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一条老狗
    ,精彩无弹窗!

    尤庄锐这段时间过得十分舒坦,由于庄锐公司股票的暴涨,以及多频通信技术的消息,让他这个过去的跑跑董事长,现在一下子成为了关键先生。过去那些一天到晚诅咒他向他讨债的人,那些鄙视和看不起他的人,现在都主动赔着笑脸贴上来,主动讨好他了。

    毕竟现在庄锐公司的股票那么火爆,他们怎么能不想买点内部股票,或者打听点关于多频通信技术的消息呢?

    这种事情要放在一个资本市场制度健全的地方,要是尤庄锐是一个真正想要做事业的企业家,那是绝对不可能透露半点的,但印尼本身就有点草台班子的味道,再加上尤庄锐本身过去就是做皮包公司,卖股票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在他看来根本没有什么市场规矩这一说,怎么能赚钱就怎么来。

    正是这样的原因,各种钻营的人让尤庄锐每天的饭局不断,天花乱坠的恭维甚至是贿赂让尤庄锐的感觉特别优秀,觉得自己就是印尼第一的企业家了。

    虽然他这样的想法在其他人看来是很逗比的,不过从某种方面来说倒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而在这些糖衣炮弹的侵蚀下,尤庄锐本身也是个很轻易的性子,因此就又发出去了很多股票,也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多频通信技术的消息说出去了。

    尤庄锐的这种行为对一个上市公司来说无疑是很糟糕的,但尤庄锐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反而觉得这些家伙得到了消息反而正尊敬他了。

    当然不管是利益驱使还是别的什么,这种巨大的人脉终归还是给他带来了很多隐性的权力,最简单直接的一点,就是过去别说是有哪个专家学者在电视上骂他了,就算是现实路边有个老头过来扇他两耳光,他也没啥脾气,毕竟黑鬼可不是他的贴身保镖。

    但是现在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不说路边不可能会有人敢惹他,就只是有一位金融专家在电视上提到了一句关于庄锐公司并不像现在传言的那样美好,仍然存在某种隐患,是不值得投资的。

    有一说一,这位专家的说法其实是一种客观的分析,但尤庄锐就立即接受不了了,他不仅公开给他发了律师函威胁,同时还私下找人进行上门威胁,最后逼的这位专家不得不上门跪在他面前求饶了。

    “尤庄锐先生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就是这张嘴贱,想借您的名气出出名,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啊,我就是白痴,是头猪啊!”这位年近六旬的专家跪在尤庄锐面前,一下又一下的狠狠扇着自己的耳光,同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嗷嗷哭诉道。

    尤庄锐则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居高临下看着他,脸上带着饶有意味的不屑冷笑。

    “哎哟金教授啊,您可是印尼大学经济学院的高级教授,您还是印尼金融频道的特约嘉宾,被誉为是印尼股市的天气预报员,您怎么可能错,为什么还要向我道歉呢?这真是太折煞我啦!”

    尤庄锐故作姿态的说,觉得自己很委屈的样子,但却始终只是在嘴把式,把“小人得志”这四个字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位金教授现在感觉屈辱的要死,奈何形势比人强啊,他哪知道自己只是不痛不痒说几句,这位尤庄锐就跳脚成这样,那么较真的要找自己麻烦,他只能咬牙忍着了。

    金教授不住的摇头表示:“我可不是什么高级教授,我就是个文盲,我哪里会懂什么股票呢?尤庄锐先生您才是印尼资本市场的主人,股市的任何变动都是您说了算,我在您面前什么都不算!”

    尤庄锐摇摇头又说:“金教授这么说可就不对了,你可不是什么都不算,你可是大教授,只是你这位大教授怎么现在那么像一条狗呢?”

    金教授紧咬着后槽牙,几乎就要把自己的牙齿给咬碎了,但他也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

    “没错我就是一条狗,一条只会汪汪叫的老狗啊!”金教授说。

    听到他这么说,尤庄锐这才高兴的笑了,他还想羞辱金教授一番,不过这时他办公室的大门却突然被敲响了,尤庄锐皱了皱眉,然后叹气的说了一声扫兴,才低头对金教授说:“我现在还有事情,你这条老狗就给我滚吧,不过你可得给我记住了,以后说话得小心一点,不是什么话都能乱说的,毕竟我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现在这么好说话的。”

    金教授忙不迭的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他很感谢尤庄锐的慷慨大度,还保证以后他一定会小心谨慎说话的。

    “那么我走了,就不打扰尤庄锐先生您了,再见……”

    金教授这么说着就站起身来要离开,不过却被尤庄锐按住了,在金教授的满脸疑惑中,尤庄锐对他说:“金教授看来记性并不怎么好嘛!刚才不是说过了自己是狗的吗?那么我可没有见过狗是直着腿走路的。”

    什么?

    金教授这一刻真想跳起来打死他,不过他最后却还是没办法,只能打落了门牙连血和牙都一起往肚里咽了,还要做出一副甘之如饴的样子。

    “很感谢尤庄锐先生,我这条老狗这就走……这就走!”

    金教授这块六十岁的老教授,他说着就真的这么爬着出了办公室,他这么做很屈辱,耻辱到想自杀,但他不敢这么做,因为不仅他老婆孩子会受到威胁,甚至他在医院重症病房的老父亲,也很有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冲动被拔掉管子,几个小时内会死去。

    所以他不管多么屈辱,哪怕是让他当狗,他也都必须忍下去。

    金教授就这么如同行尸走肉般的离开了办公室,也没抬头看门口的人一眼。

    敲开尤庄锐办公室大门的就是周铭和唐明杰,他们无比惊讶的看着金教授这么爬出去,唐明杰想出声叫他,但却被周铭阻止了。周铭能看出现在金教授的状态很不对,是处在一种崩溃的边缘,如果这时叫他,很有可能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会真的崩溃到疯了。

    “这个尤庄锐,他真的是太不像话了!”

    看着金教授那么离开,唐明杰再也忍不住的骂出了声,他直接走进办公室怒斥尤庄锐道:“你这个家伙对金教授干了什么?你可知道他也是印尼大学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折辱他?”

    尤庄锐皱起了眉头看着唐明杰:“那你又是什么东西?哦,看来你和刚才那条老狗很熟吗?那么你也不过就是一条老狗!”

    “你……”

    唐明杰还想说什么,尤庄锐却先眼皮一翻:“你还想觉得有什么不对吗?不过就只是个印尼大学的教书匠,在我这里冒充什么大尾巴狼,你配吗?”

    周铭听不下去了,站出来皱着眉头说:“尤庄锐先生,你需要向唐明杰教授道歉。”

    “哈!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尤庄锐不屑笑道。

    “我当然不是在开玩笑,毕竟首先我们有庄锐公司的很多股份,甚至我和唐教授加起来才是庄锐公司的最大股东,其次我想尤庄锐先生这么急着找我们过来,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吧。”周铭说。

    尤庄锐脸色一下就变了,他再也不能像刚才那么淡定,毕竟的确就像周铭说的那样,他尽管是庄锐公司的董事长,个人资产多少多少,但那都是媒体吹出来的牛皮,实际上他真正能拿在手上的资产只有很少一部分。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一件事,就是他们是他找来的,他有事情要和他们商量。

    该死的华人,今天我就让你们先得意一下,不过你们别高兴的太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跪在我面前叫爸爸!

    尤庄锐心里这么恶狠狠的想着,他随后很随意的看了唐明杰一眼:“抱歉。”

    “你这叫道歉吗?最起码的诚意没有人教过你吗?”周铭说。

    尤庄锐当即就要掀桌子了,不过面对周铭冷峻的脸色,他最后还是没有这个胆量,只能收起自己那副牛皮上天的架势,躬身向唐明杰道歉了:“非常对不起唐教授,刚才是我太冲动了,不该说那些很重的话,我为我这些话给你带来的问题向你做最诚挚的道歉。”

    “那还有金教授吗?他也是印尼大学的老教授了。”唐明杰说。

    得寸进尺!

    尤庄锐当即就要开骂,不过看到了周铭的眼神,他还是忍住了:“请唐教授放心,事后我也会主动亲自上门去给他道歉的。”

    尽管能看出来尤庄锐这话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周铭敢打包票尤庄锐肯定不会这么做,不过这个时候也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周铭摆摆手:“那么尤庄锐先生今天这么着急请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我想不会就是请我们看这么一件让人生气的事吧?”

    说到事情,尤庄锐的脸色这才有些好转。

    “当然有很重要的事,是关于多频通信技术合作的……”

    尤庄锐想了想接着说:“我想你们也应该知道这个消息已经放出来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我认为已经到了可以正式开始的时候,所以我来通知你们,我会在近两天时间里,召开发布会宣布和三林实验室的正式合作!”

    什么?

    唐明杰的脸色很不好看。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