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堂吉诃德式
    餐厅里的气氛十分微妙,原本是被打脸过来道歉的李天明很坦然的跪拜在那里,反而是李光弼和唐明杰这边拿他没什么办法了。

    这一手以退为进直接把李光弼给顶到了墙上,让他唱黑脸也不是唱白脸也不是十分头疼。

    你说原谅他吧,这么一个明显是枭雄性格的人,完全是与虎谋皮,天知道等他苟过了这段时间会做出什么事来,又或者他就是在等你放松警惕;但要说继续追究不给他任何机会,直接收了他的产业把他赶出家族,他都已经把姿态摆的这么低了你还那样做,就太说不过去了,传出去会丢了人心的。

    李光弼和唐明杰想来想去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要不就干脆赶走算了,这种留在李家真的太危险了。

    如果只是李光弼自己,他恐怕就这么决定了,毕竟这种枭雄性格不是他能驾驭得了的,或者说这种性格这种人,他只会暂时蛰伏,不可能真的有人能驾驭得了,所以还是赶得远远的为好。至于这么做会不会让宗族里其他人因此有种兔死狐悲的寒心,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总比在自己身边放个不定时的炸弹要好。

    但现在周铭还在这里,因此李光弼最后还是把目光投给了周铭。

    唐明杰也看向周铭,想知道周铭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选择。

    周铭也低头看着李天明,然后重重叹了口气:“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呀!”

    简单一句话让三个人懵逼,不管跪拜在周铭面前的李天明还是等着听周铭答复的李光弼和唐明杰,他们都在脑中设想过周铭可能会的应对方式,却怎么也没想到周铭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没头脑的话。

    还是不明白什么?或者说李天明他应该要明白什么东西?

    随后周铭让李天明抬头起来对他说:“可能你并不知道,中午我私底下约你其实是真心想跟你合作的,因为我并没有仗势欺人的习惯。”

    这番话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但事实就是如此才是最骚的;周铭几个电话打出去,就直接打死了李天明的公司,这可不就是仗势欺人吗?

    原本李天明就跪拜在那里,现在听到这话他整个人都要贴到地上了说:“很抱歉周铭先生,我那时真的太天真了,我就不应该去幻想自己能做什么,那种想法本身就是对周铭先生您最大的侮辱。”

    “所以我才说你还不明白。”

    周铭叹口气摇摇头,那种发自内心的惋惜和失望让人抓狂,如果可以李光弼和唐明杰都恨不能掐着周铭的脖子逼他说出来;而李天明尽管还跪在那里,但不难想象他的眼里肯定也是一片不明所以的迷茫。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周铭说,“曾经有个人,他以为自己是一名高贵的骑士,时常行走天下行侠仗义,甚至还和风车搏斗……”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天明就说道:“尊敬的周铭先生,您说的是堂吉诃德的故事吗?”

    自己的话被打断,周铭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微笑道:“看来你知道这个故事,那么你的敌人是谁,风车还是巨人?”

    李天明浑身一震,显然周铭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他无所适从了。

    “我不明白周铭先生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我并不是堂吉诃德,我……”

    李天明跪拜在地上回答着,不过这一次周铭却脸色一板直接打断他道:“你在说谎,你明明就知道我在说什么,如果你不是堂吉诃德你现在在做什么?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李天明这下再也装不下去的抬起了头,但他看到在周铭的眼睛里却是一片淡然。

    “不得不说你这一手以退为进用的非常精髓,明明下午是你吃了亏,可能还会被秋后算账,但是你主动回来道歉不仅避免了,反而还能把对手给顶到墙上。”

    周铭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但是你有想过一个问题吗?你所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你自己觉得的很好,但实际上呢?就像堂吉诃德跟风车作战一样,就算他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剑术并且他的每一个选择都没有错,可那又能怎样,他就能战胜风车巨人了吗?”

    “而李天明你现在做的就是堂吉诃德的翻版,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仇恨,只是你自己人为的把自己放到了我们的对立面上,并且还拼尽全力竭尽脑汁,这不就和跟风车战斗的堂吉诃德一样,是很可笑的吗?”

    周铭最后说:“今天我几个电话就能毁了你的公司难道还不能让你清醒一点,让你明白你是在跟一个不可能打倒的风车在战斗,你只是在幻想战斗吗?你觉得自己是在忍辱负重,你觉得自己是个枭雄,但你却忘记了这根本是你自己的精神病罢了!”

    李天明身形一晃,整个人突然变得茫然颓废了,之前哪怕是周铭几个电话毁了他的公司,在宗族祠堂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他的脸,他那么丢人的离开,他都没有气馁,可是现在,他却泄了气。

    难道自己真的那么可笑,一直拼命是在和自己的幻想战斗吗?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

    周铭向他伸出了手:“起来吧,其实我很能理解你,毕竟你这辈子能走到这一步很不简单,从旁支到李家管事,这也算创造了奇迹,所以你会很容易把所有人都当成对手,这是一种神经过敏的表现。现在你既然到了这里,也那么想留下来,那么就留下来吧,只是不要再把我们当成巨人了。”

    “周铭先生您……”

    李天明看着周铭伸出的手他的眼睛湿润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会这样。

    的确一切正如周铭所说的那样,自己由于出身旁支甚至还是过继过去的私生子,自己从小就受够了委屈和侮辱,所以这也让自己变得敏感不再相信任何人,本能的会把所有人都当成对手,不惜一切手段。

    然而现在听了周铭刚才那番话,李天明才恍然有些明白,自己之前那种做法完全就是堂吉诃德式的逗比,偏偏自己还引以为傲,简直蠢爆了!

    再看向自己伸手的周铭,李天明似乎都看到他身上带着能闪瞎狗眼的圣光光环了。

    “周铭先生对不起我错了!我愿意把自己的产业全部捐给宗族!”李天明又跪拜下去说。

    我曹这特么也可以吗?

    李光弼和唐明杰看着这一幕有点风中凌乱,他们没想到这个结果,虽然李天明这一幕很眼熟,但很显然现在李天明这样做的态度和一开始是完全不一样,是真的对周铭心悦诚服了。

    就这么简单,周铭就说服了李天明?就算你是周铭,但这也太扯了吧?

    相比李光弼和唐明杰的凌乱,周铭则松了口气,其实他也是在赌,他觉得像李天明这样的人肯定是相当偏执的,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他根本忍受不了从小到大的欺负,更做不出现在这种以退为进的事情。

    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就得一巴掌打碎他的认知,然后把他引导向你需要他想的方向。

    这种办法对一般人是肯定行不通的,面对什么堂吉诃德的故事只会一笑了之,但李天明却会钻这个牛角尖。

    事实证明周铭对了,李天明果然认识到了问题,直接向周铭真诚道歉了。

    “既然知道自己错了,那么就不要再跪着了,快点起来坐这里一起吃饭吧,想你这么着急过来肯定还没吃饭吧。”周铭说。

    李天明下意识要拒绝,不过随后想到周铭刚才的话,他才起身,不过却像小朋友一样很谨慎的坐下,很怕自己会做错什么。

    等李天明坐下,周铭让管家给他拿了一副碗筷,并且还好心给他夹菜。

    “其实李天明你是一个很聪明也很有韧性的人,如果你能踏踏实实的做事,不要总想着把别人当对手,总想着把别人踩在脚下,你以后也会有很了不起的成就。毕竟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总是把眼光盯着自己面前的这一摊事,那也太小家子气太没出息了。”

    周铭接着对李天明说:“就像现在,你们的产业受到一点损失你们就不能接受,但是我却能愿意为你们做这些补偿,就是因为我比你们看的更远。”

    “其实不说眼光不眼光的,就单说这个事情本身就很值得商榷,毕竟现在摩根财团的抛售已经开始,所有产业缩水的市值已经产生,这个时候即便你们再和我保持距离那些损失也回不来,更别说摩根家族要是在这次的事情里尝到了甜头,谁能保证他以后不会再来一次呢?到那时还要和谁保持距离呢?”

    周铭说:“当然我也知道大多数人这么做并非是真的想解决问题,而只是想逃避,毕竟要是正面和摩根家族刚会有损失,谁都不愿意,但要只是单纯的和我保持距离,却相对简单,所以他们也会很堂吉诃德式的把我视为敌人;更别说还有很多人就像老鼠一样,外面见到了谁都怕的要死,只敢在自己窝里横……”

    李天明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听着周铭的话,时不时的认真点头,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恐怕他都要仔细做笔记了,因为在他听来周铭这些都是让他恍然大悟的真理。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