宗霖正忍不住要破口大骂,但听周铭这么说,他却一下懵逼了,不仅是他,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都懵逼了,唯一好一点的是李光弼,但他看向周铭的眼神里也满是迷茫的问号,他们不明白财报上面哪写了对策。

    “还记得我最开始提出要去参观你们产业工厂时候你们的反应吗?你们都觉得我这是多此一举,你们当时的理由是什么?”周铭仍然在提出问题。

    “当……当然是这些产业的各项数据指标都很不错。”李宗霖小心翼翼的回答。

    要在几分钟以前,李宗霖肯定是无比自信的,但就这几分钟里周铭这几句反问,完全把他的自信心给摧残没了,他甚至都开始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的商业头脑了。其实不光是他,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他们三个要不是年纪大一点,也要被周铭给怼的怀疑人生了。

    也正是这样他们才不那么敢回答了,毕竟要数据真那么好,怎么还会出现这种他们要赶紧抛售的危机呢?所以他们都没信心了。

    可就在这时候,周铭却痛快道:“那不就对了吗?既然这些产业的各项数据指标都很不错,哪会那么容易发生危机呢?我想西方那些财团家族也没那么蠢吧,就算他们想试探着动手,根本不需要你们出面,市场本身就能消化掉了,简单来说,就是现在还没到危机的时候!”

    李光弼郑英弘他们五人:……

    随着周铭这番理所当然的话,他们无不风中凌乱:你妹子的!当初各项经济指标都不错,说数据背后可能隐藏危机的是你,现在说没事,反正这些经济指标都没问题,可以压住危机的还是你,好人坏人怎么都让你一个人演了吗?这不是在玩人呢吗?

    他们都很想哭很想破口大骂很想掐死周铭,但偏偏却都无法反驳,周铭每句话都说在了点子上。

    刚刚周铭说了什么来着?我们真是资本家吗?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