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布景
    尤庄锐感觉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居然会有这么好的事情会砸到自己头上,他原本就不是一个有远大理想抱负的企业家,只是一个单纯想捞一笔的投机客,他成立庄锐公司,也只是为了骗投资卖股票,从来没想过要经营什么的。

    这种事情注定是长久不了的,随着公司的名声臭了,公司的股票也再怎么忽悠也卖不动了,尤庄锐天天在公司里喝的酩酊烂醉,就是有点自暴自弃,准备要等着实在不行就破产倒闭拉倒!

    然而就在这时,周铭突然来到了他的公司,告诉他能改变这一切。

    其实当尤庄锐第一眼认出周铭的时候,他吓坏了,由于他跟和讯公司的董事长梅多和有些交情,因此从梅多和那里尤庄锐对周铭的听了一耳朵。

    尤庄锐尽管不知道周铭是怎样一个可怕的家伙,却也知道周铭从梅多和手中抢走了和讯公司,那么连梅多和这样的人都拿周铭没辙,那他尤庄锐还能怎么办呢?

    正是在这样的想法下,尤庄锐拼命乞求周铭放他一马,他只是一个不入流的投机客,他的公司更加差劲,没有任何利益可图。可周铭却根本不听他这些,反而告诉他就要这个公司,并且还是给他带钱来的。

    尤庄锐当时就懵逼了,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个逻辑,甚至还以为周铭是在忽悠他,正如他忽悠其他那些投资人一样。

    然而当周铭对他说了多频通信技术以后,尤庄锐才相信这或许是真的。

    或许尤庄锐在正常经营公司上并不怎么行,但他卖了这么长时间的公司股票,这市场敏感度还是很高的,才听到这个技术,就立即意识到如果合作成真,那么的确是有可能有机会再卖很大一波股票的。

    这样的想法让尤庄锐毫不犹豫跟周铭成交了,随后他叫来了黑鬼,这不是他多讲义气,而是这种事情少一个保驾护航的人可不行。

    黑鬼尽管很意外尤庄锐怎么会突然和一个华人合作,不过最近庄锐公司的进账的确越来越少,他也很不高兴,现在有人送钱过来,自己只需要坐等分钱就好了,那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呢?不过当他们都商量好周铭离开以后,黑鬼却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不是兄弟我多嘴,你真信得过那个华人吗?要我觉着他怎么就那么不靠谱呢?这个什么多频通信技术就真能给我们赚钱?要真有那么好的技术,他自己怎么不用,我看分明是有问题的!”黑鬼质疑道。

    尤庄锐点点头:“你说的问题我当然也想过,但是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主意是值得他惦记的吗?况且他说的也在理,印尼法律的确不允许他持有多频通信技术,他必须要找一家公司合作,只是刚好选中了我们,所以我们应该去感谢印尼的法律!”

    黑鬼也点头认可尤庄锐的判断,毕竟他们的公司距离破产就差临门一脚,还怕什么呢?

    这个问题解决了,黑鬼随后又有了更多其他问题:“不过这个什么多频通信技术真有那么厉害吗?你可知道我们可没办法真正发展这项技术的,而且我们公司的厂房也基本都是摆设,最重要的是庄锐这个名字在整个印尼都已经臭了,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有起色吧。”

    尤庄锐两手一摊说:“这就不是我们所要考虑的了,但我相信他绝对有办法的!”

    黑鬼笑着摇头:“真不知道你哪来的信心,要我看我们就等着看他笑话好了,股市什么的我们又不是没接触过,怎么可能一个合作消息就让我们的公司起死回生呢?他以为他是无所不能的主吗?”

    最后黑鬼又说:“我只是觉得尤庄锐兄弟,咱们好歹过去也是玩股票的,居然被这么低级的骗术给骗了,那就太丢人啦!”

    黑鬼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他最后这番话给了尤庄锐很大触动。

    之前尤庄锐是百分百相信周铭的,那么现在他就要打一个问号了,这个周铭究竟有没有帮庄锐公司的能力呢?

    这个问题很快有了答案,当天下午,周铭和唐明杰就带过来一个剧组。

    “我要在这里搞一个很大的布景,你们就按照我之前给你们的设计去做就行了,钱不是问题,只要你们能在最短的时间里给我完成!”周铭和唐明杰指挥着剧组这些人在这里制作道具。

    随着周铭的一声令下,这些剧组的道具和布景师们就开始了工作。

    尤庄锐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突然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不会想事了。

    这尼玛什么情况?你不是要准备搞合作,要把多频通信技术给宣传出去,要重塑庄锐公司的声誉吗?你在这里布景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准备把这里改造成影城拍电影吗?

    尤庄锐满脑门的问号,旁边黑鬼正好也在这里,他冷笑道:“看来兄弟你错了,这个周铭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你被骗了,想不到一直都是我们骗别人,现在居然也被人这么低级的骗了,真是讽刺啊!你好好在这里看这个华人拍电影吧,我先走了。”

    尤庄锐老脸通红,他想反驳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或者说他就连自己也都说服不了。

    尤庄锐不是没有想过周铭会怎么做,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接受可能的意外状况,但现在看到眼前这一幕他还是感觉自己的想象被限制了。

    “周铭先生你这是在干什么?咱们不是说好了要重塑庄锐公司的声誉,要想办法让庄锐公司的股票再涨起来吗?”尤庄锐忍不住找到正在指挥的周铭说。

    周铭头也不回的告诉他:“我现在不正在做吗?你只要安心站在一边看着就好了。”

    安心在一边就好了?可是我现在根本就安心不下来好吗?

    尤庄锐心里大声狂吼着,不过想到眼前这人的身份,尤庄锐还是忍下来好声好气说:“周铭先生,想要恢复庄锐公司的声誉,不应该是要首先召开新闻发布会,先宣布多频通信技术的转让才更有效果吗?而不是去搭这些无聊的布景制作没用的道具啊!”

    “我知道周铭先生你或许是想拍广告,是希望能有一个好场景,如果你是做企业,那这么做没问题,但我们只是在投机啊,你能明白这其中的差别吗?”

    尤庄锐拼命在给周铭强调:“投机并不需要做那些无聊的事情,只需要把声势造出去,吸引别人过来买我们的股票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尤庄锐接着说:“周铭先生你或许并不了解这个投机市场,他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市场,很多人购买股票并不是看他有多大的发展前景,而是一种心跳的赌博,像击鼓传花一样的等价格上去了再传给下一个人。所以在投机市场里很多事情都是多余的,我们只需要向市场传达一个这个股票他有可能会涨的信号就好了!”

    在尤庄锐三番五次的叨叨中,周铭转头回来看着他:“你居然懂这么多,你也学过经济吗?”

    “那当然,我可是印尼大学经济学院的研究生,还曾经去英国留学,也给盛高这样的国际投机集团做过实习生,所以你要听我的!”尤庄锐洋洋得意的把自己那些经历全说出来,原本他以为自己这些事迹能吓住周铭,却没想到周铭就只是很无所谓的点点头说一句‘哦知道了’。

    大哥你这也太敷衍了吧?好歹我也是印尼国内顶尖的金融精英,就这些事迹能秒杀很多人的,也是自己引以为傲的,不说把你能吓到怎样,但至少给点像样的反应多少表示一下吧,你现在这样子和听到我小学毕业就出来打工了的事情有什么区别?

    尤庄锐简直要跳脚了,他对周铭说:“所以先生请问你有什么资历吗?能证明你现在这些做法是对的。”

    周铭想了想然后说:“我可以直接买下你整个公司。”

    尤庄锐当时就说不出话了,周铭的话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插进了他的心里,暴击的他欲仙欲死。

    尤庄锐感觉无比心塞:对啊,他是印尼大学的高材生,在盛高集团做过实习生,就像他再厉害又能怎样,对方随手就能买下他整个公司,他说到底不还是一个打工的吗?这样他还凭什么嚣张呢?

    这时周铭的话又传来:“你还有事吗?如果没事了就请不要打扰我了。”

    这话说的让尤庄锐更心塞了,什么玩意啊,自己好歹也是这公司的董事长好吗,怎么感觉就被嫌弃成了无关紧要的人吗?还有没有天理了?

    尤庄锐想到这里突然狰狞道:“周铭先生我想告诉你,就你现在这样的做法是绝对行不通的,是一种错误的做法,你应该让我来做,只有我才知道该怎么让股价涨上去!”

    周铭有些不耐的看着他:“那怎么现在你的公司还要破产了呢?怎么还要依靠我给你提供的技术了呢?”

    尤庄锐被怼的真要吐血了,偏偏他还没法反驳,的确他要是真那么能耐,怎么就会依靠股价经营不下去了,要靠周铭来救场了呢?

    “股市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是需要依靠新消息……”

    尤庄锐想解释什么,不过周铭却无所谓的摆摆手打断道:“这些我不需要知道,反正既然你做不到就不要在这里干扰我了,反正事实已经证明了你是不行的。”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暴击是一把刀子,那么现在尤庄锐则是被万箭穿心了。

    “我告诉你不是我不行,你这样也是同样不行的,我会等着看你笑话的,你等着好了!”尤庄锐大吼道。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