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先生请稍等
    泗水是印尼非常繁华的城市,和首都达加分别位于爪哇岛的东西两端,并且相比利用政治地位集中全国资源强行堆出来的达加,华人在印尼最集中的泗水市,才是真正靠着自己打出一片天的商业城市。

    经过近十个小时的车程,周铭和唐明杰才总算到了泗水,一路上唐明杰给周铭讲了不少关于泗水和印尼的事情,也算是给周铭做了更多的准备。

    其实华人背井离乡下南洋,最先扎根的就是泗水,华人真正也是在泗水发展起来的,南洋四十八姓的宗祠最开始也都是在泗水,后来经过那场惨绝人寰的五十万大屠杀,华人们没办法才一个个搬出去的,不过即便这样,到了现在泗水也仍然还有超过一百万华人在这居住,是整个印尼华人比重最大的城市。

    正是由于华人们的勤劳,让泗水成为印尼工业化程度最高和基础设施最完善的城市。

    不过这些对周铭来说并不重要,他来这里的目的是泗水大学,这所高校原名是泗水理工学院,后来应总统托哈的要求才改名的泗水大学。

    提起印尼最出名的高校是印尼大学,但事实上泗水大学比之并不差,甚至在培养精英的能力上,由华人在背后一手控股的泗水大学,完全要比印尼大学更强的,尤其是在商务经济这一块,泗水大学作为印尼私立研究型大学,内部成立了很多的研究实验室,周铭这一次也就是为了这些实验室而来。

    达加那边就在托哈的眼皮子底下,周铭不好有什么动作,不过现在都已经到了泗水,面对华人控股的泗水大学,就好说话多了。

    周铭在泗水左走右走,很快来到了泗水大学,唐明杰虽然是印尼大学的教授,但实际上他在去印尼大学前是在泗水大学的,因此到了这里就和回了老家一样。在唐明杰的带领下,周铭他们直接来到了泗水大学的通讯实验室。

    “顾名思义,这个实验室主要是为了研究通讯技术方面的一个研究所,由华商出资资助,为三大通讯技术东西研究出来了很多材料,现在印尼最普遍的交换网络,就是出自这个实验室。”唐明杰告诉周铭说。

    周铭点点头,这也正是他想要的,随后他跟着唐明杰走进了实验室,不过他们走进了实验室却并没有直接去找这里的主任,而是先去找了另一个办公室找了实验室的副主任王尚宁。

    这位王尚宁带着厚厚的眼镜,很符合周铭心里老学究的样貌,唐明杰来这里很热情的和他打招呼,周铭这才知道这位王尚宁原来和唐明杰是老同学,以前在学校里很要好的朋友,到了现在依然也是。

    一阵寒暄过后,唐明杰才向他的老同学说起了自己的来意,他先介绍了周铭:“这位是周铭先生也是我现在的老板,我这次带他来是为了看看有没有新的通讯网络技术。”

    所有的技术都不可能凭空出来,如果一味的由政府出资研究不现实也很容易造成**并浪费资源,因此世界上很多大学都有商人企业所赞助的实验室,动用大学的资源为企业提供他们所需要的研究。比如后世十分出名某云与中科院合作的量子计算实验室,就是这种合作的典型。

    国内都这样,在资本横行的国外这种事情就更普遍了,几乎每一所知名大学里少说都能有几十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实验室,进行着各种各样的研究,而王尚宁这个实验室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新起的通讯网络这一块,包括电话电视多媒体以及计算机因特网等等诸多方面。

    王尚宁面对唐明杰的来意显得有些错愕,他十分惊讶了看了唐明杰一眼,显然他没想到一向心高气傲的唐明杰居然真的会屈居人下。

    要知道当初多少人争着抢着多少钱甩在办公桌上,他眉头都不皱一下多看一眼都没有的,怎么现在就突然变了?

    唐明杰当然看出了自己这位老友的疑惑给他解释:“周铭先生和其他人并不一样,而且老伙计我们现在关注的问题不应该是这个,我们需要的是你们最新的通讯网络技术,我可知道这里是印尼科技的前沿。”

    王尚宁苦笑着摇头说:“老伙计我想你太高看我了,也太高看三林实验室了,很抱歉我们并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通讯技术。”

    三林实验室就是泗水大学这个通讯实验室的名字,是半个世纪前由林家的三个商人共同出资建造,后来虽然林家也有所没落,但名字却一直沿用到了现在。

    “这不可能吧,三林实验室可是老伙计你领导下印尼最优秀的实验室,而且你不是一直在做通讯技术方面的研究吗?据我所知已经将近十年时间了,怎么可能会一点成果也没有呢?”唐明杰感到十分意外,他是很明白自己这位老伙计的性格,他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成果不能说没有吧,只是……”王尚宁重重叹了口气,“反正现在我没有能拿得出手给你的成果,很抱歉了!”

    就他这个神态,瞎子都看出有问题了,周铭忙问道:“王教授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或许我们可以帮忙的。”

    王尚宁摆摆手说:“只是一些学术上的问题,在实验室里经常能碰到的,感谢周铭先生关心,我这都已经习惯了,而且你们也不可能帮得上忙的。还是我们先好好聚聚,晚上下班我做东请你们吃饭!老伙计你离开泗水有快二十年了吧,我请你吃你最喜欢的东坡肉和白切鸡。”

    周铭和唐明杰对视一眼都有些尴尬,毕竟他们跑了七百多公里过来可不是为了吃饭的。

    然而正当周铭想着该怎么再说服王尚宁的时候,突然有人走进来了。

    “王尚宁你看你带的什么狗屁的实验室,这个季度的数据都要糟糕到天上去了,你是不是准备把这个实验室弄破产了,然后拎着地皮去做房地产啊?我看你就是一个蠢教授!”

    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一个鼻子眼睛挤到一起可以明显看出混血的中年印尼人很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虽然他说的是印尼话周铭并听不懂,但不用唐明杰翻译,周铭就能感觉出来这个家伙是在骂王尚宁了。

    “很抱歉哈根纳斯先生,我明白现在的糟糕情况,但请相信我,现在的情况只是一个过渡,关于红线的测试已经开始了,我有信心在下个月就能完成,我们就可以拿到报酬了。”王尚宁解释。

    “很好又是下个月,我都已经不记得我上一次听到这个月是在什么时候了……”

    哈根纳斯还想骂什么,不过他显然也注意到了在这里的周铭和唐明杰,他于是问:“我想知道这两只苍蝇是从哪里飞进来的?难道说我们实验室的卫生条件已经糟糕到了这个程度了吗?”

    “先生,他们是我的朋友!”王尚宁强调。

    哈根纳斯吼吼的笑了:“是啊朋友,多么美妙的称呼!”

    随后哈根纳斯又猛然的话锋一转,伸手点着王尚宁的胸口恶狠狠的说:“但是你这个该死的只那人给我听着,这里是泗水大学的实验室,不是你家的后院,更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的明白吗?”

    “如果你还有闲工夫在这里会见自己的亲戚朋友,你不如给我好好去做研究,好好给我做几个能卖出去的成果,而不是看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你要明白实验室给你那么多钱不是让你每天吃了饭然后造出大便的!”哈根纳斯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

    周铭不知道这里是怎么回事,但眼下这个情况他看不下去了,这个名字和冰激凌十分相似的印尼人实在欺人太甚了。

    “嘿这位先生,好像你搞错了什么,王尚宁教授他就是在卖他的研究成果,卖给我们。”周铭说。

    哈根纳斯先是一愣,随后很夸张的‘哇哦’一声:“我没有听错吧,你们居然是客户,是准备买我们实验室成果的客户,这可真是太让我感到意外了,可是刚才不是才说你们只是朋友吗?哦对了,朋友也可以是客户,这很好,只是我有一个问题,什么时候猪和狗也能当客户了呢?”

    哈根纳斯随即大吼道:“所以你们这些无聊的家伙赶紧给我滚蛋,我这里是需要谈大生意的高级实验室,不是你们家的菜地,你们这些该死的只那农民,趁早给我滚蛋,在我还没有发火以前!”

    “先生您不要生气,我这就带他们离开。”

    王尚宁主动站出来说,他说完就拉着周铭和唐明杰要离开,但周铭哪可能会就这么离开。

    只见周铭冷笑一声,哈根纳斯见此很不高兴的眉头一挑:“怎么还不打算滚蛋吗?是不是要我叫保安把你们都丢出去,就像扔一坨烂泥一样。”

    王尚宁也劝周铭不要闹了,不过周铭却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

    “真可惜呀,原本我是真的准备把这张支票留在这里的,但现在看来是没这个机会了。”周铭说着动手把支票撕了。

    “先生请稍等,有话好说!”哈根纳斯惊叫道。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