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她能更好
    (鞠躬感谢“老纳法号踏空”、“慧姐6808”和“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随着伯亚纠合托哈和哈里克王子以及东洋人多点出击,对包括尼森公司在内的很多华人企业还有和讯公司都造成了非常大的冲击。

    像淡马锡和其他华人银行的股票都在下跌,各种谣言负面.消息也是满天飞,加重了市场恐慌,而当市场恐慌,所有人都在抛售,反过来也让淡马锡这些企业跌的更狠了,股票下跌也更坐实了谣言的真实性……于此这些华人企业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中。

    为此李光弼郑英弘这些华人的宗族长们不得已各自全部返回族里主持大局,就连唐明杰也要应对和讯公司和华人商会内部非常不稳定的局面。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让周铭这里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午饭过后,苏涵陪着周铭在别墅的院子里散布,他们坐在高大的棕榈树下。

    “真没想到那个伯亚居然还有这么大的能量,这一下几乎就把整个华人宗族给全部笼罩进去了,这真的不是周铭你说的资本世界大战爆发了吗?”苏涵问周铭。

    苏涵是真的很为周铭着急了,作为周铭的女人,她一直都在关注着东南亚这边的局势,她不是不知道全世界的财阀们都在这里悄悄埋下了很多随时准备开战的资金,只是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伯亚,居然就能做到这样吗?

    一巴掌把所有的东南亚华人宗族全给打了,制造谣言抛售股票,各种金融手段齐出,让整个东南亚鸡飞狗跳,就算港城甚至国内都受到了影响。

    而在周铭这里,往常都快踏破了周铭门槛的李光弼他们,最近已经好几天没来了,甚至连电话都没了一个,这不能不让苏涵多想,对手是不是想通过这样的办法故意把周铭给割离出去。

    “要真是资本世界大战,反而不会有这么大的势头了。”周铭说。

    苏涵听这话先是一愣,但随即明白过来,因为如果真是资本世界大战这种规模的动作,那肯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哪可能会这么轻易就搞出这么大阵仗,就不怕出现什么意外吗?况且还有更重要一点,周铭不管怎么说也是和胡安这边联手的,当然这里面的关系程度先不论,至少对手要真搞出了这么大阵仗,胡安就算不打算插手,通风报信总还是能做到的。

    然而现在他们却什么消息都没有,就说明这只是伯亚一个人弄出来的!

    这样的消息让人既庆幸又惶恐,毕竟一个伯亚就能掀起这么大的浪潮,从新加坡到马来西亚再到印尼,几个国家同时抛售上千家公司的股票,这都已经不是一般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

    毕竟有组织的抛售可不是简单的把钱撒出去就好了,那样就是撒币,要必须所有事情都协调到位,比如什么时候抛售怎样抛售,应该抛售的数量,如何配合炮制的谣言带动市场跟随,更需要有下面做事的人时时刻刻盯着,否则要都让伯亚亲力亲为,只怕把他拆成十个也不够用。

    “但就是现在的形势也很严峻了,这就是真正豪门的底蕴吗?”苏涵叹息道。

    周铭这时也点点头说:“是啊,他们这资源优势也是真让人很眼红,我们就只是收购一个和讯公司就搞出那么多事情,真是比不了啊!”

    “但是那个伯亚他们这么做,搞出这么大阵仗,几乎在整个东南亚对付华人宗族的产业,他们自己的压力也不小吧?”苏涵有些犹疑,“难道他们就真的打算这么凭资金实力压垮我们吗?”

    苏涵说到这里小心看了周铭一眼又说道:“我之前接到了唐明杰的电话,他说华人商会那边的压力很大,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要做点什么?”

    苏涵是很小心措辞的,其实要按真实的情况来说,就是这些华人宗族们对周铭的意见相当大了,毕竟现在上千家华人企业被人在股市上狙击,这些人自然而然的就会埋怨是周铭给他们带来的麻烦,也会想要是把周铭赶走那麻烦就可以轻松解决了。

    这些华人宗族,李光弼郑英弘他们这些族长无疑信任周铭,也能明白目前这种局面也并不是周铭想带来的,或者说就算没有周铭,这种局面他们早晚也要面对,甚至比这还会要更猛烈;现在就是有了周铭,反而让情况还在他们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然而大多数人眼光是看不了这么远的,哪怕是什么跨国公司的总裁,手握资产多少亿也一样,一双眼睛就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公司上,碰到了突如其来的麻烦受到了一些损失,就马上沉不住气在族内哭诉了,要求和周铭还有华人商会撇清关系。

    李光弼他们每天就因为这些事情被搞的焦头烂额,他们虽是族长,通过银行和其他投资方式握有家族许多产业的股份,但那些终归还是分出去的,名义上属于其他家族成员所有。

    一个两个李光弼他们还可以强压着让他们听话,但闹的人这么多,再一味的强压就很容易出问题了,只能不断的安抚解释,同时也调动家族资源,帮助这些遇到麻烦的企业,以换取他们的支持。

    “不管怎么说,事情总还是因我们而起的,我们不能看着他们倒霉。”周铭说,“我上午已经和唐明杰商量了,我们会把和讯公司的事情稍稍放一放,先稳住这些华人宗族的局势再说。”

    周铭说着看着苏涵:“小涵这边商会和尼森集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苏涵面对周铭认真的眼神,她十分郑重的点了头,表示自己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随后周铭就带着苏涵去唐明杰那里进行权力移交。

    “我已经很仔细的考虑过了,李王陈郑乃至其他华人宗族现在的糟糕情况,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所以唐会长我和你就先去新加坡解决那边的股市危机吧。在印尼这边的事情就暂时交给小涵处理。”周铭对唐明杰说。

    唐明杰听这话当时就瞪大了眼睛,他甚至还用手掏掏耳朵,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周铭先生,我觉得事情还是要慎重一点吧?我明白你很担心这些华人宗族的事情,那边的情况也的确很糟糕,但我们更重要的还是在印尼这里不是吗?比如说和讯公司还有华人商会。”唐明杰说。

    “我当然明白,所以我安排了小涵来接手这些事。”周铭又说。

    唐明杰皱起了眉头:“周铭先生,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有点,我得重新和你梳理一遍思路。”

    “的确现在伯亚那边掀起了声势浩大的金融攻势,同时对上前个华人企业发起攻击,其中还包括淡马锡这样的巨无霸,这很可怕,但伯亚却不是真的能吃掉这些的饕餮怪兽,事实上我对他能维持多长时间也表示怀疑!”

    唐明杰说:“我很相信现在的情况无论多么惨烈,都只是障眼法,他真正的目标也还会是我们的和讯公司和尼森集团。”

    周铭点头表示知道,周铭也是真的明白,很多人都觉得金融大鳄们随手掏出几百上千万的资金在资本市场里纵横,想搞哪个公司就搞哪个公司,要是钱再多一些去搞一个国家也行,在搞死对手的同时为自己谋利。

    这看起来很爽,可实际上投机却是要担负巨大风险的,简单来说就是现在伯亚在做的全方位抛售华人宗族的产业股票,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说起来要是什么代价没有,一句话就能让东南亚的华人产业崩溃,那也太轻松了点。

    但其实伯亚是通过在期货市场上买了看跌期货,如果把现在的东南亚比成一张赌桌,那么伯亚就在看跌的那一栏里下了重注,其他人看他这么豪气,就也跟着一起下注,就带起了整个赌场的风气,可以说在最后底牌没揭晓之前,大家都认为这场赌局就是看跌的。

    不过要带起这样的风气,撼动包括淡马锡这样的超级企业在内的大企业的股价,所要付出的代价是相当大的,毕竟你每买一手看跌,就需要先支付这一手的费用,而为了让风气持续,这笔钱就必须要不断的投入进去。

    这就像是你要垄断一个菜市场里的鸡蛋价格,就必须要把市场里的大部分鸡蛋给买下来一样,而且你还得持续不断的买下其他农民的鸡蛋。

    但淡马锡这些企业可不是卖鸡蛋的农民,所以伯亚所需要投入的资源只能更庞大,更别说这还只是他的其中一种手段。

    正是这样的原因,唐明杰才说他肯定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那么伯亚还是这么做了,要说他能凭自己打败华人宗族那是不现实的,他这么做看起来声势浩大,但实际上不可能给他们伤筋动骨的。

    所以伯亚必然另有所图,想来想去还只能是和讯和尼森集团。

    “周铭先生,我知道我们要是不做点什么,宗族那边交代不过去,但和讯公司和尼森集团才是重中之重啊!我们可以安排更适合的人来做的。”

    唐明杰对周铭说,他这话已经说的很直接了,他根本不相信苏涵能管理好和讯公司和尼森集团。

    同时唐明杰的学生查侬萨也站了出来表示:“周铭先生,我曾经也管理过大公司,我有经验。并且我这段时间也一直跟着老师,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周铭对此却微微一笑:“我对你们的能力毫不怀疑,但请相信小涵能做的更好!”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