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明知道的错误
    原来这个周铭他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什么庄锐公司,更不是什么多频通讯技术,这些根本就是他搞出来迷惑人的障眼法,恐怕庄锐公司都是他闭着眼睛掷骰子随便从一堆快要破产的垃圾公司里选出来的吧,其实他的目标就只是北方网络服务公司!

    伯亚抱着脑袋坐在自己的别墅里,他真的好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明显的问题都想不明白。

    周铭要北方网络服务公司,也只有北方网络服务公司才有最完整的通讯技术,或许技术上是落后一些,但他要是真想控制通讯,摆脱别人的掣肘,那么北方网络服务公司就是必须要拿下来的,相反,什么狗屁的多频通讯技术就是自己给他的啊!

    这项技术有重大缺陷自己心里也是明白的,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最开始周铭不管是和三林实验室的合作,还是投资庄锐公司,伯亚都只是坐视,并没有进行任何阻挠。

    可随着事情的发展,周铭先是秘密对庄锐公司的厂房进行翻修,并且对消息严防死守,不仅四周拉上了幕布,还派上了巡逻队员,以伯亚和托哈在印尼掌握的绝对渠道,都没有办法探听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只得依靠他们派出的人在工厂旁边的矮树上拍的那些不清不楚的照片做参考。

    伯亚是被周铭搞怕了的,所以关于周铭的举动让他格外慎重。

    在他想来,要是周铭很高调宣传庄锐公司和多频通讯技术,那么很有可能这是个陷阱,为了混淆他的视线,也有可能是周铭自己想要利用这点捞一笔快钱;但现在周铭这么对消息严防死守,就很耐人寻味了,尤其是败在周铭手上那么多次的伯亚,明知道周铭在准备什么却没办法搞清楚,这让他后脊梁骨感觉到隐隐发凉。

    于是伯亚这才结束了自己的观望,开始跟着周铭投资庄锐公司了,在他看来不管周铭想做什么,他至少要握有反制的手段。

    当然伯亚也还是留有一些余地的,他一开始至稍稍买了一些作为试探,直到后来看到股市暴涨,他才跟注的。

    事实上到了这时候他就算有一点疑惑也不行了,那一天将近30%的涨幅让托哈和哈里克都像饿了无数天的狗终于看到了骨头一样,拉都拉不住的扑上去了,就连伯亚面对这个涨幅也不能不动心。

    好吧,看来是真的了,如果周铭不是真要多频通讯技术来改变印尼整个通讯行业的格局,是不可能让一个即将破产的庄锐公司出现这样的蜕变。

    伯亚就这样放下了心,开始全心全意投入到庄锐公司的运作里面去了,他让哈里克作为代表联系了尤庄锐,然后再会同三林实验室,准备共同坑周铭一波。

    或许尤庄锐召开发布会和周铭摊牌的时间是有点操之过急,但总的来说事情还是按照他的布置在一步步进行下去的,伯亚没有阻止尤庄锐还有一个考虑就是这么突然的摊牌也是最后的保障,让周铭就算还有什么阴谋也来不及展开。

    而伯亚跟着哈里克亲自去了现场,也未尝没有想亲眼看看周铭苦恼的样子。

    可结果仍然很糟心,不仅看不到周铭苦恼的样子,反而自己这边丑态百出,伯亚这个时候才明白什么庄锐公司什么多频通讯技术根本就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那都是根本没影的事。

    “为什么会这样?”伯亚拼命揪扯着自己的头发,感到无比懊恼,“这一切明明都是我自己布置准备的,我明明就知道那个多频通讯技术的问题,我也知道庄锐公司就是个皮包公司,可我为什么最后还是相信那个周铭他会真的要依靠这两个问题来翻盘呢?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啊!”

    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位中年人走进来告诉他飞机已经准备好了。

    伯亚听到这话一下愣住了,他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位中年人是父亲派来的,目的是接他回去,而那架准备好的飞机就是可以出发了。

    伯亚很不想离开,他还想找周铭找会场子,可现在他哪里还有拒绝的权力呢?

    来到印尼这么长时间,不管托哈这位印尼总统给予了自己最大的支持,不管自己要做什么他都会全力配合,可以说这位印尼的土皇帝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但结果却仍然很糟糕,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从中年人来到印尼帮自己准备飞机回去到现在安排好航线航程,总共才花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这对于准备私人飞机的报备来说已经是非常快了,可见那位印尼总统是一路给自己开了绿灯,好让自己快点离开的。

    “没想到我居然被一个印尼土人给瞧不起了!”伯亚苦笑。

    这让他感到很耻辱,但他却没有办法,毕竟曾经有那么多次可以证明自己,但他却一次也没能证明,到了现在连他自己也有点怀疑自己了。

    “先生,我可以再给你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中年人对伯亚说。

    伯亚轻轻摇头表示没有必要,随后他起身跟着中年人离开了别墅,直升机就停在别墅的草坪上,他们上了飞机就直飞向他们的私人机场。

    到了机场,这里没有任何人给他送行,不仅托哈和哈里克没来,甚至连代表都没有,那种压抑让伯亚感觉自己就是落荒而逃一样。

    “真的很好,不过周铭你不要得意,我会回来的!”

    伯亚咬牙在舱门口许下了这个誓言,然后狠狠钻进了飞机,在他坐好不久,飞机就起飞离开了。

    不过伯亚并不知道,托哈并不是已经不把他当回事了,正好相反他还是很关注的,当伯亚的飞机才起飞,消息就传到了托哈这边。

    伯亚的离开让托哈松了口气又觉得有些茫然,松了口气是他已经真的不想再掺和周铭和那些西方财团的破事了,茫然是没了伯亚给他指明方向,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了,之前伯亚固然比不过周铭,但至少他不管什么时候能拿出主意来,让自己能有个方向,哪怕是不那么对的方向。

    经过这么多事情,托哈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铭了,要他横下一条心直接杀了周铭他在排华浪潮最高的时候都不敢动这个手,更别说现在了。

    可要他就这么坐在自己的总统办公室里看着周铭那么一点点帮着那些华人,把印尼的商业控制在手上,他就很烦躁,尽管过去就是华人掌控着印尼的财富,但他总还有制衡手段,可面对周铭,他却什么办法都没有。

    “可恶!要是伯亚先生他能再优秀一点就好了!”托哈暗暗在埋怨,“真搞不明白伯亚先生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犯那么蠢的错误,明明多频通讯技术就是我们准备好的,那明显就是个阴谋,怎么伯亚先生最后还是栽在这上面了,简直想不通啊!”

    随后托哈招来了自己的助理问他:“尤庄锐和庄锐公司那边怎么样了,股市那边有没有让相关部门去想办法?”

    助理回答:“尤庄锐今天被人发现死在了化粪池里,初步的尸检结果是窒息而死。庄锐公司在多频通讯技术的重大缺陷遭到曝光以后,股票出现了很大规模的暴跌,不过交易所和证监局已经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封停了庄锐公司的股票交易,同时也在对尤庄锐的个人和公司账户进行彻查,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

    听着助理这番有条不紊的回答,让托哈反而更烦躁了,因为他问的问题是这些,可他心里却根本不想听这些答案,他更想知道的是周铭那边在做什么,可现在伯亚才走,他必须保持镇定,没法那么直接问出关于周铭那边的问题,他不想暴露自己很慌的事实,哪怕是在自己的心腹面前。

    这个家伙是蠢猪吗?平时看的挺机灵挺懂自己的,怎么现在完全不明白了呢?

    托哈心里大骂起来,不过表面却仍然镇定道:“你告诉梅西塔尔,庄锐公司的情况很重要,千万不能让股市乱了,此外经过这次庄锐公司的事情,我们得考虑引进交易所的涨跌停机制了,我不管他有多少事情,我要他这两天内必须拿出方案给我!”

    助理点头记下了托哈的命令,正当托哈要挥手让他滚出去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了,是哈里克王子打来的电话。

    “我亲爱的总统先生,我已经听说了,尤庄锐那个家伙已经死了,但他的银行账户还在,所以我有一个很棒的主意,我们是不是可以帮他追讨一下那些资金呢?”哈里克嘿嘿笑着说。

    托哈的额头青筋直跳,终于忍不住的大声道:“钱钱你就知道钱,周铭还在外面活蹦乱跳的,你特么能不能有点危机意识?那才是我们最头疼的家伙,尤庄锐那个蠢货,他还能给我们留下多少钱吗?”

    发了一通脾气,托哈狠狠挂断了电话,最后啐了一声骂道:“真是一个见钱眼开什么都不顾的蠢货!”

    这个时候托哈的助理似乎才恍然大悟的明白了什么:“原来总统先生您是在担心那个周铭的事情啊。”

    托哈又要发脾气了,不过助理这时急忙道:“总统先生,我刚刚接到消息,说那个周铭已经买了机票,似乎是要离开印尼了。”

    托哈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的喜出望外:“这是真的吗?那个家伙真的要走了,那我们可以举国欢庆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