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总统先生你傻吗
    ,精彩无弹窗!

    “董事长,对于你要增发股票的事情我没意见,不过这个事情我认为还是不要太大张旗鼓,我们自己做了就好,不要给市场增加不必要的负担。”

    唐明杰第二天一大早就找到了梅多和,虽然为了避免跟梅多和过于激烈的冲突,唐明杰答应了梅多和增发股票的要求,或者唐明杰不答应也没办法,毕竟说到底梅多和还是这个和讯公司的实际领导者。

    不过答应归答应,却不代表唐明杰就会允许梅多和任性的随便做决定,因此唐明杰昨天回去以后反复考虑了一下,才决定今天再找梅多和说说。

    唐明杰不打算说服梅多和阻止他增发股票,但一定要确保事情在不惊动市场的前提下进行。

    如果放在平时,唐明杰倒不担心增发股票的举动会在现在股市火热的情况下发生什么问题,但现在却不好说了,尤其唐明杰想到在背后还有某个厉害对手的情况下。要知道增发股票本来就是稀释股本,会造成股价下跌的举动,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很容易造成崩溃的。

    在合约机销售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要是因为增发股票的任性举动导致崩盘,那唐明杰就要撞墙了。

    梅多和大摇大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副领导派头看着唐明杰,脸上带着冷笑:“看来唐教授不大信任我啊,是怕我公开宣布消息被有心人利用造成市场恐慌吗?在你眼里我就那么蠢吗?”

    唐明杰斟酌着不知道该如何表示,就见梅多和打开抽屉甩出一沓文件:“你想这么想就随你吧,请你先看看这个。”

    唐明杰疑惑的接过文件,只看了一眼他就惊呆了:“这是和讯公司增发的股票?你已经发出去了,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那还用说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一个公司增发股票会对市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吗?你以为我就真的那么任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点也不考虑其他后果吗?那你也太小看我了,好歹我也是一手把和讯公司从最开始的小服务商发展到现在线路铺遍全国的的大企业,这点市场的浅显道理我还是懂的。”

    梅多和看着唐明杰接着说:“或许唐教授你的确是咱们印尼经济学界的权威,或许你的确有很好的经济头脑,但你也仅仅只是个学者,别把你自己看的太高了,我们这些企业家能有今天的成就,可不是大封刮来的。”

    说着梅多和的眼神锐利起来:“所以你记住,我才是和讯公司的董事长,和讯公司能做主的人也只有我梅多和!”

    说完梅多和又轻松下来:“如果唐教授明白了没有问题,就请离开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毕竟增发了股票以后和讯公司又壮大了嘛,我这个董事长当然也要更忙了。”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唐明杰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随后就离开了。

    才离开梅多和的办公室,查侬萨就忍不住道:“这个梅多和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只不过才做了这点事,就要在老师您面前炫耀一番吗?”

    查侬萨是真的很恼火,要是周铭他还能忍,好歹周铭的真本事是他见到了的,而且还能让他的老师唐明杰服气的人,但这个梅多和是个什么东西?查侬萨在和讯公司和他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在没来和讯公司之前就知道这个人,眼光前心胸小的平庸人一个,这么一个人凭什么在他们面前人五人六的?

    唐明杰却笑了:“他可不单纯的在炫耀,而是在向我们宣誓主权。”

    查侬萨愣了一下,显然没明白这是宣誓哪门子主权?

    唐明杰告诉他这是因为他进行的合约机销售计划,还有没经过他就和中层主管开会的事情刺激到了他,让他产生了会被架空甚至取代的危机感,所以他才要拼命的要增发股票,还有今天的事,无一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感,以及握住公司的权力。

    “老师你说他做这些并不是真的任性,就是单纯在为了抓住公司的权力?”查侬萨惊讶道。

    “其实对于现在市场过热,和讯公司的股价涨幅过大的解决办法有很多,并不一定要增发股票,我想这点梅多和他也明白,但他为什么仍然坚持要做这个选择呢?表面看是为了稀释市场上的股票价格,但实际上却是针对我们来的。”唐明杰说。

    经唐明杰这么提醒,查侬萨猛然反应了过来:“对呀,我们手上也握有和讯公司的股份,他这么增发股票等于也是稀释了我们手上的股份,他并没有和我们提股份补偿的事。”

    “他当然不会提补偿的事了,原本我们手上的股份多,在和讯公司有甚至比他都多的话语权,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不管推行合约机项目还是后来的传销宣传以及奖励金制度,都很容易推行下去。”

    唐明杰继续说道:“但现在经过他增发股票,他肯定会给自己留很大一部分,随便操作一下,他就可以重新在和讯公司拥有绝对话语权的股份了。”

    查侬萨想骂什么,但他又想道:“他这么做难道公司的其他股东就没意见吗?”

    唐明杰笑笑说:“恐怕其他股东他都已经打好了招呼,给足了补偿的,甚至还虚构了我们对和讯公司的威胁什么的,他们只会全力支持。”

    “这个该死的家伙,经营公司没见他这么卖力,耍这些小手段对付自己人倒是很厉害。”查侬萨紧握着拳头很是愤愤不平道,“老师那我们就这么任由他算计我们吗?我们是不是要找那个周铭先生说说呢?”

    唐明杰深深看了查侬萨一眼:“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确保合约机的销售,而不是去和他斗这个没用的气。至于找周铭先生,如果就这点小事就要烦着他,那他何必还要找我们呢?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这番话犹如醍醐灌顶般让查侬萨悚然一惊,他这才想起自己如果坚持要和梅多和分个高低要和他争权,岂不也变得和他一样落了二流?而现在这个事情也的确不是什么大事,他们好歹也都是企业家,如果有一点小事就去找周铭,那还要他们做什么呢?还不如周铭亲自上阵好了。

    想明白过来,查侬萨恭敬的向唐明杰道歉表示自己受教了。

    随后查侬萨询问他们该怎么办,唐明杰想了想告诉他现在他们只能静观其变了。

    ……

    虽然增发股票的消息梅多和并没有向外宣传,只是在证监会进行了报备,但就这一点,就足够消息外泄了,作为印尼皇帝的托哈也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他也随之拨通了摩根家公子的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伯亚先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和讯公司增发了股票,这会引起市场波动,只要我们把这个消息放出去,然后再推波助澜就很容易搞垮和讯公司啦!”托哈很兴奋在电话里说。

    跟托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伯亚那边的冷淡,他只是淡淡哦一声表示知道了。

    “要我看这肯定是那个梅多和在担心唐明杰想要和他抢夺和讯公司的控制权,他想要通过增发股票的方式宣誓自己的主权,同时要稀释唐明杰手上和讯公司的股份,他们的眼光看来也就只有这样啦!不过也是他们的愚蠢才给了我们这么好的机会,我们……”

    托哈继续兴奋的说着,不过说着说着他也慢慢注意到伯亚那边并没有接茬了,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先生,是我打扰您了,还是这个消息您并不高兴?”

    “这个消息当然是好消息,不过你的应对方式却很蠢!”

    伯亚张嘴梆硬的说,他接着说:“你刚才说什么,要把这个消息放出去,然后还要推波助澜?你想怎么推波助澜,要拼命抛售吗?”

    托哈小心翼翼回答是的,他不明白伯亚这是怎么了,这不是个好机会吗?

    “看来托哈总统先生你对经济学已经够懂了,只是你的商业眼光还是太浅薄了。”

    伯亚叹息着说:“的确,现在我们借着这个机会,是能给和讯公司重创,但只要合约机继续火爆,他们不至于会有多惨。况且最重要一点,是我们在其中得不到任何利益,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是侠客吗?”

    “所以我的想法,我们不仅不公开这个消息,反而我们还要帮他们保守秘密,另一边在股市上,我们也不要抛售,还要多多收购。”伯亚说。

    托哈尽管是军人,但在革命前他也做过商人,甚至在做了总统以后,家族的商业他也没落下,所以他对商业也是很懂的。现在他听伯亚这么说,顿时眼睛一亮,当时就明白了伯亚准备借此机会大捞一笔的打算。

    “摩根家族不愧是金融之神,我托哈自愧不如!”

    托哈赞叹道,他随后又问:“可是伯亚先生,那难道我们就这样帮助他们赚钱吗?”

    伯亚那边笑着对他说:“不要着急我的总统先生,一个好的猎手总是能耐心等待一个一击毙命的机会,但显然并不是现在,我想现在他们肯定已经做好了防备,我才不会那么傻的撞上去呢!那么总统先生你傻吗?”

    “当然不!”托哈毫不犹豫回答。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