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认真的伯亚
    美国纽约的曼哈顿无疑是一块比寸土寸金还要寸土寸金的地方,作为世界的经济中心,这里的高楼大厦稠密到难以想象。

    就是在这么一个曼哈顿的北部,却有一个占地面积足有上千英亩的大庄园,尽管从表面上看,这个庄园很普通,但这并不重要,因为这座庄园本身在这里就是超级巨大的财富,哪怕他只是一个荒废的垃圾场。而有幸能拥有这个庄园的就是着名的摩根家族。

    原本每天早上站在庄园的楼顶向南眺望,就能看到第五大道,就能看到无数忙忙碌碌的人影和川流不息的车流,这应该是一件十分心旷神怡的事情,不过这一天老摩根却一直都很不开心。

    原因无他,伯亚又被打脸了。

    老摩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当他得知印尼那边并没有真的要抛售,只是做出这么一个样子的时候,饶是一向淡定如他,也差一点跳起来了。

    老摩根一向对伯亚都是寄予厚望的,老摩根也知道温室里的花朵是不足以担当重任,因此老摩根也很重视对伯亚的培养,其中让伯亚不断去真正自己接触各种不同的投资,去参与不同的事件,就是对他很大的锻炼。

    当然锻炼之所以是锻炼,就是因为老摩根需要注意培养伯亚的自信心,只有一个自信的投资者才敢去做一些大胆的决定,老摩根这一次就为他选中了印尼的事情。

    在老摩根原本看来,就印尼那边的情况,随便挥挥手就能解决了,事实上他们也已经做过了很多次,所以就放手让伯亚亲自去了印尼,同时老摩根在背后进行关注着。而伯亚也并没有让老摩根失望,各种措施都调度的井井有条,甚至掀起的排华浪潮还让老摩根都感到眼前一亮。

    正当老摩根满心欢喜准备为伯亚迎接这一次胜利的时候,那边却突然传来了噩耗,周铭居然挽回了局面?后来老摩根又给伯亚鼓励,让他再对付一次,本以为这一次就能十拿九稳了,却没想居然被耍了。

    这就很烦了,原本必成的锻炼结果成了打击。

    老摩根都不明白为什么变成这样,毕竟伯亚的做法他都看在眼里,觉得他也并没有轻视对手的不认真不专心,任何事情都做的有条不紊,就算是让他来也区别不大,可就是这么良好的布置,对付的也是一向胆怯多疑的东南亚华人宗族,居然搞成了这副样子。

    难道就是因为那个周铭?

    和其他轻视华人的传统观念不同,老摩根从来不轻视这个古老的民族,在十万万人口的庞大数量面前,出现什么样的天才都不足为奇。

    正是这个观念,让老摩根在得知周铭去了东南亚以后,他猜到了周铭的打算,就立即组织对东南亚华人宗族的打压了,可以说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一切做法也没有什么问题,可为什么总是达不到效果,为什么每次看到已经倒向这边没有机会的局势,他总能再翻回去呢?

    正当老摩根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他的房门敲响,是伯亚。

    老摩根让他进来,伯亚来到老摩根面前先向他问好然后很直接道:“爷爷,请允许我再去一次印尼。”

    这要求让老摩根颇感意外,不过他也一下子明白了伯亚的意思:“看来你是想再教训一次那个周铭了对吗?”

    伯亚点头回答:“我承认那是一个我值得认真对待的好对手,爷爷你知道我一直以来的所有事情都太过顺利,不过要真是一直那样也太没有意思了,我从小舍弃了可以玩乐的童年,一直钻研在各种经济学和进行投资模型思考,不就是为了成为最顶尖的世界大亨吗?而要做到这样,只虐菜是不行的,需要有这么一个对手。”

    说到最后伯亚骄傲的扬着头:“而这个华夏人,我认为他已经够这个资格了,够资格让我用我这二十年的苦心钻研还有我摩根家的骄傲去正视他了!”

    “说的好,这是我最想听到的我摩根家的宣言!”

    老摩根十分高兴的拍椅子站起来了,他对伯亚说:“不愧是我摩根家最杰出的后人,看来我之前还担心你会因为这个打击变得一蹶不振是多余了。”

    伯亚对此却有些不满:“爷爷,我可不是被外婆宠大的破烂。”

    “没错,伯亚你可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老摩根夸他一句,随后又转了话锋说:“不过只是正视是不够的,我想你也明白对手并不是过去你碰到的那些,你需要有一个完整的计划……或者目标,你想好了吗?”

    伯亚点头道:“尼森集团。”

    这个答案让老摩根眼睛一亮:“看来你果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

    不管是准备即将到来的资本世界大战,还是关注伯亚的成长,老摩根都是对东南亚有一个比较清楚的了解,对掌握了东南亚超过六成以上财富的这些华人宗族们,他也很了解,知道他们的产业组成,以及各个产业的情况,这是一个优秀的投资者所需要了解的信息。

    因此老摩根十分清楚,目前如果要想再在东南亚做点什么,尼森集团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想不到伯亚这么年轻就能注意到这个关键,这样摩根家族的未来不可限量啦!

    随后老摩根又说:“这个尼森集团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过有一点我需要事先提醒你,就是现在形势比较紧张,摩根家族不会为了我们的私怨进行过多的投资,简单说来就是你不会得到太多的帮助,包括摩根家里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你确定自己准备好了吗?”

    伯亚十分肯定的回答:“当然,或者说如果得到家里的太多帮助,要是靠着庞大的资金优势压垮他,那就显得没意思了,能凭着自己的本事,用自己的头脑,一点一点的改变局势,这才是让人兴奋的做法!”

    他的回答让老摩根感到十分满意,老摩根随后告诉他:“三流的投资者才只知道拿巨额的资金压垮对手,而一流的投资者永远能找到局势的关键,然后通过最小的投资换取最大的回报!”

    “所以伯亚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那个周铭会成为你的垫脚石,让你的成就越来越高!”老摩根说。

    伯亚也说:“我不会丢掉摩根家族的骄傲,不过如果可能的话,我不仅想打败他,我还想让他来成为我们摩根家族的员工!”

    老摩根哈哈笑道:“这是一个很远大的理想!”

    ……

    这边摩根庄园里老摩根和伯亚这爷俩很开心很其乐融融,而与此同时在另一边西班牙的阿拉贡庄园,胡安却很烦躁。

    “这些出尔反尔的该死家伙,粮仓里最猥琐的老鼠,看到有一点亮光就要跑的胆小鬼!”

    胡安在自己的书房里走来走去,不断念叨怒骂着他的朋友梅塞德就坐在面前,看着走来走去的胡安有点眼晕。

    “我说兄弟,你也消停一会吧,其实这些家伙的做法是能理解的,毕竟之前摩根家族只是随便动动手,就已经让印尼鸡飞狗跳,甚至连排华这种事情都出来了。”

    梅塞德对胡安说:“我承认那个周铭很了不起,但他也已经竭尽了全力,现在摩根家族认真了,他们就是要为了破坏印尼的局势,那个伯亚也准备第二次要去印尼了,周铭再有本事也没机会了,所以现在叫停对他的投资等待结果是很稳妥的做法。”

    胡安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之前周铭挽回了印尼局势的时候,他几乎都高兴到要跳起来了,因为他的胜利是很给他们涨脸的。

    随后胡安就通知其他豪门开了个短会,胡安就在会上号召其他人都一起把资源向周铭那边倾斜,可以趁这个机会在印尼那边打开局面。

    不过其他人毕竟不比胡安,他们对周铭不了解,也对华夏人有着固执的偏见,所以他们尽管能给胡安这个面子,可以先调动一些不那么紧要的资金往周铭那边倾斜,但实际上他们骨子里都还是认为还需要观望的。

    果不其然,紧接着就传来了伯亚要再去印尼的消息,这让他们都一致认为印尼的局势要完了。

    饶是一向大大咧咧的胡安,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都不免感到蛋疼。

    胡安深吸一口气喃喃骂了一句伯亚那个家伙就是个变态,梅塞德苦笑道:“一个天分很高行动能力很强,但同时又比所有人都要努力的人是很可怕的,他从小就一直是接触资本运作这一块,经验很丰富,再加上背后的摩根家族,恐怕就算是现在全世界最厉害的投资人,面对他都会感到很头痛的。”

    “而周铭……就我们所得的有限资料,他似乎接触资本运作从他在华夏做国债开始,满打满算不过六年时间,但那位伯亚摩根先生却已经在资本世界里浸婬了二十年。”

    梅塞德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如果是其他人我还能相信周铭,但对于伯亚,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了。”

    胡安也跟着叹息,他很清楚梅塞德说的就是事实,作为资本家,他们谁不知道资本运作这个东西不就是一个越做越熟练的过程呢?或许你有天分没错,但面对一个天分不比你差,同时还拥有二十年运作经验的对手,那你的天分就成了一个笑话。

    不过胡安突然也有一个很荒唐的想法:或许伯亚的二十年经验还有他的天分,真的也比不上周铭也说不定?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