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暴露的假象(上)
    ,精彩无弹窗!

    “这几天市场上不管有任何变动都必须向我汇报,尤其是关于和讯公司的股价情况,包括实时的交易情况,警惕不正常的集中交易或者其他的交易波动情况。”

    唐明杰尽管不大相信摩根这样的世界金融家族会在印尼这个地方拿出全力来对付周铭,但他也不觉得周铭会无的放矢,他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不是空穴来风故意显示存在感,况且最重要的是和讯公司刚刚增发了股票,也的确需要注意市场动向。

    正是这样的原因,唐明杰第二天早上才来到三保大厦,就告诉自己的学生侯延平,让他专门盯着市场情况了。

    侯延平对唐明杰这么紧张的态度有些奇怪,不过想想自己这位老师这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经手做这种投资,再加上老师在外的盛名,会有这种紧张也十分正常。看样子老师还是在学校做学术更适合,或者只是给别人做投资顾问而不是自己亲自上手。

    侯延平心里这么想着,同样他尽管也认为老师太过神经过敏了,要知道股市就像是大海,不管什么时候有任何波涛都是很正常。如果随便一点涨幅跌幅他们都要这么紧张的话,那投资人早累死了。

    有时间还是劝劝老师这一次事情以后,能不亲自投资就不做了吧,免得要是出了什么事连累了自己的名声,那才糟糕了。

    侯延平心里打定了主意,不过手上他却也仍然拨通了自己秘书的电话,让她盯着和讯公司的股票,不管有任何涨幅跌幅都必须详细记录,如果有超过0.5个百分点一个小时的涨幅或者其他重要消息还要马上向他汇报。

    说到底这还是老师交代的事情,他还是要仔细做好的,哪怕这个事情在他看来很多余。

    在自己学生这边做了交代,唐明杰马上急急忙忙赶去了和讯大厦,说到底这边才是重中之重!

    到了和讯大厦,唐明杰直接找到了梅多和:“董事长,能给我看一下这几天咱们公司股票的变更情况吗?”

    面对这个问题,梅多和乐了:“我说唐教授你莫不是还没睡醒,你不是咱们印尼金融界的权威吗?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上市公司是没权力查询我们的股票在谁手上,这是证监会的活吗?”

    唐明杰并不理解梅多和的讥讽,他坚持道:“这我当然知道,是为了防止内幕交易,但同时我们却又权力查询股票的交易量情况,这也是我们上市公司防止有人恶意操纵股价。”

    梅多和停顿一下才抬头起来说:“唐教授你知道上周末我儿子在游乐园哭了,但我却没有管他,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唐明杰没有接茬,只是静静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因为他很喜欢坐碰碰车,所以他要我把整个游乐园都买下来,这样他就能每天都坐碰碰车了。这样的要求是很没有道理的,所以我并没有答应,结果他就在游乐园哭了,还是因为这个要求的无礼,所以我就让他在那里大吵大闹,我也不会妥协!”

    梅多和对唐明杰说:“那么在我看来,唐教授你刚才的问就和我儿子的要求是一样无礼的,是你无论怎么做我都不会妥协的!”

    显然梅多和的讥讽更浓烈了,但唐明杰还是忍下了:“董事长的比喻很有意思,但我想说这并不能相提并论,因为和讯公司的股票涨幅是有点超出预测的,我有理由怀疑这背后有人在恶意囤积股票,才会造成这种结果。”

    梅多和哈哈大笑起来:“唐教授你也真有意思,如果不是我知道你是唐明杰,我还真以为你是哪个逗b啦!什么叫涨幅超出预测就是背后有人在恶意囤积股票?你这个猜想也太蠢了点吧,难道你不知道股票的涨跌是由市场所决定的吗?难道你能说他涨多少就涨多少吗?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那要照唐教授你这么说,整个股市里几千支股票恐怕没有哪个能让人安心,他们全都有问题啦,因为他的涨幅或者跌幅都是不正常的!”梅多和说。

    唐明杰面对梅多和的嘲笑脸色很冷:“我并不打算说服你什么,我也同样没打算让你理解我,我只是问你能不能给我这些数据?”

    “当然不行了!”梅多和回答,“别说我现在没有,就算数据现在我手上,我也不会理你!”

    唐明杰随后就离开了,虽然他很想要这个数据,但却不意味着他就甘心在这里被这种白痴嘲笑,况且他想要拿到这些数据也另有办法。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唐明杰拨通了自己一个在证监会的老朋友的电话。

    在电话里,唐明杰希望自己这位老朋友能帮帮自己的忙,相比梅多和,这位老朋友答应的就很爽快,也马上去帮唐明杰查了。

    原本唐明杰以为这至少得一个小时以上,却没想才不过几分钟,那边的电话就回过来了。

    “老唐,你们这个和讯公司是什么来头,还是你们得罪了什么人呀?”那边问。

    这让唐明杰有些发懵,他不是没想过电话回过来以后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却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问题,也让他心下一沉。

    “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唐明杰问。

    “可以算是大事但也可以不算,就是我刚才准备帮你调查和讯公司的交易情况,却被上级告知禁止查阅。”那边回答,“所以我才来问你究竟怎么回事。”

    得到这个答案,唐明杰心里一片了然,很多问题都得到了解答,就比如说和讯公司的股价比预计高这个问题。

    一边心里转动着很多想法,唐明杰同时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不是最近证监会要启动对和讯公司的调查,你也知道我现在是华人商会的会长,我也投资了和讯公司,有些事情总还是要弄明白的嘛,总不能第一次投资就失败,那也太丢人了!”

    唐明杰表面回答的很轻松,但他的一颗心却沉到了底,随后他挂断了电话长出一口气:“周铭先生看来真是被你猜中了,咱们的对手果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看来我是真的不如你呀!”

    唐明杰找的这位老朋友在证监会是属于高层的,之前也不是没找他要过一些数据资料,无论多机密的数据都没问题,但现在居然只是查查交易量居然就被警告了,这要说背后没问题唐明杰是肯定不信的。

    那么既然对手已经在偷偷摸摸的准备,唐明杰自然也不能落后。

    他首先分析对手这么做的用意,偷偷摸摸大量收购和讯公司增发的股票,还不允许其他人调查,这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投机。

    由于这一批股票是属于增发,同时和讯公司的股票涨势很好,所以囤积一些股票等着以后高价卖出;这是很正常的操作模式,不过唐明杰却不认为一个高明的对手却只会做这种投机事情,那么就只剩一种可能了,就是手握着很多股票,就可以掌握市场,甚至是威逼和讯公司的股权分配。

    这很好理解,就是先手握大量股票,找合适机会突然全部抛售,市场承载不了这么多股票自然会崩溃,他们可以达到他们的目的;甚至他们还可以通过这些散股集中起来,获得在和讯公司的话语权,不管对方怀着是哪种目的,一旦给他们成功都是很难办的。

    唐明杰这么想着却反而露出了笑容,毕竟他就怕不知道,现在只要知道了,那事情就很好办了。

    随后唐明杰叫来查侬萨,给他布置了一些任务,既然对手在准备,他们也不能落后了。

    ……

    与此同时在伯亚的别墅里,伯亚这位摩根家族最出色的继承人并没有四处游玩,而是把自己埋在了一堆资料里,努力着,突然他的管家抱着电话进来了,告诉他是印尼总统托哈的电话。

    伯亚放下手中的文件接过电话:“总统先生,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咱们的唐教授已经猜到了和讯公司股票的事吗?”

    托哈那边忙不迭的表示事情就是这样的,自从上次伯亚提了这点以后,托哈就给证监会那边打了招呼,让那边只要有人要查关于和讯公司股票的事情都必须通知他,所以今天当唐明杰托朋友调查,托哈这边立即就得到了消息。

    “伯亚先生您就是神,任何人都逃不过您智慧的眼睛,就算他是唐明杰也只能按照您的预测行动。”

    托哈还在不厌其烦的夸赞着,但伯亚却打断他问他:“那么证监会那边没问题吧?”

    托哈对此拍着胸脯保证他的人是绝对靠得住的,不过伯亚却说就算靠不住也没关系,或者说把和讯公司的交易量情况稍微透露一点出去也是好事,托哈对此表示没问题。

    伯亚随后就挂断了电话,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没想到他们的反应还真够快的,仅仅只是昨天增发的股票,今天居然就怀疑九个百分点的涨幅出了问题吗?”

    伯亚看着房间外面的草坪笑了:“不过这也正是我想要的,毕竟对手只是个眼光短浅的垃圾,连我布置的阴谋都看不到就太没意思了,就是要现在这样才好,你们的反应很快很对,但你们却仍然不是我的对手!”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