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们太蠢了
    “周铭先生不好啦,出大事啦!”

    才不过一大早,李宗霖就急匆匆的跑来了周铭这边,不住的大呼小叫。

    周铭这时正准备出门,和往常一样去各个华人工厂里看看情况,检查分析一下看还有没有遗漏的问题,见李宗霖跑来问他:“出什么大事了,难道哪里的火山要爆发了吗?”

    “什么火山爆发?”李宗霖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周铭是随便开了句玩笑,他又急忙道,“是工厂出大事啦!你猜错了,我们马上要有危机了,现在我父亲和王陈郑三位叔伯都在家,等着你过去,请你跟我走一趟吧!”

    李宗霖着急的脸话都说不利索了,不过好歹也是把最重要的事情给说出来了。

    周铭随后跟着李宗霖来到了李家大宅,看到除了李光弼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郑英弘和王玉良陈永庭则都在大厅里走来走去,见周铭过来,他们一齐气势汹汹过来,迎面甩给了周铭一份报纸:“你好好看看吧,这就是你说的好事,你真是要弄死我们呀!”

    显然这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过随后当周铭看了报纸就全明白了,报纸上的头条新闻是关于某集团由于用工荒欲出售旗下工厂的新闻。

    这边周铭还在看着报纸,那边郑英弘他们却耐不住的叨叨起来:“当初我们就说要赶紧抛售止损,可你偏偏说什么还没到危机的时候,现在工厂的用工荒都那么严重,怎么可能还没到危机的时候?你看现在好了吧,我们错过了机会给别人捷足先登了!”

    “虽然只有两天的时间,但以我们在印尼的人脉网络,还有现在印尼的投资热度,我们还是有信心能脱手很多产业的,就算会引起市场恐慌,那至少我们也及时止损,怎么也算是我们主动的呀,哪会像现在这么被动!”

    “这肯定是那些西方的财团家族们做的,原本他们就有些针对我们,现在他们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用工荒的消息,担心我们会先撤出市场,所以他们就先动手了。”

    “原本我们就要抛,现在这个消息被曝光出来了我们还是要抛,说到底这就是一个抢时间的游戏,结果就是你让我们不抛,现在就落后别人一步啦!”

    他们在叨叨不停,周铭懒得理他们,仔细分析着新闻,这却让他们反而得意起来。

    “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事情,害的我们错过了最好的止损时机。”

    “本来我们都是东南亚很成功的商业家族,我们对市场的分析还会有错吗?你只不过是个从华夏来的人,或许你有一些勇气,但你根本不懂资本市场的运作,你这样胡乱的指手画脚只会给我们添乱!”

    “看在你之前结束了排华浪潮,拯救了印尼华人的份上,我们可以原谅你,但也仅此一次了,以后应对资本运作的事情,你就给我们闭上你的嘴!”

    唉!

    周铭重重叹了口气,他轻轻合上了报纸:“我真想不到你们怎么这么低能!”

    一句叹息,让郑英弘他们立即如同一只只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暴跳起来,他们一个个指着周铭怒骂道:“你说谁低能呢?我看你才是低能,你们全家都低能!”

    也有人冷笑:“看来你周铭也就这点本事了,知道自己犯了错挽回不了,就开始无理由的谩骂起来了吗?我们真是看错了你,你就是个垃圾!”

    李光弼好歹是这里的主人,他不会放任他们一直这么骂的,于是站出来制止道。

    “好了吧,我相信周铭先生肯定不是故意的,我们认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时间了,我们应该给他一点信任,听听他的想法吧。”

    随着李光弼这番话,这些人才停下了他们的怒火,不过仍然一个个神色不屑的对着周铭:“别说我们不给机会,我们倒要看看你还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周铭对此不慌不忙的走到旁边坐下,甚至还暇有闲心的让佣人给他和苏涵泡两杯茶来。

    周铭这番悠闲的做派让郑英弘他们额头青筋直跳,天知道他们现在有多恼火。

    不过周铭却不管这些,他喝了口茶才问他们:“你们今年多大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郑英弘他们当时就凌乱了,他们看着周铭的眼神很是懵逼和愤怒,而李宗霖甚至都惊讶到要跳起来了。

    “周铭先生你怎么能这么对郑伯伯他们说话呢,这太没有礼貌了!”

    李宗霖当即怒斥周铭,同时也还给郑英弘他们解释:“郑伯伯,我想周铭他肯定是气急攻心,他这么年轻说话通常都不过脑子的,所以说了什么还望你们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李宗霖一边小心翼翼的劝着,同时心里不断骂着妈卖批,他不是没想过周铭会说什么,但怎么也想不通周铭怎么会问出这么一个完全无厘头的问题来。老大你有没有搞清楚我们现在的重点,我们是问你现在的局面怎么办,你有什么想说的,你怎么突然问起郑伯伯他们的年纪了?这两者之间有毛的关系啊!你这不是挑事吗?

    但骂归骂不爽归不爽,但李宗霖还是要出面当这个和事佬的,毕竟现在他们都是在李家,要真闹出什么不愉快,他们李家也很没面子啊。

    “你是在搞笑吗?”郑英弘强忍着要掐死周铭的冲动问道,给了李家的面子。

    周铭却摇头说:“当然不是,我是很认真的,因为我看你们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会做出这么幼稚的判断?”

    “你在说谁幼稚?你这家伙不要以为自己做了那么点事就可以在我们面前肆无忌惮!”

    郑英弘他们对着周铭怒吼,不过周铭却并不理会,只是随口问道:“看来你们还是不懂呀,那么好吧,我就多提醒你们一点,我问你们,如果是你们操作要在股市上脱手某支即将崩溃的股票,你们会怎么做?”

    周铭冷静的态度还有那句提醒,都让郑英弘他们无比抓狂,恨不能脱下自己的鞋子然后狠狠拍在周铭那张帅气的脸上。

    “连这种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吗?看来你也的确不懂资本市场的运作了。”

    郑英弘冷哼道:“那我来告诉你吧,这很简单,当然是一边散布利好消息,一边小量的抛售,甚至复杂的话我们还会先大张旗鼓的买进一些,然后再进行抛售……”

    郑英弘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周铭微笑看着他:“看来你也终于反应过来了,的确就像你刚才所说,如果股市上真的要脱手某支股票,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高调买进低调卖出,这样的目的是为了在不惊动市场的前提下悄悄脱手,这是最基础的资本市场操作手法。”

    周铭随后话锋一转又问:“那么正如你们之前所说,这个消息显然是西方财团家族们做的,那么你们认为他们会不懂这个最基础的操作手法吗?那么既然他们懂,为什么不低调进行,而要这么大张旗鼓的登上报纸头条,这不是和他们的操作行为相悖的吗?所以你们觉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郑英弘他们三人浑身一震,显然周铭的话听在他们耳朵里无异于是晴天霹雳一般,直让他们都说不出话来。

    要说这个时候他们还不明白是不可能了,他们很清楚那些西方财团家族们之所以登出这个消息就是故意要给他们知道,要他们自乱了阵脚,要他们赶紧集体抛售,要他们帮着制造市场恐慌,最后这些西方财团家族再来从中扼取他们想拿到的利益。

    事实他们也的确在看到消息以后就慌了,所以他们才急急的找来周铭,指责是他耽误了他们抛售的时间,也会导致他们将来的损失,却浑然忘记了这根本就是个阴谋。

    “非常对不起,我们要为我们刚才的话向您道歉,我们刚才的话真是太蠢了!如果不是你,我们才是真的吃大亏啦!”

    郑英弘对周铭说,他的语气十分苦涩,要按他的本意,他是打死也不想这么说的,但事实又的确如此。

    王玉良和陈永庭也先后说道:“周铭先生你那个问题问的太好了,我们今年究竟多大,怎么就会那么幼稚做出这种判断,连这种最基本的逻辑都想不通了吗?所以我们的确应该为我们刚才的鲁莽态度向你道歉。”

    郑英弘更是表示:“从现在开始,我们会听周铭先生你的话,我们会把家族产业的指挥权交给你,不会再怀疑你的任何决定,别人我不敢说,但我们一定是你最忠实的支持者!”

    如果说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是刚才凌乱的话,那么李宗霖则是现在凌乱了。

    李宗霖的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他看着眼前这一幕,怎么也想不通这周铭究竟是有什么掌控人心的魔法吗?不是刚才郑英弘他们还脾气爆炸到要恨不能掐死周铭,还要他来当和事佬吗?怎么这一转眼的工夫他们就主动向周铭道歉了起来,还看起来这么诚挚,你们可是东南亚的四大华人宗族的族长,就这么不要身份了吗?

    李宗霖看不明白,不过一直端坐在那里的李光弼似乎看出了一点什么端倪,露出了恍然大悟的微笑。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