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煞风景的家伙
    耀堂是李家在达加的一处酒庄,和李家的字一样,也是光宗耀祖的排序,并且和李家的其他产业所不同,耀堂这里除了作为李家的酒庄外,更重要他还是李家的庆功摆宴会场所。

    今天这场宴会也比以往都要热闹,因为过去在耀堂庆功的一般就只有李家的人,可今天不仅王陈郑三家的人来了,还有周铭和唐明杰也都来了,毫无疑问今天要庆祝的就是唐明杰在和讯公司的胜利了。

    晚上,耀堂大厅内灯火通明,周铭唐明杰还有李家的人坐上座,王陈郑以及其他人都坐在其他位置。

    李光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并不打算主持今天的宴会,一方面是由于他年事已高,另一方面也是今天来的人多也杂,总让他这位李家宗族长出面也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就让他的儿子李宗霖出面了。

    李宗霖倒是也习惯这种场合,他首先敲响了杯子示意,随后他举杯站起来说:“今天是一个十分值得庆祝的好日子,因为只今天唐明杰会长帮助和讯公司带来了一千万卢比的销售额!”

    尽管大家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不过现在当听李宗霖这么说,还是引起一片哗然,还是让他们感到很兴奋的,毕竟大家都是在等着这个消息,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确切的说真正的销售是从下午才开始的,那么这意味着什么我想大家都很清楚。合约机销售场面的火爆我想大家也更是有目共睹的!只今天一下午,唐明杰会长就给我们贡献了超过三千台的订单!”

    李宗霖把杯子举高高:“一直以来,工厂的销量都是很让我们头疼的问题,现在唐明杰会长却帮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这可是帮了我们所有人的大忙,也给我们所有的工厂开辟了一个满地黄金的销售渠道,所以我们所有人都有理由敬他一杯!”

    随着李宗霖的话,其他人都很配合的举杯敬他,这可不是简单做样子,更重要也是他们真是发自真心的感谢唐明杰,毕竟谁不想要自己的企业能多赚钱呢?更不要说只要唐明杰能把和讯公司给做起来,就能让他们的企业形成从原料到生产装配再到生产的一整条垄断产业链。

    只要是经商,没有人不知道垄断的利润,那么现在尽管只是个雏形,却无疑前景广阔。

    正是这些原因,他们都很给面子的哄着唐明杰,只要他能把和讯公司还有商会都给做起来。当然尽管谁都在刻意把唐明杰摆到台前来,但谁也不会忘了周铭,毕竟所有事情的起因都是他。

    打个很不好听的比喻,唐明杰不过就是被推到台前来的木偶,真正在背后提线操纵的,还是这个周铭。

    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三人主动过来给周铭敬酒:“周铭先生,说到底我们都要向你说声感谢,但同时也还要向你说声对不起,因为我们之前都还曾经怀疑过你,还为了那么一点小事就到你这里讨说法,我们在你面前真是羞愧到无地自容啦!”

    周铭对此则只是淡淡一笑,他表示这些都不算什么,毕竟这些都是他们东南亚华人宗族的企业,他们会担心是正常的,他并不介意,最重要的是现在的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只是简单一番话,却让这三人心里对周铭的评价更高了:这不愧是周铭先生,这种大局观这种大度,他们真是感到羞愧啊!

    不仅是郑英弘他们三人,对于旁边其他跟着过来参加这次晚宴的年轻人,他们看到这一幕更是瞠目结舌,因为这些年轻人他们大都只是来跟着家里长辈见识见识场面的,可能认识周铭但却并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

    甚至有人在进来的时候还质疑周铭那个年轻人凭什么能跟李光弼唐明杰他们一起坐在上座,虽然能进到这里来的人多少都能有点城府,但他们看向周铭的表情都是很不屑的,觉得他不过就是运气好一点罢了。

    “他根本就不配坐在那个位置!等着吧,我看会有人去给他脸色找他茬的!”

    也有人这么叫嚣着,然而最终去找周铭麻烦的人没看到,反倒是郑英弘他们三大族长去主动给他敬酒,顿时跌碎了一地眼镜,也随着这个变故让这些人对周铭的看法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这周铭也太沉得住气了吧?刚才那可是三大族长一起向他敬酒啊!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跟只是随便一个路人敬酒一样,这也太真实了!”

    “恐怕这就是他和我们不同的地方吧,这要换成我们,恐怕回去就得高兴上天啦!”

    “我再说一遍,这位周铭先生他就是我的偶像!”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周铭这是真那么沉得住气,也有人认为他不过就是在故作姿态在这里演戏罢了。

    只是有人这么不服气的说着,很快就会其他人的唾沫给淹没,觉得他这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

    不过谁也并不知道,周铭这时也并不是故意要摆出这么一副深沉的姿态,而是他实在也融入不到这次的庆功宴会里来,因为他并不觉得今天唐明杰跟和讯公司做到了这样有什么可值得夸耀的,反而他还有些忧虑。他只是并不会这么扫兴的说出来,但也高兴不起来,就成了现在这样,反倒给人一种更深沉的感觉了。

    宴会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等宴会结束唐明杰都已经摇摇晃晃走不动道了。

    说起来这也是拜周铭所赐,由于周铭的深沉,让其他人觉得不好接近,就只好退而求次的去找唐明杰了。

    唐明杰不是没有酒量,但也架不住全场敬酒,尽管有他学生挡了很多却也仍然不行了。

    既然唐明杰已经这样了,周铭就放弃了原本还想找他谈谈的想法,先让他回去休息了,到了第二天早上,周铭才又来找的他。

    “唐会长酒醒了吗?”周铭敲开唐明杰的房门问他。

    唐明杰这才意识到周铭找自己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于是他先去洗了脸,然后才端正坐在周铭面前。

    看着唐明杰这么认真的表现,周铭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唐会长用不着这么认真,我只是有个问题想和你讨论一下,唐会长你觉得和讯公司现在已经算是摆脱危机,可以走上正轨了吗?”

    唐明杰皱起了眉头,因为要是其他人问这个问题,唐明杰一定会毫不犹豫告诉他如果自己做的还不算让和讯公司摆脱了危机,那就没有什么算了。

    然而现在问这个问题的人是周铭,他还真不敢这么说。

    见唐明杰这么仔细斟酌的样子,周铭对他说:“唐会长其实不需要这么自我怀疑,我不是故意来打击你信心的,如果要是其他企业,或者是放在其他时候其他国家,我都会认为你是个很有手段的企业,搞出了一波六到不行的操作,但是在这里却不行,因为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个对手。”

    唐明杰悚然一惊:“周铭先生你提醒我了,我们的确应该是有一个对手,因为我的合约机项目在最开始宣传的时候受到了很大的阻碍。”

    唐明杰随后把他最开始的外出摆摊和上电视还有户外广告的想法,以及这些事情是如何被人阻挠的。

    “哄抢砸摊,还有广告方面的问题,这些都不可能只是巧合,一定有在印尼这边很大权势的人在背后阻挠!”唐明杰对周铭说,唐明杰还说,“如果不是碰到这些事,我也不会想到传销这种方式的。”

    唐明杰说到这里想到了什么:“所以周铭先生你的意思是那个在背后阻挠我们的人,他随时可能会再出手对吗?”

    周铭仔细想了想然后对他说:“我想告诉你那根本不算什么,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只是印尼总统托哈单方面在给我找麻烦而已,那只是小场面,我担心的是在背后一直没有动手的家伙。”

    其实在周铭找到唐明杰的第一天,周铭就告诉他背后可能有的对手了,唐明杰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今天当周铭再说出来的时候,却让他有点不能接受了。

    对于之前的事情是托哈搞的鬼,他是恍然大悟的,毕竟在印尼也只有托哈能做到了,不过后面半句话就让他很茫然了,要知道托哈可是印尼的军总统,他的权力就和印尼的皇帝一样,怎么他出面都成了小场面吗?那么能让这样的人物在前面搞小场面,背后那个人该是什么样啊?

    唐明杰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周铭笑着拍拍唐明杰的肩膀告诉他:“我说了,我并不是要刻意给你什么压力的,我只是想给你提个醒,现在虽然看上去一切都很美好,但我们时刻要保持警惕,要居安思危做好最坏的打算。”

    唐明杰长长吐出一口气:“恐怕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也就只有周铭先生你了。”

    “所有人都喝醉了,也总要有人保持清醒吧。”周铭笑道,“当然也可以叫我做煞风景的家伙!”

    “的确,不过要是少了煞风景的家伙,恐怕事情才真的要糟糕啦!”

    唐明杰深以为然的点头,他回想起昨天宴会上的那群家伙,不管是郑英弘他们这些族长,还是其他与会的年轻人,看他们那高兴的样子,再看看周铭今天的提醒,周铭这个煞风景的家伙显然比那些只会拍手叫好,一个个看到钱笑的眼睛都没了的家伙,要好到天上去了,他们给周铭提鞋都不配!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