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周铭先生误会呀
    伴随着一连串唰啦的拉动枪栓声,年轻人身后那些印尼士兵都举起了枪,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周铭。

    “不要!”

    林慕晴惊呼一声挡在了周铭面前,想也没想,显然在她心里没有任何事情能比周铭更重要。保镖**还有林慕晴的女保镖也都站到了最前面,眼睛紧紧盯着那边,以确保那边如果有任何要开枪的举动,他们可以带着周铭他们尽可能的提前规避。

    气氛一下子箭弩拔张,最紧张起来。

    周围的空气也仿佛在这一刻凝滞了一般,每一个人的心跳声都大的可怕,唐明杰扯了扯自己已经很松的领带,头上冒冷汗也口干舌燥。

    那边年轻人一脸胜券在握的高高在上,恨不能用鼻孔来不屑的看着周铭:“你可真没用啊,居然还要躲在女人身后吗?刚才的嚣张呢?你不是还要让我给你道歉吗,还是你准备把你的女人送给我,等我爽完了以后再给你道歉啊,这样我倒也不介意,嘿嘿!”

    “周铭你不要听他的,你身上肩负的很多,没必要和这个疯子在这里逞强,韩信尚且还能忍受胯下之辱,这个神经病根本无法和你相提并论!”林慕晴低声对周铭说,她很紧张周铭,生怕他做出什么冲动的决定。

    林慕晴对自己的爱意周铭哪能感受不到呢?他拉着林慕晴让她回到了自己身后对她说:“放心吧,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韩信忍受胯下之辱是他那时候没办法,可我现在却并不是到了没办法的时候。”

    林慕晴还想说什么,周铭这时却先走上前说:“那现在我站出来了,可是你敢开枪吗?我可是华夏人!”

    周铭语气铿锵有力非常自豪的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不过那边年轻人却哈哈大笑起来:“朋友你是在给我讲什么笑话吗?我有什么不敢的,你也不怕告诉你,所有华夏人里也就只有一个叫周铭的家伙我需要考虑一下,其他人在我眼里和猪狗就没什么两样!”

    周铭嘿嘿一笑:“是吗原来你知道啊,那就好办了,那你好好看看我你认识我吗?”

    这话说完那边年轻人还没反应,反倒是那李经理冷笑着嘲讽起来:“我说你这人是白痴吗?你以为你坐李家的飞机过来,你就是李家的族长了吗?况且李家那么多重要人物,我还会不认识,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垃圾,我们大人认识臭虫也不会认识你……哎哟!大人您干嘛打我?”

    李经理兴高采烈的嘲讽着周铭,本以为能得到年轻人的赞赏,结果却没想到,他抬手一巴掌就打了上去。

    “蠢货!你特么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特么要你说话了吗?”年轻人怒骂道。

    李经理的反应像极了过去抗日战场上的汉奸,明明被狠打了一巴掌,却还是恭敬的向年轻人鞠躬大声道歉:“很抱歉大人,我不该插嘴!”

    年轻人龇牙咧嘴的啐了他一口,然后对周铭堆出了最灿烂,灿烂到令人作呕的笑容:“这不是周铭先生吗?真是误会大啦!”

    说着这年轻人还不断拳打脚踢着身后的士兵们骂道:“不长眼睛的东西,都特么好好看清楚这可是周铭先生,是你们能随便拿枪指着的吗?都好好给我放尊敬一点,你们这些蠢货白痴!”

    那年轻人说完又堆出一脸讨好的笑容:“周铭先生,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呀!”

    这一幕让现场所有人当即全傻眼了,他们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那位私人机场的李经理,他拼命揉着自己的眼睛,似乎是要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揉出来一样。

    显然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已经颠覆了他们的认知,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刚才还那么牛皮哄哄的年轻人怎么就突然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怂成了这个样子。

    这没道理啊!从这年轻人能轻易拉出这么多印尼士兵甚至是坦克的行径来看,他的身份肯定不简单,而在印尼这里李经理太清楚了,华人的地位其实是很低下的,尤其是这些掌握了军权的印尼豪门,简直是对华人想杀就杀,哪怕是李光弼这种华人豪门顶峰,在总统托哈眼里不过就是个提款机罢了。

    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些印尼人都是不需要给任何华人面子的,也正是这样李经理在看到了年轻人摆出来的实力,毫不犹豫的成了狗腿子以避免池鱼之灾。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这才一见面,情况说变就变了。

    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光是私人机场的这位李经理,林慕晴和唐明杰也都也都无比震惊,虽然他们都希望周铭能站出来解决问题,但这解决的也太简单了一点吧,而且还那么莫名其妙。

    也不怪他们会那么不理解,林慕晴在印尼的这段时间苏涵就给她灌了一耳朵印尼人对华人的仇视,而那次排华浪潮就更让林慕晴坚定认为这些印尼人都是披着人皮的恐怖分子了,至于唐明杰那边他还要比林慕晴了解更多了。

    现在恐怖分子那么主动给周铭道歉,这就太怪异了一点。

    相比他们的震惊,周铭的表现就冷静很多,他只是点头接受了年轻人的道歉然后问他:“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和总统托哈的关系应该不一般吧。”

    那年轻人赔笑着点头:“是的先生,我是他的小儿子托米,所以这个事情完全就是误会!”

    周铭冷冷一笑,没有人知道周铭直到现在才算真正松了口气。

    其实从见到外面有印尼士兵的时候,周铭心里就有一个猜测,觉得这个年轻人敢这么嚣张,八成是印尼十分重要的权贵二代,什么狗屁王子当然不可能,但要是什么政要的儿子还是有可能的,而在这些政要里,敢这么嚣张也有资本这么嚣张的,就只有那位印尼土皇帝托哈的儿子了。

    在出来见到外面居然还开来了坦克,这就让周铭更确信了自己的猜测,也正是这样,他才敢那么大胆的站出来和他刚正面。

    别的印尼高官周铭不了解,但是这位托哈周铭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很清楚在经过上次的事情以后,他对自己是有三分忌惮的,那么他既然了解自己的儿子那么嚣张奔放,又如何会不给他做警告呢?

    当然周铭会这么做也不完全是赌博,从刚才周铭也观察了对面的情况,知道这年轻人虽然拉来了这么多印尼士兵,但他们却不大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真的做出随意闯进私人机场的事情,顶多就是开枪吓唬吓唬,毕竟印尼多少还是要在国际上维持自己形象的,尤其在排华浪潮结束以后的敏感时期。

    那么既然算准了你不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刚正面就是了!

    结果自然是周铭赢了,因为托米尽管在外面胡闹,但还是很怕他父亲托哈的,尤其是他父亲给他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要惹周铭,尽管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却很害怕父亲会关他的禁闭。

    正是这样的原因,当托米借着灯光认出了周铭,他立即就秒怂了。

    “误会不误会什么的我还是能看出来的,现在你带了这么多人拉开这么大阵势,还有坦克……”

    周铭手指着那边说着,还故意吊了胃口才说:“你一定是来迎接我的对吗?”

    “没错我就是来迎接周铭先生您的,我害怕有人会找你麻烦,特意来为您保驾护航的!”

    托米很快接着周铭的话就顺杆下了,他刚才真是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生怕周铭会继续计较下去,要是闹到他父亲托哈那里,他肯定要被关禁闭了。

    好在最后周铭转了话锋,虽然护送他很没面子,但也比回去关禁闭要强啊!

    “好了,看来这位托米先生是很照顾我们的,那我们就上车,在印尼享受一回坦克开路的出行吧。”

    周铭招呼着仍没有反应回来的林慕晴和唐明杰他们上车离开,最后路过那位私人机场的李经理。比起刚才当狗腿借着托米的狐假虎威,现在他就像一条被打断了脊梁的狗,战战兢兢的看着周铭等候着发落。

    看着周铭过来,这位李经理突然哇一声哭出来给周铭跪下了,爬到周铭面前抓着周铭的裤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周铭先生我知道错了,求求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求求您原谅我啊!”

    面对他这个没骨气的样子,林慕晴和唐明杰都很看不起。

    回想着刚才他那副狗仗人势的嘴脸,居然还那么直接出卖他们,就冲这两点,他们就对他一点也可怜不起来。

    周铭的做法很简单,只是看了对面的托米一眼,托米很懂事的叫人把李经理给拉开了,并表示他一定会狠狠教训他的。

    周铭则摆手表示没那必要,拉开就行了,随后周铭对他说:“李经理,关于今天的事情,我会如实告诉李光弼先生的,他如何处理就是李家内部的事情了,不过你以后要记住,如果有机会当人,不要再去当狗了。”

    周铭留下这番话很潇洒的转身离开,那边李经理没有再挣扎叫喊什么的,只是如一摊烂肉般瘫在了那里,他知道他的做法已经触犯了家族底线,他要被逐出家族,再也没有未来了。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