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看你怎么办
    安排好了苏涵来接手和讯公司和华人商会以后,周铭就带着唐明杰和他的几个学生一同启程飞往新加坡了。

    其实当唐明杰跟着周铭坐上飞机以后,他仍然对周铭这样的安排表示怀疑,因为在他看来无论如何自己的几个学生都要比苏涵那个女孩要更靠谱的,不过凭着他对周铭的信任,最终他还是接受了这个让他很费解的安排。

    希望一切顺利!

    随着航班起飞,唐明杰默默的在心中祈祷着。

    而随着周铭和唐明杰的航班离开达加,伯亚那边也立即得到了这个消息。

    “哈哈!周铭这个可恶的家伙终于还是沉不住气离开达加啦,我还以为他那么有本事会赖在这里不走了呢!更听说他居然是把他身边的情人留下来照看和讯公司和华人商会,这更是愚不可及的做法!伯亚先生您的猜测果然还是那么睿智,说他会在这两天走,他必须就会在这两天滚蛋!”

    电话里托哈十分亢奋的说着,甚至听他的声音就仿佛能看到他在电话那头手舞足蹈的样子了。

    不过这也难怪,就周铭在印尼的这段时间,从排华浪潮直接绑架他再到搞出什么合约机项目,搞的印尼经济一片风雨,让托哈恨得他牙痒痒,偏偏受制于国际影响,伯亚也不支持他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他还不能做出太过分的举动,只能陪着伯亚玩些资本手段,结果还一次次的失败。

    现在因为伯亚的全面出击,周铭终于坐不住的离开印尼了,压抑了这么长时间的托哈怎能不欣喜若狂呢?

    此时此刻伯亚正在和托哈、哈里克还有东洋人山本桥通电话会议。

    “要我说周铭这个家伙的离开是必然的,现在所有的华人企业都受到了冲击,就算他能坐得住,那些华人宗族也不可能允许他这么置身事外,如果周铭不采取行动去帮他们稳定局势,他们之间的裂痕就会产生,但要是周铭离开了,就留给了我们一个天大的破绽,可以说他根本没有选择!”

    山本桥说道,相比托哈的兴奋,山本桥就显得冷静许多,只不过在他冷静的语气中还是不免带着一丝骄傲的得意。

    而哈里克则很任性的说:“什么原因我并不想知道,只要那个家伙能倒霉就是我最想看到的结果!”

    “不过话说回来,周铭这个家伙可真沉得住气,居然这么长时间才离开,他难道不知道我们造出这么大的声势要耗费多大精力吗?真是该死的家伙!”山本桥还恨恨骂道,“不过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么伯亚先生,现在印尼这边就只剩下一个蠢女人,我们就赶紧动手吧,那个周铭现在在飞机上,根本联系不到,就算到了新加坡,只凭电话也根本说不清楚这边的问题,只要我们现在动手,和讯公司和华人商会就和他没关系啦!”托哈说。

    “我很想马上搞垮了和讯公司然后接收他的家当,一个狗屁合约机,居然敢和我抢通信市场吗?真是不知死活!”哈里克骂道。

    电话里托哈、山本桥和哈里克三人讨论的不亦乐乎,这边伯亚就这么听着,突然说道:“好了你们都先停一下吧。”

    托哈他们现在都在兴头上,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伯亚先生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们都先停一下,这里做决定的是我,也只有我。”伯亚说。

    只是简单一句话,但听在托哈他们耳朵里却让他们浑身一紧,然后一个个都闭上了嘴,纷纷表示他们都得意忘形了,他们都听伯亚的安排。

    伯亚对此很满意:“你们都记得就好,刚才我听你们说周铭留下一个女人在这边是败笔吗?难道在你们眼里周铭就是这么不小心的人,还是你们觉得我就那么蠢,会在这种蠢货手里吃亏?”

    这句反问把托哈他们吓坏了,他们急忙表示他们并不是这个意思,他们认为是伯亚的决策太高明,才逼迫得那个周铭不得不做出这种选择,其实那个周铭很厉害,只是伯亚还是比他更厉害!

    伯亚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他随后说:“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不管对手是谁,我们都必须拿出最慎重的态度。”

    随后伯亚又给托哈他们布置了一些任务就挂断了电话。

    伯亚站起来走到窗边,外面一位佣人正在打扫卫生,伯亚的表情一下狰狞起来咬牙切齿的自语道:“该死的混蛋,以为赢了我一两次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吗?居然留下一个女人在这里,那么我会让你后悔的!”

    伯亚说着却又冷笑起来:“不过就算我不动手,一个女人恐怕也难以服众吧。”

    ……

    苏涵在机场送走了周铭,她就返回了达加,她先来到了和讯公司,因为在周铭的布置里,和讯公司是一个关键,毕竟只要合约机能一直有条不紊的开展下去,不管伯亚他们如何针对尼森集团这些电子企业,都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不过当和讯公司的董事长梅多和得知居然是一个女人来代替唐明杰接手和讯公司的工作,他当时就气到跳脚。

    “这简直太过分了!你们以为这是什么过家家的游戏吗?这是和讯公司,我是这里的董事长,我不会允许你们这么随意瞎搞的!”

    梅多和当着苏涵的面就这么咆哮起来,在他看来这就是对他的侮辱,之前唐明杰对这里指手画脚他就已经很不满了,不过碍于唐明杰本身的身份,再加上他提出的合约机也的确拯救了和讯公司,所以他尽管再如何不满,多少也能听他的话,让他来管理和讯公司,但现在找一个女人来是怎么回事?这是瞧不起和讯公司还是瞧不起他梅多和?

    “只不过提出一个合约机项目,你们就以为这和讯公司就成了你们的私有财产,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吗?我告诉你,我绝不允许!”梅多和说道。

    “我知道你很不满意,但你可以试着信任我看看,就像你当初信任唐明杰教授一样,你会发现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苏涵试着解释。

    但梅多和显然并不接受,他狠狠一摆手:“去特么的试着信任,我告诉你这个花瓶,这里是和讯公司,不是你们家的后花园!”

    苏涵皱起了眉头:“那么梅多和先生我也告诉你,我现在并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通知。”

    丢下这句话苏涵就请梅多和离开自己的办公室,梅多和被苏涵的保镖赶出了办公室,他在外面气到要发疯了:“该死婊子,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这个和讯公司是我的你夺不走!”

    办公室里苏涵表情凝重,虽然周铭当初在和她提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她就有了心理准备梅多和并不会那么乖乖听自己的话,但却没想到他的反弹居然这么大,看来自己在和讯公司的任务并没有那么轻松了。而和讯公司还只是个开始,那华人商会那边呢?

    苏涵想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瞬间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更大了。

    随后苏涵甩甩头,决定不去想那么多,先把和讯公司给稳住再说,她觉得梅多和既然敢在自己面前那么放肆,他肯定还会找更多的茬。

    事实也的确这样,当苏涵才开始熟悉这个公司的业务流程,梅多和找的事就来了。

    “女士,这里是滨海营业店昨天的营收,并且他们汇报说岗巴地区的设备年久失修需要申请总部更换,同时那边的合约机也很缺乏,需要补充。”

    “受到尼森集团股价变动的影响,我们和讯的股价也受到了很严重的冲击,很多股东都要求退股召开股东大会,我已经整理出了上个月的财报,请您审核签字,我们可以先发给所有股东。”

    “丹卜禄地区昨天发生火灾,那边的消防部门在进行火灾隐患排查时发现我们的线路和转换器都存在火灾隐患,要求我们限期整改,丹卜禄地区营业厅申请资金。”

    “这是上个月的员工工资表单,请您核对签字,我们好和银行对接。”

    一个一个和讯公司的中层干部像赶集一样都来到了苏涵的办公室,并都带来了事情,不一会苏涵的办公桌上就摞了厚厚一沓文件。

    这毫无疑问就是梅多和搞的鬼,甚至当这些干部去到苏涵的办公室里,梅多和就在外面看着这一切,他的脸上洋洋得意。

    要知道这些事情就算是他处理起来也很麻烦的,而且梅多和还多了一个心眼,专门找了一些和数据有关的事情,这样就算那个女人还有点本事,在不了解和讯公司的情况下,也很容易出问题。到时候要么乖乖找自己商量滚出公司,要么就等着出娿问题被自己光明正大的赶出公司。

    不论哪一种自己都是最后的赢家,梅多和太为自己骄傲了,只有自己才能想出这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你这个娘们不是要权吗?那我就给你权好了,我就把这些事情都给你,我看你能怎么办!

    梅多和心里这么想着,他似乎已经可以看到那个女人被这些事情搞到焦头烂额最后落荒而逃,最后还是自己出来挽回这个局面了。

    “就让我好好教教你吧,一个公司可不是泡杯咖啡坐在办公室里吹空调就能搞好的,女人还是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张开.双腿就行了,这些事情哪是你能处理的!”梅多和冷笑着说,“看你怎么办!”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