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暴露的假象(中)
    和讯大厦里,和讯公司的董事长梅多和气势汹汹的走着,径直闯进了唐明杰的办公室。

    “你这个人有没有一点礼貌,你不能这样闯进老师的办公室!”

    门口查侬萨要拦住梅多和,但梅多和却根本不理他,让自己的男助理拦住他,他则直接闯进了办公室,见唐明杰就在这里,他眼睛立即瞪起来看着唐明杰冷冰冰问道:“唐教授我需要一个说法!”

    查侬萨向唐明杰道歉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但还是没拦住他。

    唐明杰笑笑表示没关系,事实上唐明杰也明白这个事情是不可避免的。随后唐明杰转向梅多和反问他:“不知道董事长想要什么说法?”

    梅多和冷冰冰的说:“我知道你不仅在监视和讯公司在交易所的股票交易,甚至还动用公司的人力物力和资源在进行这个工作对吗?”

    唐明杰摊开双手表示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梅多和冷笑道:“看来唐教授你到现在还觉得没什么问题吗?你不是不知道和讯公司刚刚增发了股票,现在正处于一个十分敏感的时间,我们正应该把所有精力用在再发展上面,可是你却反而花精力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面?”

    “可是我得知了一个新消息,前天我们增发股票的第一天,就有人秘密收走了大半,这也是为什么昨天的股价涨幅会高于我们的预期。”唐明杰告诉他。

    梅多和一脸冷笑:“所以然后呢?你就一定要耗时耗力去弄明白究竟是谁买了吗?”

    梅多和嘲弄道:“我说唐教授你也太搞笑了吧,我们是上市公司,我们发行的股票扔在股市里就是给别人买的,反正我们已经收到钱了,至于谁买那并不重要。”

    “不,那很重要!”唐明杰强调,“因为如果是一般的情况,那谁买都无所谓,但是现在有人开始就通过交易所进行后台交易买走了大半,这显然是不正常的,这些股票很有可能会带来危险!”

    “你是白痴吗?”梅多和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明显就是有人想借着我们和讯公司的东风投机,这在股市里再正常不过了好吗!要是每个上市公司都像你这样,那我们也不用干别的事情,整天就盯着市场看,看有谁买了我们的股票,或者干脆平均分配算了,要什么交易所上什么市啊!”

    唐明杰还想解释什么,不过梅多和却又说道:“够了唐教授,就你的这些话我已经没有再听下去的兴趣,我敬你是印尼大学的教授,但并不意味着我会允许你在我的和讯公司里为所欲为!”

    “可是我怀疑这些股票是有人偷偷拿去要来对付和讯公司的!”唐明杰仍然坚持说道。

    梅多和的脸色十分阴沉了:“那么我也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如果真是有人拿这些股票来对付和讯公司,我就吃掉我的董事长协议书,把和讯公司的管理权交给你,但要是没这回事或者和讯公司以及股市上面一直很安稳,你就给我滚出和讯公司,不要再对和讯公司的任何事情指手画脚!”

    梅多和很不客气的对唐明杰说着,还伸手指着他愤怒的咆哮起来,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

    面对他这种指责,唐明杰还没反应,他的学生查侬萨先忍不了了:“梅多和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老师能来你这个狗屁的和讯公司是你的荣幸,他是印尼最权威的经济学大师,你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他?你也不想想在老师来之前你的公司都已经快破产了,也不想想是谁拯救了和讯公司!”

    梅多和也更不服:“什么狗屁的经济学大师,要我看根本就是徒有虚名的家伙,还拯救了和讯公司,我要你们拯救了吗?和讯公司是我发展出来的,现在不管遇到任何事情我也有绝对把握处理,不需要劳烦你们!”

    梅多和越说越激动了:“我告诉你们,这个和讯公司就是我说了算,不管是增发股票还是现在,我说没事他就没事,我还不需要你们来教导我,有本事你们就来打我的脸啊!”

    随着梅多和这番咆哮,让房间里气氛顿时凝固了,唐明杰和查侬萨都紧咬着牙关,梅多和的态度让他们感到很恼火,但他们却没什么办法,毕竟就像他说的,这个和讯公司说到底还是姓梅的。

    这时突然办公室的大门十分突兀被敲响了,一位公司的主管敲门进来。

    “唐教授不得了啦!您快听收音机,达加警方正启动对我们合约机项目的诈骗司法调查,据说是收到了有人对合约机项目的控诉!”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惊呆了,不过还没等唐明杰或者梅多和做出反应,又有一位主管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唐教授不好啦!就在刚才有人在股市上大量抛售我们和讯公司的股票,我们的股价应声狂跌,只不过十分钟股价就暴跌了两个百分点啦!果然就像您说的,之前有人偷偷收走那么多的增发股票,就是别有用心呀!”

    两条消息让办公室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唐明杰和查侬萨都看向梅多和,尽管他们都没故意做什么嘲弄的目光,但只是看着,那目光就让他感觉脸上刺痛,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他很尴尬,毕竟他刚刚才发了脾气,那么信誓旦旦的说了没事,还叫嚣让他们来打脸,结果打脸马上就来了。

    不过梅多和的反应也很快,他转身怒道:“你们都在乱说什么?”

    梅多和是故意这么说的,他是希望这俩主管能好好再说一遍,让他多少能找回一点场子遮羞,但这俩主管急急忙忙跑来,连他这个人都没注意到,显然更没法体味这位董事长先生的良苦用心了。

    他们继续直愣愣说道:“董事长您好,就是咱们的股票遭殃啦,不知道是谁故意在搞我们,今天突然曝出了这样的新闻,同时就抛售了,这显然是蓄谋已久的阴谋!”

    另一人更是说:“也幸好唐教授早就预料到了这种事情,让我们提前做了准备,否则等我们事后反应过来就麻烦大啦!”

    梅多和是真要吐血了,他很有一种要掐死这俩蠢货的冲动,怎么这么不知道配合呢?没见我得知这个消息一点也不激动,没见我一直在给你们使眼色吗?

    也直到这时这俩主管才愣愣的反应过来:“董事长你是不是不太高兴,我们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他们这句反问让梅多和直欲跳脚骂娘,这不是很明显的吗?

    然而梅多和这个时候却没办法再这么说了,毕竟他已经够丢人了,现在要再这么公然让他们配合自己,他可做不到这么不要脸,况且解决和讯公司现在面临的困境才是最重要的,他还要唐明杰的帮助。

    梅多和这么想着当即有了决断,于是他强自堆出笑脸来:“哎呀原来发生了这么糟糕的事情吗?唐教授您不愧是我们印尼的经济学权威,不过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解决问题,这还得仰仗唐教授您啦!”

    查侬萨呵呵冷笑道:“刚才梅多和董事长不是说了和讯公司是你的,不管发生了任何事情你都能处理不需要劳烦我们吗?”

    梅多和的脸色很尴尬,这些话他刚才的确说过,但那时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况且他哪知道现世报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真实呢?现在再提出来让他感到无比难堪,甚至有一瞬间他都想直接甩手走人了。

    唐明杰也冷眼看着,说到底他这个印尼经济学界第一人也是有脾气的,最重要是他也需要利用这个机会让梅多和不要成为自己掣肘,老是找自己麻烦。

    梅多和说到底是没那个胆量甩手走人的,他只能再堆出笑脸来说:“刚才那只是玩笑,还望唐教授不要介意,如果唐教授不开心,我也可以向你道歉,不过我相信唐教授还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人。”

    拿捏的姿态做一下就够了,总是那么傲气凌人故作姿态的,时间长了只会适得其反。

    因此唐明杰说:“其实我当然也明白那是梅多和董事长的玩笑,我也只是配合你的玩笑而已。”

    唐明杰微笑说着,梅多和这时还很配合的哈哈笑了几声,只是他的笑声怎么听都很干巴的,不过这时谁也没空在意了。

    “不过正如梅多和董事长你刚才说的那样,现在的情况是很严重的,我们需要大局为重,我们也需要全力以赴来解决目前的问题,所以我需要更大一些的权力,毕竟市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我很难每个事情都给梅多和董事长你说清楚的,我相信你也是企业家能明白的吧?”唐明杰问道。

    不追究却不代表唐明杰就会轻轻放过这个事情,作为后世能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中力挽狂澜一路逆势而上成为印尼鼎鼎大名银行家的人,唐明杰绝不是省油的灯。

    寥寥几句话,或许表面听起来只是好声好气在商量,但实际给梅多和的感受就是很强硬的要权。

    但这也是唐明杰必须要做的,对于可能是摩根的对手,那边已经开始了动作,他可没精力再耗在和梅多和的扯皮上了,他必须要借这个机会确立自己在和讯公司的领导地位,甚至把梅多和架空也在所不惜。

    当然梅多和可以不答应,也可以继续和之前一样赶唐明杰走给他退股,但唐明杰相信他不可能有这个魄力,在这个股市一路狂跌的危机时刻。甚至唐明杰连继续用股市形势激他的兴趣都没有。

    梅多和那边紧握着拳头在挣扎着,不过最终他还是软下来说:“我答应你,唐教授你可以代理董事长的权力。”

    “不过也仅限于面对现在的危机时刻,我还是和讯公司的董事长!”

    梅多和最后还补充强调了一句,然而这已经无关紧要了。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