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故意的细节
    ,精彩无弹窗!

    经过三天的暴涨,和讯公司的股票今天的涨幅也终于有所回落,但仍然保持着十分强劲的势头,达到了九个百分点的涨幅。

    唐明杰来到周铭的别墅里,他们一起见证了这条新闻。

    “周铭先生看来我们的对手并没有打算要利用这次增发股票的机会,仍然有九个百分点的涨幅尽管比我们最初的预期要搞一点,但也属于股票增发以后的市场正常回落范围。”唐明杰对周铭说,语气有些庆幸,毕竟这种麻烦事情能少一件是一件。

    周铭这几天尽管没怎么出镜,但对于和讯公司以及合约机的销售情况,还是一点没落的全知道了。

    与唐明杰所不同,周铭却摇头叹息道:“唐会长你都说了这是一个好机会,但是对手却没有利用,所以这未必是什么好事情呀!”

    “周铭先生你是说对手是故意放着这个机会不用,是在准备更大的阴谋,这不可能吧?”唐明杰有点不敢相信。

    周铭这时告诉他:“我不知道唐会长是否知道前不久发生的新亚银行的事。”

    唐明杰点头:“我有所关注,那是一次非常了不起的金融绞杀,美国人放任新亚银行在纽约上市,并且还放任李家他们利用新亚银行在纽约股市上吸聚资金,直到李家要偷偷转移这笔资金回印尼,美国人才突然出手利用这条信息曝光,不仅一下吃掉了新亚银行,甚至还在李家的其他产业上大捞一笔……”

    唐明杰说到这里显然反应过来了:“所以周铭先生你的意思是这一次我们的对手仍然是这个打算?可是据我所知那次背后的主使是杰克摩根,那可是美国乃至全世界金融界的传奇人物啊!这个世界上可不会有那么多拥有做这种事情胆量的人。”

    其实唐明杰说这话是很有保留的,的确他是尊周铭是老板不假,他也很认可周铭的能力,但他仍然不认为以摩根家族的实力,会是背后的黑手会这么费尽心思来对付他们。

    “我当然也不希望,只是我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周铭说。

    周铭当然也看出了唐明杰心里的想法,不过他却并没有任何拆穿的兴趣,或许现在看起来自己是他的老板,但谁也不知道他对自己的忠心有多少,周铭也不想去试探这一点,那么互相尊重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况且最主要的,周铭就算请了唐明杰,那也只是单纯的分担任务,周铭从心底也没打算当真正的甩手掌柜,不管事情糟糕到了怎样,自己都能解决。

    唐明杰深深看了周铭一眼:“周铭先生你放心吧,既然这个事情交到了我手上,我就一定会做好的!”

    “对于这一点我从来没有任何怀疑!”

    周铭十分坚定的回答唐明杰,然后周铭又和唐明杰说了一番勉励的话,唐明杰就带着他的学生离开了。

    “这个唐明杰他太自负了,和讯公司还有商会交给这样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苏涵皱着眉头问。

    刚才苏涵就一直拧眉对唐明杰的态度感到很不满了,不过碍于周铭的态度以及现在的形势,她才一直没怎么说话,现在唐明杰离开,她自然就没什么顾忌了。

    周铭手指轻轻敲着桌子,深吸一口气道:“他自负是对的,好歹他也是印尼的经济学权威,要是连这点自负都没有,说明他对自己缺少自信,这样的人我反而还不敢用他。只是这自负……终归还是把双刃剑啊,现在的形势也确实很微妙,对手太高明,如果他不动手,我想没人能猜透他究竟什么打算。”

    周铭说的道理苏涵不是不明白,可是唐明杰就是不能反驳周铭,更不能用这样的态度!

    “那或者我们能不能故意卖个破绽,引诱他动手呢?”苏涵又问。

    “这是个好主意!”周铭随后苦笑,“但那位梅多和董事长都已经做出增发股票这样的事情了,对方仍然没有动手,这就代表他是一个很能沉住气的人,这很难办。”

    苏涵又想到了什么:“对了周铭,我记得刚才唐明杰说了现在和讯公司的股票涨幅是要比他们预期更高的,这说明增发的股票在市场遭到了多量交易,你说这会不会就是我们的对手在大量买进呢?也就是说他不是没出手,他只是更想利用这个机会多捞一笔。”

    “我倒是很希望咱们的对手是一个喜欢捡便宜不顾大局的人,那样很多事情就简单了。”

    周铭失笑道:“不过很可惜,如果他真是代表摩根家族来教训我找回场子,那个人真是胡安他们说的伯亚的话,他的格局不会这么小。”

    苏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周铭的事情她都知道,她也知道胡安告诉周铭那个伯亚的事,说伯亚就是摩根家族最出色的后代,全世界资本领域里,没有一个同龄人能比得上他,提起这个人,就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连上帝都敢骂两句的胡安,也都有些头皮发麻。

    单这一点,伯亚这个人的水平高低可见一斑,甚至胡安还说过之前新亚银行的事情也是伯亚在操作的,那就更可怕了!

    这些事情周铭都没有告诉唐明杰,因为这不仅对现在的形势毫无帮助,还会加重他的心理负担。

    苏涵闷闷的想到最后说:“那个伯亚也是无聊,这么沉得住气,难道他是来旅游的吗?”

    周铭哈哈笑了:“小涵你这话倒是说的很到位,我也不相信那样一个人是来旅游的,所以只要他动了手,我们就能分析他的意图了。”

    周铭还着重提到了:“而且小涵你说和讯公司的涨幅比预期要高,这确实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信息,最重要的一点是对方既然能那么沉得住气,肯定也不会去做一些无聊的事情,或许我们抓到一点蛛丝马迹了。”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伯亚的庄园里,印尼的总统托哈带着他的侄子高高兴兴的主动上门了。

    和其他的独裁者一样,托哈也在敛财方面很有一套,当然他也并不单单只是敛财,他也会把自己从整个印尼搜刮来的财富再投资出去,而他的侄子就是负责这一切的。

    “伯亚先生这太棒啦!今天按照您的布置,我们吃下了和讯公司增发的全部股票,并且我们的动作十分迅速,是直接通过证监会和交易所通过后台操作的,并没有对市场造成太大的影响,照现在这个涨幅,我们只需要几天就能赚到上亿卢比啦!”

    托哈兴奋得手舞足蹈,尽管他是印尼的皇帝,但由于印尼的财富大部分都控制在华人宗族的手上,托哈家族的商业天赋也并不怎么高,即便掌握军政大权又能制造屠杀,却仍然在商业上远远不及华人。

    正是这样,现在几天就能进账这么多,当然能把他给乐上天了。

    不过面对嘿嘿傻笑的托哈,伯亚却显得十分冷淡,他只是简单哦一声然后说:“看来这几亿卢比就让总统先生很满足嘛!”

    “那当然,虽然我是印尼总统,但我实际所能支配的资本也不过百亿卢比左右,现在一下子就能有这么多钱进账,我当然很高兴……”

    托哈说着说着停了,他也看出伯亚的兴致并不高:“怎么这不是伯亚先生您的计划吗?”

    伯亚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他道:“市场是一个非常诚实的孩子,他就和上帝一样,所以不管多么隐蔽的手段,市场总会做出最忠实的反应,就像是经受不住挑逗的婊子一样,总会伸开她的双腿。那么总统先生你觉得你的手段真的没对市场造成影响吗?”

    要是面对其他人,托哈会很坚决的回答没有,但面对伯亚他却没这个信心了。

    “今天和讯公司的股价上涨了九个百分点,相比昨天是低了不少,但要知道这可是在和讯公司增发了大量股票的前提下,这就有点高了。”

    伯亚告诉托哈:“因为按照我之前的模型,如果这批增发股票真的丢进了市场,至少涨幅能降到七到八个百分点之间。”

    “那么为什么现在会是九个百分点呢?显然就会是有人在背后偷偷吃掉了这批增发的股票,那么又为什么有人要这么做,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呢?”伯亚看着托哈问他,“亲爱的总统先生,你觉得那个叫周铭的华夏人,他会不会发现并考虑这个问题呢?”

    面对伯亚这一句接一句的逼问,托哈感到头皮发麻,浑身冷汗直流,哆哆嗦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注意到这种细节问题,或者就算注意到了,他肯定也猜不透伯亚先生您的打算……”

    伯亚突然伸手拍拍托哈的肩膀对他说:“我的总统先生你用不着紧张,因为我并不是在责备你做的不好,相反我还认为你做的很好!”

    托哈有点懵逼了,他不明白伯亚怎么会这么说,怎么自己暴露了计划反而还好了呢?

    “因为我的目的就是要让他知道,让他怀疑,这样我才好进行接下来的步骤,否则要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那就没意思了。”伯亚笑着说。

    托哈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在他眼中伯亚的笑容就像是恶魔,他实在想不到其他人都是恨不能把自己一切都保密的,他反而要把自己的计划暴露出去,就是要让对手产生怀疑,然后他再利用这一点再算计对方。

    这种头脑简直太可怕了!幸好自己并不是他的对手,而那个华夏人周铭,肯定会被伯亚先生玩的团团转了吧!

    托哈心里这么想着。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