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醉醺醺的董事长
    (鞠躬感谢“慧姐6808”的两张月票支持!)

    确定了未来的方向,那剩下的就只剩等待了,然而唐明杰在交易所盯着股市的情况一天,他的眉头却皱的越来越紧了,最后在下午三点的时候拨通了周铭的电话。

    “周铭先生我很抱歉现在打扰您,不过现在股市的情况很不对劲,北方网络服务公司的股票并没有出现下跌,甚至还有一些轻微的上扬,会不会是我们的判断出现了偏差?”唐明杰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电话那边周铭考虑了一下,直接让唐明杰先回去,唐明杰很快回到了和讯公司,周铭和林慕晴苏涵都已经等在了这里,周铭见唐明杰过来招手让他过来坐下。

    唐明杰把一份文件交给了周铭:“这是今天北方网络公司的股价变动图,从这图上可以明显看出来他今天从开盘以来就一直高开高走,虽然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出现了短暂的回落,但总体还是在上涨的。”

    周铭接过唐明杰递过来的走势图,上面的确是一片红,不过总体幅度并不大,只是在开盘和现在的上涨幅度有些大。

    如果按照一般的股市情况分析,那么这幅图就是一般的股市走势图,可以说闭着眼睛随便点一家上市公司,随便截取任何一个月,都可以找到类似的一天走势图。

    然而就是因为这看似正常,对于周铭和唐明杰来说才是最大的不正常!

    要知道随着多频通信技术的公开,对坚持旧技术的北方网络公司是很大的打击,持续走低或者有剧烈波动才是正常的,而不是现在这种平稳上升。

    唐明杰皱着眉头,不过周铭却突然笑了:“这种情况并不奇怪,毕竟对手是伯亚,他能在不借助任何利好消息的情况下,让北方网络公司的股票实现稳步上涨,这不正说明了他挺有本事嘛!”

    唐明杰愣了一下,或许对外人尤其是散户和小投资者来说炒股不外乎就是看涨看跌,但对于志向坐庄和操盘的大投资者来说就没那么简单了。他们需要将股价的走势控制在自己手里,简单说来就是我需要他涨他才能涨,我需要他跌,他就必须跌。

    这样一来操作就变得很繁琐复杂了,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抛,买多少抛多少,市场会有什么反应等等,无一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而摩根家族的那位伯亚能逆着市场行情让北方网络公司的股票稳步上涨,足以说明他很厉害。

    “可是这样一来,如果他真的转变了市场的风向,或者他就不会再抛了,这岂不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吗?”唐明杰担忧道。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帮他一把。”周铭把自己手底下的文件推给唐明杰,“这是我今天找出来的几个通信科技的上市公司,你看一下。”

    唐明杰有些迷茫的接过这些科技公司的资料,他粗略看一眼就愣住了,因为这些公司的资料都很糟糕,但唐明杰就是唐明杰,他转念就明白了周铭的打算。

    “您是要把多频通信技术卖给这其中的一家公司?”唐明杰问。

    “那当然,毕竟多频通信技术这么一个新技术一直掌握在我们手里,那可不是我们的对手那些绅士们想看到的,那么我们何不帮帮他们呢。”周铭随后问,“只是我们现在在考虑应该选哪家公司比较好,唐会长你是印尼本地人,对这些上市公司的情况比较熟悉,你给个建议看看。”

    唐明杰仔细研究了手上的这些公司资料,最后拿出了一份给周铭:“这个庄锐通讯公司。”

    选定了目标,周铭和唐明杰就立即出发了,庄锐通讯公司在达加北郊的工业园区里,虽然看上市公司介绍上说这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通讯器材和变压器的高科技公司,但实际上周铭到这里才发现这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厂罢了,一栋破烂的厂房和一个破烂的行政楼,甚至还不如周铭国内收购的那个发不出工资要卖设备的罐头厂。

    “这是前几年,印尼国内分为好几个证券交易所,各个交易所为了争夺上市公司和资本入驻,纷纷降低标准,所以有很多这种不合格的企业包装一下就能上市了的。”唐明杰给周铭介绍。

    对于这个情况周铭并不感到意外,随着经济泡沫的膨胀,所有地方资本都想要插足资本市场分一杯羹,要知道就在七年前,被誉为远东金融中心的港城也还存在港城、远东、金银和九龙四家证券交易所并存的局面,那么在印尼这种资本发展相对落后的地方,有多个交易所并不奇怪。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一个很有抱负的企业家,也并不是每个人对待资本市场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要知道就在二十年后,都有上市公司的老总在董事会上说出股市就是合法圈钱这种话,那么现在印尼有人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公司上市,然后在股市里拿到投资最后揣到自己的腰包里,又有什么问题。

    至于公司这边,只要钱到了自己腰包里就好了,其他的管他了!了不起公司倒了自己拿钱再注册一个公司就好了啊!

    尤庄锐就是这么一个所谓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庄锐通讯公司就是他的企业。

    对他来说,做企业真实太累了,哪有上市捞钱来的痛快呢?只要随便发布几个利好消息,那些投资人就会像疯了一样的给自己送钱,然后自己就只需要想办法把公司的钱全转移到自己的账户里就行了。

    只是正如狼来了的故事那样,同一个办法用了太多次,总会没那么管用的。

    最近一年不管尤庄锐想出了什么办法,公司的股票却偏偏在不停的下跌,哪怕他和银行谈成了贷款也一样,到了现在他的庄锐公司都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

    当然这个边缘是尤庄锐自己的说法,要是让正规的审计机构过来,恐怕他这厂早就可以向法院递交破产保护申请了。

    “该死的!为什么没有人再来买庄锐公司的股票了,我明明都已经放出那么多的好消息了,甚至我还自己花钱去买了一点,早知道这样真不该浪费那些钱,都是那个蠢经纪人的烂主意……嗝!”

    尤庄锐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喝着酒打着嗝,回想着现在公司的情况他就忍不住的骂娘。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他高挑腿长的秘书小心翼翼的推门进来,然而还没等这位秘书小姐开口,尤庄锐就很不客气砸了一个酒瓶子过去:“靠了!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来着?我现在这里有很重要的事情,不管任何事情都不要来打扰我,你这个贱人现在是也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了吗?你要知道我现在还是这里的董事长!”

    秘书小姐惊叫一声马上退出门去,尤庄锐狠啐一口说:“真是个没有教养的蠢女人!”

    然而尤庄锐的话音才刚落,就听外面又传来了女秘书的声音:“你们不能进去啊,我们董事长说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你们不能过去打扰他,你们再这样我报警了啊!”

    就这样在一片慌乱中尤庄锐办公室的大门再次被打开。

    “靠你娘嘞!这特么又是从哪里来的白痴,居然敢在这里撒野,赶紧给我滚蛋!”

    尤庄锐怒吼着再次抓起办公桌上的杯子朝门口狠砸过去,不过却看到门口有人抬腿一脚就把他扔出去的杯子给踢碎了。

    尤庄锐一下愣住了,似乎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门口秘书小姐在不停向他道歉,不过他却并听不进去,在他迷瞪的眼睛里,就看见几个人走进了办公室,并且朝自己这边走过来了。

    他们走到尤庄锐的办公桌旁边,张嘴对他说了什么,不过他却并听不清楚。

    “特么的你们在讲什么狗屁玩意,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是想买股票,那么就请先带钱过来,你们知道我们庄锐公司是很厉害的,是市值过亿的大企业,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求着要来买我的股票,所以你们必须要带着现金来的!”尤庄锐说。

    尤庄锐看到面前俩人似乎笑了:“董事长很会开玩笑,不过我们今天却并不是来谈股票的,而是谈另外一种形式的合作,如果成功你会有很高额的回报……”

    尤庄锐不等对方说完就狠狠摆手打断道:“这都是什么狗屁话,像你们这种套路老子在三百年前就会玩了,想空手套白狼吗?我告诉你们门都没有,今天你们要是想买股票,我就必须要看到现金,否则你们就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我不想看到你们!”

    “董事长我们是很认真的,我希望你不要这么敷衍,或者是等酒醒了再说,否则会闹的很难看的。”对方又说。

    尤庄锐这蹭一下火气就上来了,他大吼道:“草泥马的你们是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让你们赶紧给我滚啊!哦对了我想起你们刚才展示了功夫,但你以为你会功夫就了不起吗?我特么也是看过李小龙的电影会嗷呜的功夫的,你们不要逼我,否则看我打的你们嗷嗷叫!”

    对方无奈的摇摇头,尤庄锐得意洋洋道:“怕了吧,要是怕了就赶紧给我……草!”

    一杯冷水狠狠泼在了尤庄锐脸上打断了他醉醺醺的话。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