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玩弄在鼓掌之间
    伯亚最近的心情很不错,因为他在东南亚丢掉的场子终于给找回来了。

    就在一天前,伯亚就已经在印尼某份发行量很高的报纸上发布了各大工厂用工荒的消息,并且也十分高调的宣布摩根家族所掌握的某个投资集团要抛售的消息。

    “虽然我没怎么去过东南亚,但我对东南亚的这些华人宗族却也还是很了解的,他们胆小的就像是外婆院子里的老鼠一样,只要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他们就会要退缩,做出最保守的决定了。勇气对他们而言就像是橱窗里的展品一样,可望而不可及。”

    伯亚开心的说着,放下了手中的报纸,上面正是关于印尼各大华人集团正在出售旗下工厂的新闻。

    这正是他的计划,高调的抛出用工荒的消息,同时还假装摩根等几个大财团要放弃印尼资产的消息,故意引起他们的恐慌,让他们拼命抛售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工厂,这个时候,自己就只需要等着价格无限制的低下去,再用一个远低过工厂实际价值的价格收过来就可以了。

    “虽然上一次的事情你让我吃了一惊,不过这些华人始终还是那个样子,没办法改变。”

    伯亚十分自信的自言自语,不过这时他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阴影,他知道那就是自己这辈子唯一吃过亏的对手周铭。

    “不知道他这次会怎么做呢?这个局面他没有办法了吧,应该吧……”

    伯亚喃喃说着,他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了,是他的秘书,他告诉伯亚外面有记者来说要为伯亚进行专访。

    伯亚笑了:“海瑟薇记者呀,她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吧?那么带她去会客室吧。”

    “是的先生,这已经是海瑟薇记者第二十六次来了,作为华尔街日报的金牌记者,她也是十分执着的,这表明先生您是值得她这样锲而不舍的,我明白,我这就带她走……什么先生,您答应她的采访了?”

    秘书小姐原本下意识的以为这次又要挡掉了,毕竟作为伯亚的秘书,她很清楚自己这位老板的优秀根本不需要媒体帮他渲染什么,这也是海瑟薇记者这么坚持要采访他的原因所在。可却没想到这一次伯亚居然答应了,这让她一下脑筋都没转过弯来。

    “正如你说,对方好歹也是华尔街日报的金牌记者,而且也来了这么多次,她那么坚持,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伯亚很轻松的说。

    随后秘书小姐把记者海瑟薇和他的助手带到了公司的会客室,伯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也很快到了。

    伯亚和海瑟薇见面,在一阵客套的相互寒暄恭维以后,双方就坐下开始正式采访了。

    “别人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伯亚先生实际上是美国金融界非常年轻的战略投资家,据我了解在先生您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着手进行投资了对吗?”海瑟薇先问。

    “很抱歉尊敬的记者小姐,我想我需要纠正你的信息,我实际从八岁就用我家佣人的信息在交易所开设了我的第一个证券账户,并且一直用到了现在,甚至我昨天还看了一下,上面的金额已经达到了三百万美元,而我的起始资本其实只有二十万美元。”伯亚说。

    “我的上帝这太不可思议啦!”

    海瑟薇惊呼出声,她赶紧把这个信息给记录下来:“看来的确我对伯亚先生您的了解还是太过浅薄了,那么我很好奇,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伯亚有些为难道:“尊敬的记者女士,这个问题请恕我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因为我不知道你问的是我第一个投资账户的投资奇迹,还是我现在做到的事业。”

    “您想到什么就可以回答什么,我们这是一个聊天式的采访,您并不需要拘束。”海瑟薇给他解释。

    伯亚点头表示明白:“其实不管是某一支股票的投资,或者是我现在所进行的更大投资,说到底都是一个对投资信息的分析掌握,只有当你掌握的越详细,分析的越到位,你投资的成功把握才会越大。”

    “我知道您说的是投资公司的财物报表和其他经营情况,又或者是投资外汇国家的经济状况,以及国家的政策分析,是这些吗?”海瑟薇询问。

    “海瑟薇女士不愧是华尔街日报的金牌记者,从你说的这些,不下于一些资深操盘手。”

    伯亚笑着夸奖了海瑟薇一句接着说:“这些的确都是投资所要分析的重要信息,但也是最最基本的资料,也就是说但凡是一个头脑清醒有足够经验的投资人,他都会注意这些,所以如果我要只是把精力全都放在这上面,那我或许能成为一位一流的投资人,但距离顶级,却还有很大的距离。”

    “那么从一流到顶级,这中间还需要什么要素呢?”海瑟薇急忙追问道。

    “人!”伯亚说出了答案,只是这个答案让海瑟薇目瞪口呆。

    愣了好一会,海瑟薇才小心询问:“那是什么样的人呢?是帮助分析还是投资的人?”

    伯亚摇头表示都不是:“你说的这些人很重要没错,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对对手的分析,也就是我们的投资对象。”

    海瑟薇一脸似懂非懂的表情,伯亚接着说道:“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不管什么事情或者公司,终归都是需要人去操作的,所以在我看来不管是市场的分析还是局势什么的,说到底都是人为在掌控的,那么只要能把人分析清楚,那么投资自然就很简单了。”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有一家上市公司从财报和运营情况,甚至是公司所属的整个行业都形势很好,这看起来是没有下跌的可能。但是如果这家公司的总裁的性格存在问题,不论多疑还是胆怯,都是可以利用的,如果有消息让他产生了错误的判断做出了错误的决策,那么这家公司的股票也是有下跌可能的。”

    伯亚说:“那么当所有人都看涨,只有我一个人看出了他的下跌可能,那么我有什么理由不赚钱呢?”

    “的确如此,这么说来伯亚先生对分析人这种事情一定是很有心得了对吗?”海瑟薇问。

    “看来海瑟薇女士还并没有完全了解,那么我告诉你现在正在做的投资吧。海瑟薇女士你觉得现在印尼的经济情况如何?”伯亚突然问。

    海瑟薇微笑着回答:“幸好我刚好最近关注了,据我所知印尼那边随便经历了之前的新加坡股灾和排华浪潮,很多金融投资机构都在撤出对印尼的投资,但在我看来,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边应该还是值得投资的。”

    “那边的确值得投资,但如果只是单纯的投资等着他上涨,那样的收益显然太低了,并不能给我所期望的回报。所以要想得到我所期望的回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那边的经济出现下跌。”伯亚说。

    “那边的条件那么好,这不大可能吧?”海瑟薇说。

    “表面来看当然不可能,但是海瑟薇女士你不要忘了一点,在印尼掌控经济的是一群华人,而那些华人的性格就是胆小懦弱和多疑的,这些人你只需要给他一点经济会暴跌的压力,他们很自然就会帮你实现这个愿望了。”

    伯亚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报纸,这就是伯亚的打算,他就是准备把自己在印尼所做的一切昭告世界。

    海瑟薇还是不明白这怎么可能,毕竟只要印尼那边的华人稍微理智一点,能分析印尼当地的经济状况,就不会这么做的,要知道这可是毁了他们自己的企业在帮别人赚钱啊,他们再怎么不堪也不至于这么蠢吧?

    “很可惜他们就是这么一群这么不堪这么蠢的家伙,因为他们都非常自私,在他们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只要有机会能稍稍止损,他们就不在乎会给别人带来什么灾难。”

    伯亚说着又拿出一份报纸给海瑟薇:“你看看这就是那些蠢货。”

    海瑟薇接过报纸顿时惊呼出来:“这简直是上帝的神迹!”

    海瑟薇不能不惊呼,她作为一位资深的金融记者,哪能不了解金融市场,尤其在排华浪潮后,她还主动去了解了印尼那边的情况。

    其实就算她不了解也没所谓,因为但凡只要是略微懂一丁点投资的人,就能明白能撬动一个本该在上升的经济,让他反而下跌,尤其还是让那些当地人宁愿自己亏损也要配合着他帮助经济下跌,这是有多难办到,可是伯亚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办到了。

    海瑟薇不相信印尼那些华商真的很蠢,毕竟那些人能身家上百亿美元,也肯定都是很优秀的商人,一切都只是因为伯亚太优秀了。

    “能在千里之外操纵一个国家的经济,还有那个国家的商人,伯亚先生您真不愧是美国乃至全世界最优秀的战略投资人!”海瑟薇大声道。

    伯亚也哈哈大笑:“战略投资人吗?我很喜欢这个称呼,不过我更想说,在资本领域弱者就只能被人玩弄在鼓掌之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伯亚的秘书却突然急急忙忙跑进来了:“先生不好啦!您在印尼的投资被骗啦,那些华人根本没有要抛售,他们只是做了那一个姿态,您上当啦!”

    伯亚和海瑟薇脸上的表情当时都僵硬了,显然这话是给了他们狠狠的一记耳光。

    妈蛋的,说好的分析对方性格,然后用一点手段让对方上当呢?他们会帮你一起抛售工厂,让你能低价收购呢?怎么反而是你被别人玩弄在鼓掌之间了?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