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很乐观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到了第二天上午,周铭和唐明杰李光弼来到三保会议中心,这不是新加坡最大最好的会议中心,但却是完全由华人控股的会议中心,所以王陈郑三家选择在这里给周铭开会。

    仅仅一天的时间,王陈郑三家就组织好了家族成员来新加坡开会,是有些出乎意料的,原本怎么都以为会要一个礼拜甚至更多的时间,毕竟这是三个宗族那么多产业的协调,并且还有最重要一点,就是这三大宗族并不像李家那样有宗族的绝对权威,很多在自己产业做大以后都会自成一系,对于宗族的态度就是看心情的。

    就像是春秋战国时期秦国齐国这些诸侯国对待周王室的态度,尊你一声周天子,只不过是给你面子还需要你这块招牌,实际心里根本没拿你当回事。

    “而且这一次过来开会的也都是各派系的主要人物,并不是随便丢几个人出来糊弄的,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唐明杰了解情况后有些担心的对周铭说。

    李光弼也提醒周铭:“的确这个事情有点太不一样,可能会有什么阴谋。”

    周铭对此却无所谓的笑了:“能有什么阴谋,那我就正好见识见识。”

    周铭说着走进了会议中心,李光弼和唐明杰对视一眼也都没再多说什么了,毕竟现在他们都已经到了门口,难不成现在离开吗?那可太丢人了,只能不管龙潭虎穴先进去闯闯了,只是他们心里却越来越担心了。

    就是这种担心,唐明杰询问李光弼:“你说周铭先生他这么做真没问题吗?”

    李光弼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其实如果要是其他人,李光弼可以很确信的表示这是不行的,不过做决定的是周铭,他就没办法判断了。

    唐明杰接着说:“我知道周铭先生一直都很自信强势,也是这种自信强势让其他人新生忌惮,所以更应该让他的这种自信强势保持下去不能被打破,至少不能现在被打破。”

    李光弼一下猜到了唐明杰的意思:“所以你是想说我们帮他做一些准备,好应对可能的意外情况吗?这么说你对马上要进行的会议并不乐观。”

    唐明杰苦笑一下反问:“难道先生你很乐观吗?”

    李光弼先是一愣,随后无奈的笑了,的确眼下王陈郑三家的人这么齐心的都到了这里,天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这时一直跟在后面的李宗霖,一路听着他们的对话,忍不住插话道:“我想说难道就不可能是王陈郑三家的人都害怕周铭先生,在得知了我们李家发生的事情以后不想和周铭先生作对,所以才这么配合吗?”

    李光弼皱起了眉头很不高兴的回头:“宗霖我知道你很崇拜周铭先生,但请你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你根本不了解王陈郑三家的那些家伙有多难对付,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南洋四十八姓这半个世纪以来就召开过两次全体会议,上一次还是在三十年,就是因为协调这些家伙非常困难。”

    “我也承认周铭先生很厉害,但要说他随便出场就能镇住那些家伙,是绝对不可能的!”李光弼很斩钉截铁的说。

    唐明杰也说:“宗霖请相信我们,我们不是看不起周铭先生,正好相反我们是非常信任周铭先生的能力,或者说我们现在的担心,都是想为了能让周铭先生的事情做的更好,不希望他的神话被打破。”

    李光弼瞪着李宗霖:“好好想想吧,传奇之所以是传奇,是他能顶住压力,而不是把别人都看成白痴,没有人会那么简单按照你的意愿做事,你根本不了解周铭先生可能要面对的压力有多大!”

    唐明杰劝他不要发那么大脾气,李宗霖毕竟经历不够,很多事情看不清楚,待会进了会场就能明白了。

    随后他们跟着周铭走进了会场,这是三保大厦最大的一个大型多媒体会议厅,是一种类似阶梯教室一样的布局,里面足可容纳上千人一起开会,而当他们走进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坐满了人,显然王陈郑三家的人都已经到了,就等着周铭他们了。

    李光弼和唐明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形势更加严峻了,他们一定要小心谨慎,周铭太掉以轻心,根本看不到危险,那么就只能靠他们了。

    李光弼和唐明杰都绷着脸跟着周铭坐下,感觉自己的肩上挑了沉重的重担,然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周铭当仁不让的坐在了最中间,他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人开口道:“非常感谢大家来到这里,我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铭,相信你们对我多少都了解一点,也都明白我今天召开这次会议的原因,就是因为之前的股灾,让各个宗族都蒙受了很大的压力。”

    “在这里我并不想说你们做错了,毕竟那些都是你们辛辛苦苦做起来的产业,你们肯定都很珍惜,有任何损失都会让你们心痛,但是我只有一个问题。”

    周铭伸出一根手指:“你们为什么要把压力丢给宗族呢?的确你们的宗族跟我合作是造成事情的诱因,但你们不去找摩根家族的麻烦,不去想办法解决目前的问题,却闹着要宗族断绝和我的关系,这是什么道理?难道潘金莲和西门庆偷情,武大郎要把家里从西门家买来的东西全砸了吗?这不是本末倒置的荒谬吗?”

    “今天我还可以告诉你们另外一个事情,或许是被你们所忽略的事情,就是这一次摩根财团联合其他势力,攻击的并不仅仅只有现在你们的这些产业,而是整个南洋四十八姓足有几千个大型公司!”

    说到这里周铭故意顿了顿:“你们明白这说明了什么吗?这说明了我们的对手每一分钟维持对市场的操纵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说明这是一个你们很好的赚钱机会!”

    “这怎么赚钱呀?”下面有人下意识问道,这个问题也代表了其他人。

    周铭指着他说:“这个问题问的好,但也让我非常失望,难道你认为摩根家族会一直这么压制你们的产业吗?或者我换句更直接一点的话,你们有多少股份,能让摩根家族一直这么抛售?那么一旦当有一天摩根家族坚持不下去了,而你们的产业股价又被人为的压到了这么低,你们还想不到赚钱的办法吗?”

    现场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在商海沉浮了大半辈子的老商人,周铭这么提示,他们立即反应过来,对呀!对于一支已经触底随时会反弹的股票,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知道该怎么操作了。

    随着这样的想法,下面立即有人欢呼起来,这也的确值得欢呼,毕竟眼前有一个躺着赚钱的机会,谁不会高兴到要飞上天呢?

    “周铭先生这真是太棒啦!我们真是太蠢了,居然连这一点都没有想到!”

    “现在我们的产业平均缩水了十个百分点左右,这就意味着我们可能有十二个百分点的操作空间,这可是一笔大钱,我们都是因祸得福啦!”

    “周铭先生请您放心,我们不会再给宗族施加任何压力,那样做是不对的!我们可以向您保证以后我们不会啦!”

    面对下面的这些欢呼,周铭松了口气,李光弼和唐明杰俩人却有些发懵,没想到事情就这么容易解决了吗?会不会是他们要阳奉阴违啊?

    带着这样的疑惑,他们一直到了会议结束,周铭和几个代表模样的家伙聊天,他们告诉了周铭一个惊人的事实。

    “其实周铭先生,我们今天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商量好了,不管你说什么我们都会答应你的,也不再去给宗族里找麻烦了。”

    “我们这么做也是没办法的,不过看了周铭先生你在李家的表现,我们也实在都不想和你作对,再说你现在做的也是要联合起整个东南亚华人宗族的力量,我们又有什么脸和你作对呢?”

    “或许原本我们做出这个决定是迫于无奈吧,毕竟周铭先生你能一个电话毁了李天明的产业,我们可不想遭这个罪,不过现在看来这绝对是我们再正确不过的决定啦!”

    如果说刚才的欢呼还只是让李光弼和唐明杰有点发懵,那现在他们就是彻底傻眼了。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李光弼愣愣问道。

    他们当即点头:“当然是真的,否则我们为什么那么积极来开这个会,给他拖上十天半个月都是正常的好吧。”

    这个答案让李光弼和唐明杰都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疼:好嘛自己刚才还想着怎么能帮着周铭兜底,想着周铭是掉以轻心,可能会被人算计,自己想了那么一大堆,结果别人还真就是那么简单粗暴的臣服了,他们看到了周铭在李家的表现,很简单的屈服了。

    唐明杰或许还好一点,李光弼就更纠结了,因为他在会议前还那么振振有词的教育了自己儿子,现在他连看都不敢再看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在李宗霖也很懂事没提这茬,否则李光弼就真要找个地缝钻下去了。

    最后李光弼和唐明杰对视一眼,都觉得周铭这个家伙以后绝不能再用常理看待了。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