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信任最重要
    “现在宗族里还有很多不明所以的混蛋,我们需要赶快回去告诉他们这个阴谋,否则等这些家伙擅做主张坏了事情就麻烦啦!”

    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三人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就匆匆各自回去了,毕竟他们之前的想法也不是凭空来的,作为同一个宗族的人,其他人对待事情的态度也肯定是和他们一致的,因此他们必须得尽快赶回去在那些蠢货做出冲动的决定前拦住他们,以免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原本他们走了,周铭也就要离开了,不过李光弼却让他不要急着走,留他下来了。

    周铭对此有些好奇:“看来李家是要比王陈郑三家更理智一些了,所以李光弼老爷子你并不着急。”

    李光弼则摇头说:“很抱歉,我并不是不着急,而是更好奇,关于周铭你的真正用意。”

    周铭看着李光弼并不着急说话,那边李光弼接着说道:“其实从很早开始,早到你在巡视各个工厂的时候,我就在考虑你这么做的真正用意了,我并不相信你只是单纯的为了找到问题这么一个表面的原因,你一定有其他用意。虽然你藏的很深,但我能感觉的出来,这是我的直觉。”

    “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这一次也同样不例外。”李光弼说,“你找到了工厂存在用工荒的问题却不急着说出来,你明明知道那些西方的财团家族会通过某些手段吓唬我们,逼我们盲目的抛售工厂,却不直接提醒我们,而是等事情已经发生,再给我们分析。”

    “这些事情一件一件看起来很合情合理,但仔细想想不觉得这么做太麻烦了吗?你完全可以直接说的,可你却没有这么做。要是其他人我可能还会认为那是在故作姿态,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并不是这样的人,可你还是这么做了,这说明你有更深的打算。”

    李光弼接着说:“之前我一直有想过你为什么这么做,不过我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差了点什么,直到刚才我看到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他们对你彻彻底底的臣服我才明白。”

    李光弼最后一字一顿十分郑重道:“你的目的就是这个!”

    李宗霖这个时候送走了郑英弘他们刚好回来,就听到李光弼的这番话,顿时让他如遭雷击一般又凌乱了。

    我靠!他不是这么变态吧?

    这时此刻李宗霖脑中的唯一感慨,曾几何时李宗霖觉得自己这个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的高材生是没有什么事情看不明白的,但周铭却一次又一次给了他十分响亮的巴掌。

    最开始他认为周铭是个打着华夏同胞幌子来东南亚投机,骗他们这些华人宗族投资的骗子,尽管给了刘传铭大使面子见了他,但心里还是很不待见的,结果后来随着一个排华浪潮,这个骗子就摇身一变就成了所有印尼华人的英雄。甚至李家还因为李宗睿的愚蠢,不得不做出依附和权力支持他的表态。

    然后周铭十分高调的去各个华人宗族的工厂巡查,说现在印尼的经济是存在很严重问题的,李宗霖最开始也和郑英弘他们的看法一样,觉得周铭这不过就是故意做个姿态,他们天天都看企业财报的,怎么会连企业存在什么很严重的问题都不知道呢?结果就出来一个用工荒。

    因为这用工荒的问题,让各个宗族都有些慌,毕竟谁都不想面对危机的,于是大家就都商量着要不要赶紧抛售以及时止损,结果周铭出来就告诉他们还没到危机的时候。

    再到今天早上大家突然发现报纸上已经公然曝出了用工荒的消息,也还有集团宣布要抛售工厂,吓的郑英弘他们赶紧跑来了李家,自己也急急跑去喊来了周铭。原本他们是要劈头盖脸骂他一通的,事实他们也就是这样做的,结果才发现这根本是那些西方财团家族们故意放出来的消息,目的就是为了要让他们自乱阵脚。

    本以为做了这么多事情,每一件都出人意料的周铭已经很了不起了,结果现在发现,自己仍然还没完全弄懂周铭的真正用意吗?

    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这边李宗霖被炸的风中凌乱,那边周铭也同样很惊讶,他没想到李光弼居然这就能猜出来了,要知道自己已经很克制了,最关键的是自己一开始其实并没有这么打算,只是在找到了用工荒的问题以后,才仔细考虑这个事情的,也正是这样,那天周铭对李宗霖说他还有些问题没考虑明白,说的就是这个。

    也就是说,周铭也是考虑了好几天才决定的,却没想到李光弼居然这么简单就前前后后都想明白了。

    周铭想到这里不免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位李光弼不愧是能把李家带上东南亚第一财团家族的商界大亨,这敏锐的观察能力还有近乎野兽一般的直觉,真是自己比不了的。

    不过周铭也并没有因此气馁放弃,因为就算这位李光弼再厉害,他的直觉再准,自己也依然能把握主动。

    于是周铭叹了口气:“没错这就是我的目的,因为我需要的是一个能稳定支持我的团队,毕竟你也知道我在东南亚这边是一无所有的,但我面对的事情又很紧迫,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协调内部,我必须要你们完全信任我,不管我做什么决定你们都会支持我,这样我才能专心做我的决定。”

    “十分远大的理想,不过想要做到也没那么容易。”李光弼说。

    “困难和去不去做是两码事,任何事情只要有了行动,就至少能有一点成功率不是吗?”

    周铭随后问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为什么会有南洋四十八姓,在我看来如果这四十八姓能归为统一,那不是作用能更大吗?”

    李光弼想说什么,但周铭却先说道:“我知道这很难,也有很多客观存在的困难,但我这个人从来都信奉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不愿开动的脑筋,只要我们能行动起来,不管机会是多少,总还有成功的机会不是吗?正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就是这个道理。”

    周铭想了想又说:“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一直这么排斥我,难道是怕我抢走属于你们的东南亚吗?这太短视了。”

    周铭举起右手指着头顶问道:“老爷子你看到了什么?”

    李光弼愣住了,他完全不明白周铭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个问题,自然也无从寻找答案。

    当然周铭也并没有要他回答的意思,紧接着周铭又问:“那是天花板对吗?”

    李光弼愣愣的点头,不过周铭却说:“但我看到的却是整片天空!我不想说你们的眼睛被束缚了,我只想告诉你们,我的确有所图谋,可我的图谋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东南亚,所以你们可以大胆放心的跟我合作,比起吞掉这边的华人宗族,我更愿意去找那些西方财团家族们的麻烦。”

    这一次李光弼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他从来都是以全球商人自诩的,也觉得李家的眼光就是应该放在全球,而不能偏安在东南亚就满足了。然而等周铭过来了才发现,自己的眼光仍然那么短浅。

    虽然自己并没有和郑英弘他们一样,会担心周铭抢了李家在东南亚的风头,但却也仍然把周铭给拒之门外,浑然忘了周铭来这里的目的,根本也是帮助他们这些东南亚华人宗族在对抗即将到来的资本世界大战。

    “老爷子,我知道你们都不信任我,这很正常,我们毕竟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你们不可能会有多信任我,但这并不重要,因为我就算真的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抢走属于你们的产业,即便我能说服一个两个经理人跟我跑路,那对你们也是无伤大雅的。”

    周铭接着说:“简单来说就是我一个人,是根本不可能对你们造成威胁的,但即将到来的资本世界大战却会。”

    “正如你们看到用工荒的消息会那么紧张一样,等资本世界真的开始,这边的经济只会更加爆炸,各种经济崩溃,尽管那绝对是一场危机,但同时谁又能说危机中不会蕴藏着机会呢?我就是准备从危机中挖到属于我的机会,而李家何去何从,则由老爷子您决定了。”

    周铭说完静静站在那里等着李光弼决定,毕竟自己所能说的也就这些了,自己可没办法拿刀架在他脖子上让他做决定。

    不过李光弼还是没让周铭失望的,只见他重重叹了口气,他向周铭低头了:“我只能说对于周铭先生您,我服了,从今天开始,我们李家也会全力支持你!”

    李宗霖这时已经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再是自己的了,毕竟之前不管周铭背后还有什么真正的目的,都还可以说是周铭的眼光深远,但是现在,怎么连一向自傲清高的父亲也都向他低头啦?这个周铭是怪物吗?

    李宗霖不明白父亲是怎么想的,但他却明白父亲这个表态是已经确定了的。

    这可不像之前宗族大会上那种借着周铭的威望当挡箭牌的说说而已,而是真的要和周铭捆在一起了。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