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合约机和分期付款
    既然搞清楚了原委以及周铭带唐明杰来的目的,李光弼就很快请他们进来了。

    要说李光弼他们不愧都是老商人了,别的不说,至少养气功夫还是一流的,尽管刚才在周铭面前狠狠丢了个面子,但他们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不管他们心底有多么震惊,有多少草泥马在奔腾,但表面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他们在大堂坐下,周铭首先让唐明杰说说他的想法:“不用拘束,就是回来在车上你对我说的那些,你再给他们讲讲。”

    唐明杰点头:“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也很直接,就是修炼内功。”

    由于之前在车上,唐明杰已经对周铭讲过一遍,因此他已经在脑中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脉络了,现在再讲一遍,就比车上的时候要有条理也明确很多了。

    首先唐明杰分析了印尼大多数华商工厂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太过于对投资的依赖,导致资金过分充裕,生产**并不强烈,再加上用工荒的问题,让这些工厂的情况都很不稳定。

    “虽然周铭先生的办法能解决用工荒的问题,”唐明杰看了周铭一眼,“这不能说是治标不治本,但对危机的缓解程度也是十分有限的。而现在要做的,是怎么样让这些工厂摆脱对投资的依赖,或者说利用现在资金十分充裕的优势,尽快让他自己能运作起来,成为一个个实实在在的工厂,而不是一个个用投资堆起来的假象。”

    李光弼他们都点头表示认同,其实他们都很明白,单纯依靠投资做企业是肯定不行的,更不要说这些投资只是东洋人为了摆脱广场协议所造成的国内资金过剩的权宜之计,如果国际货币市场汇率有变动,他们随时可能会抛掉东南亚的资产以换取更大的利益。

    也就是说,这些工厂看似红红火火热闹的不行,似乎谁办厂都能赚钱,但实际却是坐在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喷发的火山口上。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更别说商人了,因此必须要赶紧摆脱工厂企业对投资的依赖,让这些工厂能自行生产运转,不像现在那么虚。

    然而了解这个道理归了解,可真的要做却很难,毕竟能躺着伸手就能赚钱,谁还愿意起身那么费脑费时费力呢?

    大多数人的眼光都很短浅,不是说成为了资产百万千万的企业家,就一定是一个很有眼光的人。时势造英雄,很多人都是抓住了机会才一波肥的,相比单纯的创业,如何守住已经蒸蒸日上的企业,如何让他平稳过度发展壮大甚至是转型,才是真正考验一个企业家眼光和勇气决心的关键。

    很可惜,绝大多数人都只是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宁愿坐等危机的到来,也不愿放弃现有的财富去推倒重来,甚至很多人还抱有可以混过去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正是这样的原因,让整个东南亚的商人们心里都明白问题在哪,但却始终没人愿意去解决,直到最后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所有人都赔掉了裤衩子。

    现在唐明杰的话就直接把所有人都不愿意面对的最根本的问题,这么血淋淋的摆在了所有人面前。

    李光弼他们面面相觑,最后李光弼叹口气:“唐教授,其实你说的我们怎么会不明白,只是这么多工厂,并不是简简单单喊句口号就行了的,中间有很多很复杂的情况,需要慢慢梳理。”

    “就像周铭先生之前解决了用工荒的问题这很好,但随之又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新问题。”

    李光弼说着不好意思的看了周铭一眼,见他没什么表示才松了口气,周铭这时笑了:“你们不需要顾忌我,因为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才会请唐明杰老师出来帮忙的。”

    周铭的确早就想到了,毕竟印尼说到底也就只有一亿人的市场,过去产能跟不上恰好能和市场的需求吻合,可现在当产能全部或者大半开动,一旦外部订单萎靡,印尼内需又不足以消耗产能的时候,就又会出现新的危机了。

    周铭随后让唐明杰说出他的想法。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说我们实际上进入了一个误区,不是产能过剩印尼的内需不足,而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去开发印尼的市场!”

    唐明杰的双手左右摇摆,同时不停对这点进行解释:“根据我通过消费模型的计算,和现在所有工厂的销售情况进行对比,发现还有至少百分之七十乃至八十以上的市场还没有开发,也就是说,我们眼下只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市场可用,那当然是不够的,可要是能把市场开发的更深更大,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并且不仅仅只是这样。”

    周铭在唐明杰之后补充道:“我还有一种捆绑销售或者分期付款的方式,可以把市场进一步的深化和扩大,把那些原本还处于观望态势的消费者也拉进我们的市场。”

    其实这种捆绑销售和分期付款的形式就是周铭后世所经常能见到的,分期付款这不用说;而所谓的捆绑销售,就是指和通信运营商合作,开展预存多少费用送电话或者呼机的活动,或者反过来买电话或者呼机赠送费用。这样既能增加运营商的营收,同时还能消耗产能,完全是双赢的策略。

    听了这个主意,李光弼他们眼睛一下都亮了。

    “这个办法真是太棒啦!”郑英弘当即惊呼出声,“的确现在电子产品在印尼难以得到推广的难点就在于昂贵的费用,绝大多数人并不是付不起这么多钱,而是他们觉得付这么多钱没有应有的作用。”

    “但现在要告诉他们电子产品都是免费赠予的,他们就只需要出通信费用就好,这就能让他们减少很多顾虑,这些人就能从观望变成顾客了。”

    陈永庭甚至直接说出:“周铭先生您这个办法绝对是划时代的!”

    周铭笑着点头不置可否,作为重生的人,周铭很清楚这种捆绑销售的合约机和分期付款的销售模式有多厉害,事实上后世华夏国内繁荣无比的手机狂潮,很大程度上都是得益于合约机和分期付款的销售模式。

    正如西方国家火热到变态的信用卡体系一样,寅吃卯粮对大多数人而言都没有太大的负担,由于不需要计算自己现在手头上有多少钱,很多人都对未来的收入没一个准确的概念,因此消费时的顾虑就会少很多。

    不同于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他们的兴奋,李光弼却有些欲言又止。

    “李老爷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同的想法?”周铭问他,“我们现在就在讨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说出来。”

    李光弼点头说:“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是市场过度开发的问题,第二则是统一产品标准的问题。”

    “首先是市场的过度开发,如果我们是慢慢开发市场,吃透一部分市场再去开发下一片市场,这样就能保证我们永远有很不错的收益和动力,但要是像现在这样,一下子通过捆绑销售合约机和分期付款的方式把整个市场都打开了,这不是竭泽而渔吗?现在我们能极大的增加销量,那以后呢?难道我们要在质量上做手脚吗?”

    李光弼接着说:“虽然我并不是做电子产品的,但家族产业那么多,我也有很多了解,知道电子产品的标准是不一样的,我们该怎么去销售?要知道由于印尼政府的刻意限制,我们华商几乎没人做通信行业的。”

    “你说的很好!只是这些是问题也都不是。”

    周铭对李光弼说:“你说你不懂电子产品,我知道你没有说谎了,因为但凡你有一定的了解,你就会知道摩尔定律,他的内容是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通俗一点来说,就是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速度非常快,就算我们拼命销售,或许还没等市场饱和,就需要重新换代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可以把电子产品当成是一个消耗品,固然时间长一些,但也不用担心市场的过度开发问题。”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顿才继续说:“至于产品标准的问题,这点就需要我们去和运营商沟通了,我们只需要选择一个靠谱的运营商大力支持他用他的标准就好了,只要我们做起来,这些运营商就会主动来找我们的!”

    李光弼他们都点头明白这一点,毕竟谁都不想失去市场,一旦他们做出了成绩,印尼人为了拿到合约机都选择特定的运营商,其他运营商看着眼红,那么必然会来争抢合作机会,这样一来,他们就有主动权来推动产品标准化,到那时就没问题了。

    想到这里,不管是李光弼还是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都十分激动,因为就现在他们的工厂就能给他们带来很大收益,那么一旦彻底打开了整个印尼市场呢?那利益是无与伦比的。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是周铭先生您来指挥吗?”李光弼他们都兴奋的看着周铭。

    不过周铭却摇摇头看向唐明杰:“既然我请唐老师出来了,那么当然就要由他挂帅了。”

    随后周铭又说:“那么找个时间把所有工厂老板们都集中一下成立个商会,交给唐老师做会长吧。”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