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起来吧
    (鞠躬感谢“慧姐6808”的月票支持!)

    “唐会长,恐怕你作为印尼最权威经济学教授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李组长,恐怕你作为东南亚最大宗族的族长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李家宗祠的客厅里,李光弼和唐明杰各自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愣愣一齐憋出这么一句近乎完全相同的话。

    这个时候周铭和李天明早就吃完饭离开了这里,不过李光弼和唐明杰却仍然坐在这里,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有一段时间,但带给他们的震惊却仍然没减退。

    以他们的聪明,当然很快猜到了整个事情的原委,知道周铭究竟是依仗什么让李天明做出了转变,可即便知道了却还是然并卵,他们很清楚就算再给他们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们也做不到周铭这样,甚至连接受李天明的决心都未必能下的了。

    “李天明是一个心智非常坚韧的枭雄,面对他这样的人,其他人就算知道该怎么做,也做不到像周铭先生这样这么简单说服他。”唐明杰说,“不得不说,周铭先生永远都能给我们带来不可思议的惊喜。”

    李光弼则苦笑道:“我觉得要是能把刚才周铭的那番话记录下来就好了,那是非常了不起的,搞不好也能成为后世豪门的必读书籍。”

    他话音才落,旁边李宗霖立即接话道:“父亲您放心,我已经全部记录下来了。”

    面对自己儿子这么老实的回答,李光弼险些没一口气背过去:“看来你真的是出息了吗?居然会自己主动做这种事情,你是觉得李家不行了,可以不要李家的尊严了吗?”

    李光弼是真的要被气死了,我擦了个擦擦,要不要这么愣啊,难道你看不出我就只是那么说说而已,并不是真的要记录吗?刚才大家都在这里,你这么老实就记录他的话,你老爸和这位唐明杰教授都不要面子的吗?

    而且你可是李宗霖啊,李家未来的接班人,那么崇拜一个外人,连对方的一言一行都要这么老实的记录下来是什么鬼?李家可不能成为别人的附庸啊!

    李光弼要气的一巴掌拍死自己儿子,唐明杰显然也看明白了眼前的情况,他对李光弼说:“周铭先生不是一般人,宗霖多学习学习也是好的。”

    唐明杰这话只说了一半,却已经提醒了李光弼,是啊李家也很需要能出一个周铭这样的人物,虽然李宗霖只是记录下周铭的这些话,肯定学不到周铭的真谛,但能学到一些皮毛对李家来说也足够啦!

    想到这里,李光弼随后又说:“宗霖你做的很好,你要把周铭先生的这些做法都记录下来,然后熟读记在心中,就算一时半会理解不了也没关系,只要记得多了总会有用的。”

    唐明杰李宗霖:……

    他们都很无语,老大你这转变也太快太明显了吧,刚才说好的李家的尊严呢?

    不过当然他们都很聪明的没有多说什么,今天这个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他们随后也都各自回去休息了,因为他们都明白李家的事情只是周铭来新加坡的第一步,只是说服了一个李天明还远远没到解决了问题能放松的时候,东南亚的华人宗族也远远不止一个李家。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周铭才刚刚起床,东南亚另外三大华人宗族郑英弘、王玉良和陈永庭就来到了李家。

    他们来的目的周铭不用想也知道,无非就是他们了解了昨天的事,知道周铭很干净利落的解决了李家的问题,他们也希望周铭能尽快帮他们也解决他们各自家族的问题。

    “周铭先生,我们郑家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还请您移步郑家,我们郑家宗祠都是当年郑和下西洋时在这里驻扎过的官邸,现在周铭先生您过去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您也非常伟大!”

    郑英弘首先说,王玉良和陈永庭也不甘示弱:“周铭先生我们知道您昨天已经很累了,不过我们更知道解决我们的问题才是重中之重,所以我们不敢耽搁任何一点时间。我们王家和陈家更多的资源才在新加坡这边,并且我们也为今天准备了很长时间,请周铭先生先去我们那边吧!”

    他们这些话让李光弼和唐明杰都表示很尴尬,大哥,阿谀奉承也要有个底线吧?况且周铭是个人又不是超人,所有家族的情况都不一样,哪有那么简单过去就能解决的。

    唐明杰的身份尴尬不好发表意见,李光弼则委婉的表示:“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迈得大了很容易扯着蛋,我能明白你们的急迫,但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我相信周铭先生也早有他的安排。”

    面对李光弼这番话,郑英弘他们三人都不说话了,其实李光弼说的这些他们心里也都清楚,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周铭能这么简单解决李家的问题,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

    首先李天明的身份还有他从小到大的经历,对于一个很能抓心理的人来说,很容易对症下药;然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之所以从李家开始,无非就是他们做了最多的准备,在准备好的情况下,有这个结果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现在你们却这么争抢周铭去你们那里,就好像只要周铭到了事情就能马上解决了吗?那你们也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郑英弘他们三人显然也都明白这一点,李光弼说完他们都低下头不说话了。

    不过周铭这时却说:“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就把你们的人都一起叫来吧,我给他们一起开个会,把事情一起解决了吧。”

    这话说的李光弼当时就要跳脚骂娘了,特么我是在帮你说话,你懂不懂啊?

    本来在没怎么准备的情况下要解决一个宗族的事情就很难了,现在你还要三个一起来,你真当自己是内裤外穿的超人了吗?

    就连唐明杰这时也不得不开口劝道:“周铭先生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欠考虑啦?”

    周铭告诉他们:“放心吧,有了李家的经验,我大概也能明白这些家伙们都是一种什么心态了,所以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怎么都应该严谨一点吧?

    李光弼和唐明杰这边还想着怎么再劝周铭,那边郑英弘他们则飞快答应了下来,仿佛他们对周铭有种超越一般的信任,实际李光弼和唐明杰却明白他们不过就是想赶快把这烦人的事情给丢出去罢了,至于周铭这边怎么想怎么解决,那不是他们考虑的。

    这么想听起来有点不太负责,但却是任何人在情急之下都最容易做出的选择。

    既然周铭这边发话了,郑英弘他们三人就都回去准备了,他们走后,唐明杰叹口气对周铭说:“周铭先生你太着急了,我知道你一直都担心印尼那边的情况,但很多事情真不能这么着急的!”

    李光弼也说:“是啊周铭先生你根本不了解王陈郑他们三家的情况,怎么能随便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周铭先生你不了解南洋四十八姓的情况,虽然我们李家是东南亚最大的宗族,但我们实际上是团结最紧密,也是权力比较集中的,或许有李天明这样的人,不过总体来说,大部分核心成员还都是或多或少受制于宗族的,所以才能那么容易解决,可其他宗族的情况就没那么简单啦!”

    李光弼随后给周铭科普了一下其他宗族的情况,首先是郑家,或许是海盗起家的缘故,在整个南洋四十八姓里,郑家的家规是最草莽和随意的;正是这样,郑家很松散,郑英弘名义上是族长,但实际上族内却还有三个掌握了很多资源的家长能和他公然叫板,这次也是这些人在鼓噪,由于宗族对他们的制约很小,郑英弘拿他们也没什么办法。

    王家陈家尽管没郑家这么严重,但问题也不小,王玉良和陈永庭是族长,但宗族里山头林立,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甚至还有全世界各地的宗族,几乎就是各管一摊,平时只知道朝宗族伸手要钱,到了红利分配的时候就各种哭穷,碰到了麻烦也都把矛头指向宗族。

    “这一次事情看起来好像是由于家族产业市值缩水所引起的问题,但实际上却是宗族矛盾的集中表现。”

    李光弼说:“你能拿着股份这些东西要挟李家的人,他们不可能真的拿出那么多钱来赎回自己产业的全部股份,再加上李天明归根到底还是旁支,矛盾没那么深,但是王陈郑他们三家就很麻烦了。”

    “所以周铭先生要不还是把郑英弘他们三人追回来,先不急着去解决他们各自宗族的问题,还是等一个一个了解清楚了再说?”唐明杰提出建议。

    周铭想了想,他能明白李光弼的话,而且也知道李光弼说的就这么麻烦,实际问题只会更大。

    最终周铭做出了决定,他摇摇头说:“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先把那些人叫到一起开会看看他们的情况再说吧,毕竟亲身体会总比自己对着冰冷的材料研究要更靠谱。”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