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傻瓜才会投资
    “周铭先生,我们对刚才的会议是彻彻底底服气啦!”

    会议结束离开三保大厦,李光弼和唐明杰一齐对周铭说道,并且他们还说了他们原本准备的一些后手,以应对现场可能出现的问题。

    “我们的眼光真是太浅薄了,根本看不清局面,以为他们这么配合的来参加会议,肯定会和李天明一样,都是有自己特别目的的,却忽略了其他一些问题,也亏得我们还觉得是周铭先生您天真,还想着帮你兜底,却没想到真正天真的人是我们!”李光弼和唐明杰重重叹息道。

    不能不说李光弼和唐明杰都是很爽快的,被打脸了就立正站好,也能直面自己的问题,所以他们一个能成为李家族长,让李家成为南洋四十八姓的绝对大哥;另一个在没有周铭来到东南亚的时间线里,成为了印尼在金融危机里力挽狂澜的银行家,都不是偶然的运气。

    但周铭这时可没空感慨这些,他马上收拾表情安慰他们:“其实这并没什么的,你们也是为了我好,而且我之前也没想那么多的。”

    唐明杰摇头表示:“周铭先生我知道您想安慰我们,但是并不需要这样,我们考虑的不够周全就是不够周全,没有任何其他的解释。”

    李光弼也说:“之前我们都没有想到,不过后来我们推测其实周铭先生你早在来新加坡的时候就已经盘算好了一切,你几个电话就毁了李天明的企业是为了敲山震虎,说到底李天明不管是在李家还是整个东南亚,都算得上是有牌面的,那么现在连他都被这么轻松的收拾了,其他人要再想闹就得仔细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了。”

    “当然要只是这样的效果只能说一般,后来利用李天明主动过来道歉才是真正的点睛之笔,让其他人都感受到周铭先生您的可怕,他们就再不敢找周铭先生您的麻烦,最后也就有了今天的事情。”

    李光弼十分仔细认真的分析着,旁边唐明杰也在不住的点头表示同意。

    其实这些都是他们一起分析的结果,对他们来说,事情过去可不意味着算了,那样只会重蹈覆辙,他们必须找出问题所在,才能加以改正。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他们才在会议结束后反复推敲,最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周铭想到这里说:“你们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能分析出这么多道理,不过我当时并没想这么多,我只是觉得既然我能那么简单打败李天明,那这些家伙也不会高明到哪去,我没你们那么厉害啊!”

    周铭这番话是发自真心的,他当初的确没想那么多,或者他根本没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想那么多,只是凭感觉在李天明主动来道歉以后,觉得这边也不会困难到哪去,只能和以往一样走一步看一步的。

    不过对于李光弼和唐明杰的分析,周铭也不能不给他们一个服字,尽管这只是一件小事,却能清楚看出他们能有所成功并不是偶然。

    对一般人来说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但他们却必须要明白发生了什么,否则只会重复过去的问题,所以在会议后他们前后联系认真分析了整个事情,最终得出了结论。

    然而周铭的真心却让他们感到很受伤,因为他们那么认真分析,以为自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可结果周铭却根本没想这个,那就很心塞了,感情自己这么搞了一圈都是在做无用功吗?

    周铭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番话的不妥了,他急忙又说道:“我不是说你们做了没用的事,相反你们做的很好,如果我自己肯定是做不到这样的,或者说我要是真的去考虑这么多,没十天半个月都考虑不清楚,那事情就不要做了,问题也会越来越大……”

    这次不等周铭说完,李光弼就打断了周铭说:“周铭先生好了我们知道了,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周铭不说还好,这补充一句反而让李光弼和唐明杰越来越受伤了。

    因为要是按照周铭的说法,他们这么分析考虑根本是在增加负担,考虑的越多错的越多,并且也越不敢去做,还不如直接决定要简单。

    他们现在也有点明白自己比不上周铭的地方了,就是在决断和行动力上,周铭是做出了决定马上就能执行,他们却还要去考虑这个那个,等考虑清楚机会肯定也过去了。然而这说起来简单,但真要是遇到问题,谁能做到像周铭这样不瞻前顾后呢?这是要有怎样的自信才能做到啊!

    李光弼和唐明杰也是有些无奈,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他们就算能猜到周铭的想法也做不到周铭这样决定。

    结束了三保大厦的这次会议,周铭就算再担心印尼那边的情况也仍然不能急着回去,毕竟只是一次会议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不管他们表面上答应的多好,但心里怎么想的却谁也不知道。

    尤其现在所有华人产业的股价也还是在下跌的,要是自己就这么甩手不管,那这些人才压下去的情绪肯定就马上要反弹了,到那时他们才不会管现在的股价是触底反弹的时候,只要等着就有钱赚,他们只会把损失一股脑的推到周铭和宗族身上。

    这是周铭不愿见到的结果,因此不管怎样都必须先处理好这边。

    只是决定是这么个决定,但真要做起来却很麻烦,虽然周铭手上有钱,但却没法直接补给他们,一来是这么做不划算,二来要计算这些产业的损失本身也不是一件工作量小的事情,因此周铭最终只能选择从股市本身入手了,让损失自己补给自己。

    这话听起来有些玄幻,但实际上不过就是利用市场本身的特性罢了,说到底现在的市场波动是人为制造的,要改变起来就很容易了。

    听到周铭说容易,李光弼和唐明杰当即没都跳起来,作为老商人和老市场研究教授,他们都再清楚不过了,就算是人为制造的市场,要改变起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需要慢慢来的,怎么可能随便就能解决呢?

    不过他们最终还是没跳脚,因为他们想到了之前周铭的会议,既然周铭能那么简单解决了那些事,现在也不是不可能吧。

    所以面对神奇的周铭,他们只能选择观望一下再说,指不定能看到什么奇迹。

    后来事实证明他们的预感是对的,周铭很轻松就改变了市场。

    在三保大厦会议结束的第二天,周铭就找李光弼要来了所有产业的文件资料,他拉着唐明杰几乎就把自己埋在了文件里整整一天,最终在分析了所有产业结构以后,周铭把首先干预的目标选在了金融产业上。

    原因很简单,金融产业由于是资本产业,属于变动起来比较容易的,此外这一次面对的也是华人宗族自己的产业,那么首先恢复金融这一块,就很容易带动其他产业。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周铭找到了最简单快速干预金融产业的办法。

    然而当所有人都满心期待的等着周铭能做出怎样决策的时候,周铭却突然宣布购买了远方石油公司的股份,不仅周铭购买了大量股份,甚至原本就对远方石油公司做了大量投资的淡马锡和其他华人投资公司,也都追加了投资,总量超过一亿美元。

    这个操作让所有人都看不懂,包括李光弼和唐明杰,李光弼私底下不是没有问过唐明杰什么情况,唐明杰对此只能苦笑着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唐明杰是真的不知道,虽然他是和周铭一起翻了整整一天材料,但那天周铭就突然跳起来说他找到办法了,让他感到莫名其妙,后来周铭告诉他就是投资远方石油公司,唐明杰查了很多消息,到最后也不明白周铭的打算。

    正是这样的原因,很多人都对周铭的决定感到非常失望,觉得他只是随便做点事情糊弄一下,其实他心里根本没主意的。

    “其实你要说干预淡马锡这样的公司,你宣布注资淡马锡或者购买哪个银行的股份,再要不然让新加坡央行降息都是很好的办法,可你去购买一个不知所谓的石油公司的股份是干什么?打算做石油大王吗?”

    “好吧就算是石油大王,那么你好歹也要投资波斯湾或者北海沿岸啊,那里才是世界最好最大的石油产区,可这个远方石油公司一天到晚就围着非洲打转,现在都已经亏的在卖炼油厂了,钻井平台都荒废了好几个,这样的石油公司根本不具备任何投资价值啊!”

    “要我看这个周铭根本只是在糊弄我们,随便做点投资表示自己还在做事,什么看了一天材料,结果就做出这种决定吗?那还是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吧!”

    随着这次对远方石油公司的高调投资,让原本压下去各宗族情绪又开始了,很多人私底下都对周铭不满,甚至还有人在偷偷联系李天明,希望他出来为他们“主持公道”,显然在他们看来周铭的这次投资根本就是胡来,不仅浪费时间更浪费钱,跟这样的人合作毫无意义。

    李光弼和唐明杰自然是信任周铭的,不过他们也同样不明白周铭这么做的用意,他们仔细查了远方石油公司的财报,甚至还派人亲自去象牙海岸收集了更详细的资料,甚至还拍摄了不少照片传真回来。

    可不管怎样,不管是什么样的审计公司还是分析顾问,给出的答案都是这个公司不具备任何投资价值。

    甚至李家的这些调查还惊动了市场,反而让远方石油公司的股价进一步下跌了。

    “看啊!那个周铭就是个胡来的骗子,只有傻瓜才会相信他!”宗族内很多人都在嘲笑起来。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