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暴露的假象(下)
    ,精彩无弹窗!

    和讯公司并不是什么保密单位,再加上有掌握政权的土皇帝托哈的帮忙,自然什么消息都是瞒不住的,这边的消息也第一时间传回到了托哈和伯亚这里。

    到了下午接近傍晚的时间,托哈兴冲冲带着他的消息赶来了伯亚的庄园。

    “伯亚先生您是最出色的导演,所有一切果然都是按照您的剧本在进行的呀!”

    托哈兴奋到欢呼起来:“我的助理告诉我,今天当和讯公司那边知道了警方对合约机项目的司法调查,以及他们的股票在股市上被人大规模抛售的事情,和讯公司的董事长梅多和立即去找了唐明杰的麻烦,听说他们还在办公室里大吵了一架!”

    很显然托哈的消息在某些先后顺序上面是存在一些纰漏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判断。

    “毕竟他们合作的时间还很短,尤其唐明杰是你们的经济学权威,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梅多和才会越不服气他,觉得他只是一个空有虚名,实际却并没有任何管理公司经验的人,所以他们这种争吵并不奇怪。”

    伯亚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有一种看透事情的淡然,他随后问道:“不过比起争吵本身,我更好奇他们争吵了以后的事情,或者说他们为了什么事情而争吵的结果。”

    托哈这才反应过来:“最后的结果是唐明杰压制了梅多和获得了掌控和讯公司的权力。”

    伯亚点头对此表示并不意外,毕竟和讯公司现在的情况十分糟糕,是经不起一次股市大规模暴跌的,因此梅多和为了公司不至于破产,不管多么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暂时把公司的管理权交给唐明杰,希望他能再一次发挥他的本事把公司给救回来。

    “虽然梅多和把管理权交给了唐明杰,但恐怕他心里是肯定不服气的吧,尤其还在这种情况下。”伯亚说。

    托哈仔细想了一下:“据说梅多和现在的意志有点消沉,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吧,反正伯亚先生你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在和讯公司这里,这只是一个被故意暴露出来的假象,就随便他们了。”

    伯亚却摇头告诉他:“那可不行,任何一个事情既然做了就要把他认真做好而不能敷衍了事,最重要的是任何骗局都可能会有漏洞,而要想骗过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这都是真的!”

    托哈低头表示受教了,伯亚随后告诉他,既然对手已经上了钩,他们明天就把所有股票全抛出去,然后再和梅多和联络一下,表示可以帮他夺回和讯公司,让他可以不再受唐明杰的摆布。

    得到了伯亚的指示,托哈随后就离开了他的庄园,在当天晚上,托哈就派人去联系了梅多和,并且还亲自请他来自己的庄园详谈了一番,很晚才放他回去。

    没有人知道托哈和梅多和究竟谈了什么,不过第二天一大早当梅多和回到和讯公司,马上找去了唐明杰的办公室。

    “唐教授,你能马上解决和讯公司现在的困境吗?”梅多和十分直接的问道。

    唐明杰和自己的学生此时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谈论着什么问题,梅多和突然这么闯进来,还那么直愣愣的说话态度,这让查侬萨感到非常不满,不过唐明杰却似乎预料到了这一点,他拦住了查侬萨然后反问梅多和道:“看来昨天是有人连夜找你谈了什么对吗?是保证帮你夺回公司还是别的什么?”

    面对这样的反问,梅多和惊讶的几乎要跳起来了:“你怎么知道?”

    唐明杰当然不知道,不过昨天才和梅多和达成了一致,如果在没有任何变故的前提下,怎么可能会出这种事呢?那么再联想可能的对手,这种行为太正常不过了。

    梅多和这时也反应过来可能是自己说漏了嘴,他连忙补救:“你的确很聪明,但我还是希望和讯公司能回到我自己手上,不管是不是会破产!”

    “董事长我觉得你在说话以前最好先考虑清楚。”

    唐明杰无奈的摆摆手,随后拿出了一部收音机放在桌子上给梅多和,收音机里正在播放着股市的相关新闻。

    梅多和原本还很疑惑唐明杰这是干什么,但紧接着他就瞪大眼睛惊呼起来:“怎么会这样?”

    原来收音机里播放的新闻就是关于和讯公司的股票新闻,随着今天开市,和讯公司的股票不仅持续了昨天的暴跌,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只是今天开市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股价就暴跌了超过四个百分点,这是非常恐怖的数字了,按照和讯公司百亿卢比的市值来算,这仅仅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和讯公司就蒸发了超过四亿卢比。

    任何企业家都没办法对这个数字不动容,正因如此梅多和当时就懵逼了。

    “所以到了现在还不明白吗?那些人根本就是在骗你,他们只是想利用你达到他们的目的罢了,什么拯救和讯公司帮你夺回和讯这种话,都是不可能会去做的。”唐明杰向他解释。

    “这不可能!”梅多和突然指着唐明杰大喊道,“这都是你的错,我的和讯公司一直都是好好的,都是你来了才惹出来的这些麻烦!”

    唐明杰对此只是笑着摇摇头,也懒得回答他什么,到了最后反而是梅多和身体陡然一晃,要倒了一样。

    很显然唐明杰这一句又一句的话给了梅多和很大的打击,梅多和何尝会不明白要是没有唐明杰,和讯公司早就面临破产了,可是现在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他就是没法接受。

    最终梅多和仿佛失掉了全部的精气神一般:“唐教授,那现在和讯公司该怎么办?”

    唐明杰很满意的点头,或许看上去梅多和这只是一句简单的询问,但实际谁都明白他这个时候还问出这个问题,无疑就是对唐明杰的低头了。

    “事实上我一直都在等着出现这种情况。”唐明杰说着拿出一个纸条递给梅多和,“这是中央亚细亚银行董事长的电话,事情我昨天就已经和他谈好了,现在你只需要跟他洽谈新闻发布会的事情就行了,关于中央亚细亚银行对和讯公司注资的新闻发布会。”

    梅多和愣愣接过这张纸条,显得有些不敢相信唐明杰怎么能这么先发制人,提前做了这个准备,他甚至都怀疑这是不是唐明杰在背后布的局了。

    唐明杰哪能看不出梅多和的想法,他拍拍梅多和肩膀对他说:“别瞎想那么多,你应该还记得我的名字,我叫唐明杰,我既然猜到了有人会在背后要找和讯公司的麻烦,那么他们的具体手段我可能猜不到,但大概的方向我还是能猜到并做好准备的。”

    梅多和这才恍然明白过来,的确唐明杰是谁?那可是印尼金融界的权威,教出了很多着名投资人的大手子,如果是他不知道打他个措手不及他会反应不过来,但是现在他既然知道有人要对付和讯公司,那么他提前对此做了准备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

    别说是唐明杰了,就算梅多和也能大体猜到对手搞那么多股票回去,无非就是等着有负面.消息的时候集中抛售以制造暴跌的态势,好从中牟利。

    那么既然大概猜到了对手的套路,那么准备起来就很简单了。

    因为说到底对方只是故意制造恐慌,并不是和讯公司就真的要破产了,正好相反合约机的销售情况还是很喜人的。所以简单说来,只要自己这边再找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炮制一条利好消息,这种恐慌就自然而然能解决了。

    而中央亚细亚银行是现在印尼最大也是名头最响的私人银行,那么只要和讯公司和中央亚细亚银行合作的新闻出来,不管中央亚细亚银行是不是真的会给和讯公司注资,都能带动股市一片大好,他们要的也就是这个结果。

    只是唯一让梅多和感慨的是没想到唐明杰昨天就已经在着手准备了这个事情,这说明他早就看透了这一切吗?

    梅多和想到这里不由说:“唐教授果然不愧是咱们印尼的骄傲,金融界的权威,我是永远都比不上您,和讯公司现在有您真是最幸运的事情!”

    唐明杰摆手表示谬赞了,其实他心里也还是有点脸红的,他也是沾了周铭的光。

    要说能看透对手的手段并不是他唐明杰,而是周铭,甚至当初他唐明杰也不相信这个事情,也都为此怀疑过周铭,恐怕要不是周铭坚持,他也要被打一个措手不及了。

    正是这样的原因,让他现在面对梅多和的衷心称赞是实在不好意思了。

    “什么幸运不幸运的现在都不重要了,现在尽快准备好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唐明杰这么对梅多和说,在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不管唐明杰说什么,梅多和都不会再有任何意见了,于是他一个劲的说好。

    然而唐明杰准备布置一切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周铭打过来的电话。

    当唐明杰接通了电话又立即愣住了,瞪大了眼睛感到很不可思议。

    因为周铭在电话里对他说:“不要管和讯公司了,你被骗了,那只是一个被暴露的假象!”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