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表面和后续
    周铭在和讯公司的做法自然也第一时间传到了伯亚这里,此时此刻伯亚和托哈哈里克三人正坐在一起,托哈听到消息当即惊讶到跳起来了,陀螺一样在原地打转,嘴里不停叨叨着怎么办。

    “这个周铭没想到他的动作居然这么快,还有那个梅多和也真的太废了一点吧,怎么连自己人都控制不住呢?我们不是说可以在背后支持他的,怎么连这几分钟的时间都撑不过去,真是蠢到家了!不是说和讯公司是你一手发展起来的公司,那些人都是你的心腹兄弟,怎么关键时候一点力都给不了了?”

    托哈是真的恼火,如果梅多和这个时候在他面前,他恨不能枪毙他五分钟,不,枪毙十五分钟都不够解恨。

    哈里克也说:“我就说梅多和那个蠢货是不值得相信的,他要是有能力对抗周铭一星半点,和讯公司就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应该要在和讯公司准备后手的,那样就不会让那个周铭这么容易得手了。还以为之前在和讯公司闹那么大还有点本事,现在看来还是烂泥一滩!”

    伯亚也很反常的皱起了眉头,周铭回来的消息昨天晚上托哈就连夜过来告诉他了,他也明白周铭在了解了这边的情况以后肯定会马上做出反应,事实上今天早上伯亚早早把托哈和哈里克叫到这里也就是为了应对,至于山本桥那边有其他事情还没来得及过来。

    原本他们想来就算猜不到周铭的打算,但不管他做什么他们至少都有一定的反应时间,哪知道周铭出手就直接解决了和讯公司的问题,让他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这特么也太猛了吧。

    是梅多和太废物吗?或许是或许也不是,和讯公司的确是他梅多和发展起来的,但经过这么多事情,梅多和的个人威信早一巴掌给拍进地缝里去了,最后那些还跟着他的人要说忠诚义气什么都是扯淡了,只是这么多年养成的惯性还听他的命令,陪着他最后赌一把罢了。

    只要这个时候周铭表现稍微强硬一点,这群没胆子的乌合之众只怕马上就要投降了。

    总而言之还是那个周铭太厉害了!

    和讯公司这边就是最薄弱的一环,我应该早做决定的,不应该把主动权让给他,可是跟他交手这么多次,又怕他变招,但其他方向都还有时间调整,唯独和讯公司最麻烦呀!那个周铭显然也看到了这点。

    不过伯亚尽管懊悔不已,但他更明白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抛开这些杂念说:“好了托哈总统还有哈里克王子,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埋怨过去,而是需要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随着伯亚这番话,托哈和哈里克也都冷静下来了,看向伯亚的眼神里充满了敬畏,这不愧是摩根家族最杰出的继承人,这个时候还能这么冷静,似乎和讯公司的事情没有对他造成丝毫影响。

    这才是真正的领袖人物!托哈和哈里克在伯亚的感染下也渐渐冷静下来。

    伯亚手指敲打着桌面一点一点分析道:“那个周铭现在所面对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是和讯公司内部的技术部门分裂,二是北方网络服务公司的通讯网络服务,现在和讯公司内部的问题解决了,那么他必然会把矛头转向北方网络服务公司来。”

    “先生您的意思是周铭会马上向北方网络服务公司发起进攻,会大规模抛售公司的股票吗?”托哈先询问。

    哈里克却表示出了不同意见:“可是伯亚先生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那个周铭他肯定知道我们买了北方网络公司期权股份的事,要知道期权可是和股市正好相反的,如果他这个时候大规模抛售北方网络公司的股票,我们只需要抛售这些期权,不就可以大赚一笔吗?我可不认为他会这么好心。”

    “那难道他会继续大量收购北方网络服务公司的股份?可之前他的情人已经吃过一次亏了,难不成他还会再来第二次?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托哈揉着太阳穴表示自己有点看不懂这个局势。

    还是伯亚出来收拾局面,他笑着说道:“如果之前我们的确需要着急,不知道他会针对那边,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他不管怎么样都绕不过北方网络公司,那么我们就不用着急,只需要静静等着就好了。”

    虽然托哈和哈里克还不是很明白伯亚的打算,但他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们耐心等等也没所谓。

    就这样,他们在伯亚这里一等就是一上午,直到临近中午吃饭的时候才终于有了消息。

    “伯亚先生果然和您预料的一样,那个周铭终于开始把手伸向北方网络服务公司了!”托哈有些兴奋的说,“我刚刚收到消息,说今天上午有人在大量抛售北方网络服务公司的股票,此外在中午的时候,北方网络服务公司的服务器还受到了不明信号的冲击,北方网络服务公司到了中午的时候已经下跌超过五个百分点了!”

    哈里克听到这个消息眼睛也亮了:“那个周铭果然还是这么做了,我听说他们华人有个手掌心的故事,任他周铭是孙悟空那样千变万化,却始终逃不出伯亚先生您这位佛主的手掌心啊!”

    不过相比托哈和哈里克的兴奋,伯亚却显得十分冷静,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反而眉头紧锁,让托哈和哈里克感到有些错愕。

    “和那个周铭交手这么长时间了,你们觉得他是那么毛草的一个人吗?他会把自己的意图那么大张旗鼓的表现出来吗?”伯亚说。

    托哈和哈里克显然不太明白伯亚的意思:“先生,那个周铭他并没有大张旗鼓在抛售,而是偷偷在做的。”

    伯亚笑着摇摇头:“我说的可不是简单的表面意思,或者说像和讯公司那样,在我们没反应过来之前他突然出手突然拿下,这才是他的做法,像现在这样,显然就是故意做给我们看的。”

    伯亚随后靠在沙发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你们看问题的眼光还是太浅了,以后还是要多动动脑子,北方网络公司的股票可以跟着抛一点,不过更多的还是观望,等着吧,那个周铭这么大张旗鼓要吸引我的注意力,肯定还会有后续动作的。”

    ……

    不得不说伯亚作为摩根家族非常优秀的继承人,他的眼光和判断能力还是一等一的,周铭的做法和他预测几乎完全一致。

    早上周铭就是两头同时还是的反击,他一边带着唐明杰去找梅多和以及他的心腹手下们解决和讯公司的内部问题,另一边也是让林慕晴和苏涵在暗中抛售北方网络服务公司的股票,同时周铭还早早联络了李光弼,让他找黑客组织主动黑了一波北方网络公司的服务器。

    当周铭解决了和讯公司的内部问题,把那些主管的股份全部收购过来并交给林慕晴安排以后,他马不停蹄的带着唐明杰出门了,当伯亚那边猜出周铭做法的时候,周铭和唐明杰正在去往泗水的路上。

    达加和泗水分布在爪哇岛的东西两侧,相距超过七百公里,行驶时间更是超过了九个小时。

    其实要有其他选择周铭也不想遭这个罪,但在李家的私人飞机报备被拒绝了以后,周铭知道托哈那边对自己的行动有惊醒,为了避免其他麻烦,周铭只能选择开车过去。

    由于是很漫长的旅行,周铭上了车就想睡觉,但同行的唐明杰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不断的各种姿势高高举着手机找信号,同时看着呼机上发来的消息,忙的不亦乐乎。

    最后周铭只能无奈没收了他的通讯工具:“我说唐会长你也消停一点吧,咱们到泗水可还有八个小时呢!到了那边估计也都是凌晨了,我们休息不了几个小时就要做事,所以还是在路上多休息休息吧!”

    唐明杰还是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很抱歉打扰周铭先生您了,不过我很担心股市上面的情况,您说伯亚他们会上当吗?从他们拒绝李家的航空许可来看,显然他们是对我们有所防备的,那么现在我们到了泗水恐怕他们也能很快得到消息,这样岂不是很麻烦吗?”

    周铭无奈摇摇头:“唐会长呀,这些都不重要,他们能猜到也好猜不到也罢,这和我们并没有关系。”

    周铭想了想又说:“其实我既然这么做了就没打算瞒过他,或者说我还很希望他能看出问题来,否则就白瞎了我这么好的布局,你要知道我去泗水可不是只有一个目的。”

    周铭最后拍拍唐明杰的肩膀对他说:“所以唐明杰教授先生,你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多休息休息吧,没事别老盯着一个事情瞎想,想多了很容易脑残的,到时候要变成梅多和那个样子,那可是我巨大的损失啊!”

    唐明杰还想说什么,不过他也明白周铭说的才是正理,他强压下那些有的没的想法,强行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在达加和讯大厦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呆愣坐在那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梅多和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娘的老子都这样了,谁还骂我?”梅多和喃喃道。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