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走可以请拿钱
    电话里这声喊就如同一声平地而起的惊雷,让李天明浑身一晃,当时眼前一黑就没晕过去,他怎么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这周铭是上帝吗?怎么说他的联合银行出问题就果然出了问题?

    现场所有人都看着李天明,尽管李天明的手机并没有开免提,他也竭力保持了自己的镇定,可今天能来这里的哪个不是眼光毒辣,只是片刻的反应就足以让他们猜到真相。

    “不会吧,李天明的联合银行真出事了吗?这是不是太玄幻了,据我所知联合银行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和阿拉贡银行合作了,甚至也参与资助了西班牙鲁尔商学院关于经济领域好几个重要课题的研究,就是这个原因在这次事情中联合银行的损失是最小的,怎么这个周铭说出事就出事了呢?”

    “还记得他们说中午的时候私底下找过李天明,或许从那时甚至更早一些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准备了。”

    “可就算再怎么准备也不能说一下子就拿下联合银行吧?除非他能得到西班牙那边的支持,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别忘了这个周铭他刚刚才说自己也不是软柿子,或许他背后还站着其他人,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也是杀鸡儆猴,就是故意做给我们看的,总之不管怎么样,这个周铭都不是我们能惹得起了……”

    旁边这些人你一句他一句的嘀咕,听在李天明的耳朵里让他很是抓狂,他心里很慌,因为局势似乎开始有点不受他控制了。

    今天对我是很重要的,我好不容易给你设了个局,我可不会让你得逞!

    李天明心里这么咬牙切齿想着,他突然猛的抬头起来看着周铭说:“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但你别想就这么吓唬我们,我们李家的人可都是吓大的,逼急了我们就鱼死网破,我们带着我们的产业离开李家,让这个李家见鬼去吧!”

    这是李天明屡试不爽的杀手锏,他很清楚李家就是要有这么些企业聚合在一起才叫宗族,要是他们真的带着他们的产业离开了李家,只怕这个李家就也分崩离析了。

    正是李天明清楚这一点,他才敢一直拿这个要挟李光弼,李光弼却没任何办法;说到底李光弼还是这个李家的族长,总是要维护这个李家的团结,不能让他散架,至少是不能在自己手上散架的。

    李天明志得意满,认为这是个无解的命题,但他却没想到,他这一次面对的并不是李光弼,而是周铭。

    面对李天明的强势要挟,还有身后其他人反应过来的附和,周铭只是冷冷一笑说:“那么你们就走吧。”

    李天明一下愣住了,他没想到周铭居然会这么说,不过他也很快反应了过来,马上接着周铭的话头往下说道:“什么你居然要我们带着产业离开李家吗?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李光弼叔叔你就纵容这种人在这里胡说八道吗?你们这分明是要毁了李家!”

    就连李光弼也看着周铭一脸不解,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周铭示意李光弼稍安勿躁,他随后又说:“不过据我所知所谓你们的产业,其实都还有很大一部分股权是在宗族里的,所以你们要带着你们的产业离开李家我不反对,甚至还很支持,但是前提你们要支付清楚这一笔钱,把宗族的这些股份全买回去。”

    周铭看着李天明:“既然你要带头离开李家,那么你就给你的这些兄弟姐妹们打个样吧,你的联合银行有四分之一的股份在宗族,按照现在的市值计算超过五百亿卢比,那么就请你先准备好钱吧。”

    “还有后面那几位。”周铭又说,“刚才听你们是叫的最响亮的,那么也请你们跟着李天明先生一起吧。我不了解你们手上究竟有多少产业,不过几家主要的地产和投资银行我还是知道的,而这些产业也有四分之一的股份在宗族,那么也请你们马上准备好超过三百亿卢比的钱吧。”

    随着周铭这番话,这几个人包括李天明的脸都涨成了猪肝色,显然这个要求是超出他们承受能力的。

    “你们这是抢劫,哪有你这么做的,李光弼族长,这就是你合作的人吗?”

    李宗平大声嚷嚷道,他不敢对周铭多说什么,不过却把矛头转到了李光弼那里,可周铭早就料到了这一点。

    “我呵呵了,你们这是想耍赖吗?想走又不想给钱?”周铭问。

    “我们给什么钱?我们的产业都是我们自己奋斗出来的,凭什么还要给你们钱,你们这是明抢!”李昭随后还对其他人说,“你们都看到了,这就是他们的嘴脸,恶心至极!”

    这时周铭却一改刚才温和的语气,突然拍桌子道:“胡说八道!你们难道都忘记了,你们这些产业分明就是继承宗族里的,是李家给了你们的钱,才让你们有资本把自己的产业做大的,如果没有宗族的钱,你们拿什么扩大公司规模,拿什么上市,全靠银行贷款吗?恐怕你们连每个月的利息都还不上吧?”

    “当初亏本经营的时候一个个跟哈巴狗一样天天跑族里来要钱,现在又说都是你们的奋斗成果,你们还要一点脸吗?”周铭说。

    在周铭这番训斥下,李宗平和李昭还有后面所有的家族成员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周铭慢慢走到李宗平和李昭面前:“既然你们都那么想要离开李家,那么就赶紧拿钱吧。”

    “我不会拿钱的,你凭什么让我拿钱,李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嘴!”李宗平咬着牙说。

    李昭则转身对其他人说:“大家都听到他刚才说什么了,我们离开李家就要拿钱,可如果我们都拿了钱,恐怕搬空新加坡和印尼的金库都不够吧,他们这根本是在扯淡!”

    李昭这话提醒了其他人,让他们想到他们李家可是东南亚最富裕的宗族,他们的产业总值很高,如果现在一下子要全部变卖,那就几乎要把东南亚的流动资金给抽调一空,或许还都不够。

    不过周铭这时却说:“你特么有毛病吗?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他们全都变卖产业股份了,这是你们的事情,他们全凭自愿,我不仅不强迫他们,甚至我还要和他们谈合作。”

    周铭随后对他们说:“我在华夏国内有一个娃娃笑的产业,或许你们有人听过,那是我两年前收购的一个罐头厂,然后包装成了八宝粥,现在做成了首屈一指的食品企业,那么你们要不要分一杯羹呢?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帮你们牵线搭桥去华夏投资建厂,打开这个拥有十亿人的市场。”

    现场一片哗然,这些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周铭并没有对他们多解释什么,事实上也并不需要解释,或许他们仍然还对国内有很大误解,但这都没有十亿人的市场更重要。对于资本家而言,只要有足够大的利益,就能让他们放下成见。

    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尤其周铭还举了一个娃娃笑八宝粥的例子,让他们觉得既然一个罐头厂都能做到这样,他们这些老商人怎么能错过。

    于是当即有人表示:“周铭先生能跟您合作真是太好了,我们会支持李家跟你合作的。”

    而有了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也就顺理成章了,然后这些人纷纷围到周铭身边表示他们会支持李光弼支持李家跟他合作的。

    这让李天明瞪大了眼睛,他简直都要把鼻子给气歪了,他指着这些人怒骂道:“你们这些见利忘义的混蛋,就这么一点蝇头小利的空头支票就把你们给收买了吗?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周铭却说:“这可不是什么蝇头小利,我还会支援他们很大一笔钱,并且还有跟阿拉贡银行还有更多西方财团合作的机会。”

    周铭这番话让李家这些人更激动了,他们纷纷指责李天明道:“什么叫收买谁被收买了?你这个家伙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我们本来就是支持李家跟周铭先生合作的,都是你这个家伙一直在这里挑拨离间,我们只是看清了现实!”

    还有人说:“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根本就是有自己的野心,你一直想取代李光弼成为李家的族长,但就你这种眼光,一辈子都不可能!”

    这些话一句一句让李天明气的捶胸顿足要吐血了,可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只能招呼李宗平和李昭离开,并撂下狠话:“你们这些混蛋都给我等着!”

    然而李宗平和李昭却并没有跟他一起离开,反而也腆着脸来到周铭面前。

    “周铭先生,我们现在也彻底认清了李天明那个家伙的真面目,我们也都很支持李家跟你的合作,是不是这次也帮帮我们呢?”

    “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带着产业离开李家,我们刚才只是被李天明给骗了,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李家给的,离开了李家我们就一无所有了,我们是不可能离开的。”

    李天明站在门口回头看着刚才自己坚定的支持者,现在却像狗腿子一样围在周铭身旁,顿时眼前一黑要撞墙了。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