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放不下的面子
    “总之现在最重要的事不是急急忙忙去抛售工厂,而是先进行自查自纠,好好检查检查自己的工厂企业是否还存在别的问题,否则你们华人宗族在东南亚辛辛苦苦扎根百年,好不容易挣到了这么多财富,结果到头来却给别人做了嫁衣,那就不好玩了。”

    周铭最后留下这番话,然后就离开了李家大宅,李宗霖十分恭敬的送周铭回去,如同一个专业的服务人员,显然周铭刚才那番表现让他十分服气。

    送走了周铭,李宗霖回到正堂,顿时一阵沉闷压抑扑面而来,李光弼和郑英弘他们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眉头紧锁。不过见李宗霖回来了,房间里这让人窒息的氛围这才有所松动,郑英弘转头问他周铭那边有没有再说其他什么事,李宗霖摇头说没有。

    “真不知道这周铭究竟想做什么。”郑英弘转头向李光弼问他,“你有什么想法?”

    随着这问题,其他人也都一齐转头看向他,面对这些询问的目光,李光弼想了想说:“我觉得至少从逻辑上周铭的提议是没问题的。”

    “所以光弼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就这样听他的吗?”王玉良十分惊讶问道。

    不光王玉良惊讶,郑英弘和陈永庭也都瞪大了眼睛,其实真说起来,李光弼的答案也是在情理之中的,甚至他们也都想到过。毕竟现在既然这些工厂企业都还不到贱卖抛售的时候,稳定局面是很重要,此外也由于工厂已经发现了用工荒的问题,难保不会还存在其他没有被发现的问题,那么在危机到来以前进行仔细排查就变得十分重要了。

    这些道理他们不是不懂,也不是不了解其中的重要性,只是想想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东南亚华人四大宗族,居然要听一个从国内来的小屁孩的指挥,这就让他们很烦躁了,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

    “光弼,你说他一个从华夏来的年轻人,甚至在一个月以前他都没来过东南亚,还要我们帮忙的家伙,凭什么能来命令我们?”郑英弘说,“他是在排华浪潮里做的很漂亮,也拯救了很多包括我们族人在内的很多华人,但其实也就那样了,又改变不了什么,更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受制于他啊!”

    “我承认用工荒是我们忽略了一些,但正如他最后说这暂时还不会引起太大的问题,我们的财报上面也都是很漂亮的,所以这些就说明我们的企业是没太大问题的。他侥幸找出了一个问题,就以为看透了我们吗?我看他真是太得意忘形了!”陈永庭也说。

    李宗霖这时没有说话,他不好当面向父亲抱怨,不过他不服气的眼神却已经表明了他和郑英弘他们抱有同样的态度。

    李光弼并不着急说话,而是等他们都说完以后才缓缓开口:“我可以把你们刚才说的这些都当成是毫无意义的屁话,因为不管你们说一千道一万,最根本的问题还在于你们觉得挺那个周铭指挥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

    “那么这样吧。”李光弼接着说道,“我们忘掉之前周铭说的那些话,现在我建议你们都重新对各自宗族的产业进行深入排查,你们自己或者让宗族里你们最信任的人微服私访进行企业调查。”

    郑英弘他们哗然一片,谁也没想到李光弼居然会这么说,不过也是由于李光弼这么说了,才让他们不管是面子上还是心里也都有台阶下了。

    说通了这一点,随后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他们就都离开了。

    李宗霖又送走了他们,回到正堂看着若有所思的父亲,李宗霖上前道:“爸您刚才那么说是不是有些不那么妥当。”

    李光弼看了他一眼:“你是想问我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帮周铭说话吗?”

    李宗霖摇摇头:“我不敢评论父亲您的是非,但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想好了,如果我们说的太多,反而会让人觉得我们真是铁了心跟着周铭,会让李家很没面子的。”

    “面子这个东西是要在对的时候做对的事,错了就立正挨打就要站好,可不是倔强的永远不低头,捂着耳朵说自己没错才是有面子。”

    解释了一通,李光弼又问他:“宗霖你觉得周铭他今天这么说是不是真的还发现了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以那个周铭的聪明,我觉得他不会无的放矢,但也正如他所说,至少从财报还有接受投资这些方面,我们的产业都是没问题的,并且在丰厚资本的支撑下,其他问题也并不会很大,所以我有些搞不明白这些。”李宗霖老实回答说。

    李光弼也叹息一声说:“是呀!他又像是已经找到了另外的问题,又像是在虚张声势……”

    说到这里他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我总觉得这些都不是他真正的想法,他的想法比我们所有人想的还要远,这也是我为什么会那么说的主要原因。”

    李宗霖倒吸一口冷气,其实原本在李宗霖看来不论父亲给出什么答案都不会让他惊讶,可却没想到,父亲竟然会说他们看到的居然都不是周铭的真正用意,他的眼光还要更远,这也太可怕了吧?

    如果是其他人,李宗霖或许还能不屑一笑的过去,但他父亲他却是很了解的,就是这种无比准确的预感,才让他在商场上无往而不利,也正是这样,这一次他也仍然相信父亲的预感。

    那么也就是说,那个周铭居然真的在想一些更大更远的事情吗?

    “他究竟在想什么我现在还只能捕风捉影,但是我很乐意放下面子等待他的结果。”李光弼说。

    ……

    与此同时另一边,周铭和苏涵已经回到了他们在红溪村的别墅。

    今天他们已经在外面跑了一天,回来还没来得及在别墅里多坐一会就被李宗霖叫过去了,周铭累的直接就躺在了沙发上,而苏涵则还要强撑着去帮周铭打洗脚水,还要帮周铭洗脚。

    当然周铭也并没有就这么直接躺那里当大爷,他也把苏涵摁在沙发上,他们一起洗。

    “从刚才在李家那里的表现来看,我觉得李光弼这个人还是比较有开明的,或许他并不一定能跟上你的想法,但至少他觉得对的他就会去做,但另外三家就很差强人意了。所以我觉得李家那边或许没什么问题,但王陈郑那三家恐怕会很麻烦了。”

    作为周铭的女人,同时还陪着周铭来到东南亚那么多天了,苏涵当然明白周铭现在考虑最多的是什么,趁着现在泡脚的工夫,她主动帮周铭分析起来。

    周铭笑了笑说:“小涵你麻烦这个词用的还是保守了一点,要我看他们分明就都还有些看不上我,觉得我没资格指挥他们吧。”

    “这些人……他们怎么就分不清好歹呢?我们到东南亚是来帮他们的,现在周铭你提出的意见也是在帮他们,他们这还傲慢个什么劲呢?”

    苏涵感到很不可理喻:“他们现在的确还是东南亚的四大华人宗族,掌握着很多企业工厂,可这个世界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

    “因为他们的眼睛就只在我身上,他们很怕我在东南亚做了什么,会改变这里的局势,所以他们才忽略了其他地方的问题。”周铭叹口气说,“要不是这样,李宗霖昨天来这里问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他了,而不用像现在一样选择这么一个麻烦的办法。”

    洗完了脚,苏涵拿毛巾给周铭擦干净,然后去把水倒掉,洗了手回来给周铭按摩。

    周铭拉住她想让她多休息一会,毕竟今天她也是跟着自己在外面跑了一天的,不管是工业区各个工厂企业,还是回来以后去李家大宅,她也一个没落下,肯定也很累。但苏涵却笑着告诉周铭她很喜欢为周铭做这些,这些事情能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

    周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也就随她了。

    苏涵回来给周铭捏肩:“我知道周铭你已经想的很周密了,但我感觉王陈郑那三家的抵触心理恐怕会有些超出我们的想象。”

    “这没办法,谁让他们觉得听我的话是很没面子的事情呢?”周铭无奈道。

    “这就没面子了,难道等到危机到面前,他们的宗族要破产了,他们就有面子了吗?”苏涵说。

    “他们要是能想通这一点,我就没那么麻烦了。”周铭随后又说,“不过这也无所谓,既然他们不肯做,那就拿根鞭子在后面抽他们的屁股好了。”

    苏涵停下了手,一双妙目瞪得大大的,似乎有些不明白周铭这话的意思,难道是周铭准备做点什么让他们产生火烧眉毛的紧迫感吗?

    周铭这时又说:“放心吧,我可不会去逼迫他们,那样只会适得其反,不过有些事情却并不需要我们去做,自然会有人帮忙的,比如我们的西方财团家族朋友们。”

    “他们真的能配合好……哎呀!”

    苏涵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突然抓住她的手往自己怀里一带对她说:“好了我的小涵妹子,这些事情你就不用再操心了,你还是好好操别的事情吧。”

    苏涵愣愣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有些茫然看着周铭:“操心什么别的东西?”

    周铭坏坏一笑:“比方说我呀。”

    “你?我不是一直很操心你吗?担心你身体,给你洗脚还有……你流氓!”

    苏涵之前还没明白,但很快反应过来周铭之前说的只是操并没有那个心,她俏脸一红,很不客气啐了周铭一口。

    “流氓怎么了?我对自家女人流氓那是天经地义!”

    周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自豪道,随后不等苏涵再说话,就抱着她起来直接走进了卧室,不一会里面就衣服满地,响起了让人面红心跳的喘息。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