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积极主动李典堂
    ..,

    “你是在叫我吗?”

    周铭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问,原本他是打算要离开的,毕竟这是在别人家,而且别人还是在训自己家的佣人,他在这里看着是很不礼貌的,而且周铭也并没有窥探别人**的兴趣,但却没也没想到居然会被叫住。

    叫住周铭的年轻人名叫李典堂,他是李庆安唯一的儿子,他也很有自觉的一直以继承父亲的家业为己任,无时无刻不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

    今天李典堂又很兴奋,因为他知道今天有很重要的客人要来,尽管他不知道这个周铭究竟是何方神圣,但他却知道父亲现在出去邀请的王呈林那些人,那都是在泰国和父亲平起平坐的商界大亨,现在为了一个人居然要把这些人都请来,可想而知这个人的身份地位了,恐怕是宗族那边来人了。

    那么既然是这么重要的时刻,自己这位泰国李家的继承人怎么能不表现一下呢?

    于是李典堂在了解了事情以后马上跑出来了,可他在院子里瞎逛着却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过好在这时他正好看到了家里的佣人正在那边休息,这让他顿时来了精神。

    这些该死的佣人,家里有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居然在这里偷懒?

    李典堂不由分说的上前对着这些佣人就是劈头盖脸一阵臭骂,他骂的很爽,并且也觉得这是在为李家消除隐患,毕竟细节注重成败嘛,万一要是因为这些家伙的懒散给了贵客不好的印象,那才得不偿失了。

    在这样的想法下,李典堂骂的更是激情饱满,仿佛这一刻自己已经继承了家业一般,正处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帮助李家继续拓展在泰国的商业版图。

    但这个时候,他的旁光却突然发现那边不远处有人似乎看到了这边的情况转身想跑。

    意气风发的李典堂根本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立即叫住了周铭他们。

    原本李典堂只是下意识的叫了,根本没想好要做什么,如果周铭这边态度好一点他随便糊弄一下就过去了,可那边这家伙居然一脸茫然问是不是叫他,李公子这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

    李典堂当即皱起了眉:“怎么这里还有其他人吗?你在这里跟我装什么傻。”

    “哦好吧。”

    周铭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走过来:“抱歉我是真没想打扰你的,不过我也并不是那么讲排场的人,所以不需要那么严格,就像平常一样就好了。”

    李典堂脑袋有点懵,他拍拍自己的脑门感到有点头大:“握草你这个人脑子有问题吧?这自我感觉良好到了一定程度了,你以为自己是什么玩意,就敢在这里装大尾巴狼?我告诉你我是想问你这边是什么情况!”

    “原来这样啊,我听你刚才训斥他们的话,我以为你会要我看你训斥的成果了,抱歉是我误会了。”周铭说。

    李典堂眼睛瞪的更大了,特么这哪里是误会,根本就是你给自己编了个故事好吗。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李典堂还是没有轻易动怒,而是先询问道:“你是王家的人吗?或者李家郑家?”

    李典堂一口气说了十个泰国排的上号的华人家族,但周铭都摇头表示并不是。

    这答案在李典堂的预料之中,也让他很有底气的勃然大怒:“什么都不是你特么还在这里神气什么玩意?信不信我马上把你赶出去!”

    随后李典堂又质问面前的这些佣人:“你们谁知道这是谁带来的亲戚?马上把他给我赶出去,我不想看到这个人!”

    面对李典堂突然发的脾气,周铭表示十分错愕:“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发脾气,但是你就这么要赶我肯定是不行的,毕竟我是李庆安亲自请来的,其实我并不想住在这里,不过要走也总得和他说一声吧。”

    李典堂这次被气乐了,眼前这位真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逗比,怎么就对自己那么有自信,居然被赶出去还要和父亲说一声的,更可气的是这栋整个唐人街都想住进来的李家豪宅,他竟然还说自己不想住在这里,那你不想住这里还想住哪里?和国王一样住在大王宫里吗?你特么吹牛能不能先打打草稿,这样会笑死人的!

    李典堂想到这里无奈的摆摆手说:“算了我也懒得和你这样的神经病计较,我告诉你我叫李典堂,我是这里家族李庆安的儿子,现在我父亲不在就是我说了算,所以我让你滚就是圣旨,你明白吗?”

    周铭无奈的耸耸肩:“你开心就好,那么我先走了,我的行李就先放在这里,等我找到了酒店会再过来拿的。”

    “什么狗屁破行李,你还真拿这里当酒店了?我告诉你这里是李家的在泰国的牌面,马上给我带走你的行李,否则我会把他们给当垃圾扔出去的!”李典堂叫嚣着。

    不过周铭却并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的离开了,任由李典堂在身后气到跳脚。

    “这个李典堂显然就是不知道周铭你身份的,干嘛不和他解释清楚呢?”苏涵有些不解的问。

    “本来我是打算解释的,可你看他给我解释的机会了吗?所以他想怎样就随他好了,刚好我来了泰国还没去拜访这里的大使何军,上次在泰国他帮了我们不少忙,来了也不去拜访他有点说不过去的。”周铭这么对苏涵说,随后他们就这么离开了李家的豪宅,出去打车去了大使馆。

    李典堂听说他们是打车走的,他更不屑了,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莫名其妙的人,连自己的车都没有,肯定不是啥好人。

    ……

    这边周铭才离开没多久,那边李庆安就回来了,当然他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跟着他一块的还有王家在这边的旁支族长王呈林还有其他的一些家族负责人。

    “我已经把周铭先生安排在李家的宅子里了,周铭先生到了泰国就马上说要和你们见面,看来他是非常重视我们这边的情况了。相信印尼那边的事情你们都有所耳闻,这位周铭先生是真的很厉害……”

    李庆安一路上不断给王呈林他们介绍着周铭的情况,很快他们走进了豪宅,看到李典堂就带人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见到李庆安他们过来,李典堂带着佣人们上前主动鞠躬向他们问好。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李庆安都皱着眉头不明白他究竟在搞什么鬼,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问,就拉着李典堂到一边。

    “爸,这就是我刚才训练的成果,我知道您今天会邀请很多商界大亨来我们家,我现在虽然年纪还小,但也是李家的一份子更是继承人,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在这些地方丢脸,我看到这些佣人都在偷懒,就训练他们到门口来迎接您和各位叔伯了!”李典堂十分骄傲的说。

    王呈林似乎也能料到这边的情况,大声对李庆安说:“我觉得你儿子这种注重细节的品质还是很不错的,要是我儿子就一定不会注意这方面,也不可能把这些人训练的这么好。”

    受到了夸奖,这让李典堂更高兴甚至要上天了,他忙鞠躬道:“非常感谢王叔叔,我这也都是受到了王叔叔的熏陶嘛!”

    听他这么说,其他人也都一个个为他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虎父无犬子,李庆安是泰国李家的顶梁柱,在这里还有一个小顶梁柱。

    李庆安对此很谦虚的表示还好,但心里也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是自己儿子有出息嘛!

    “哦对了爸我还有一件事要和您说。”

    李典堂突然想起了什么,骄傲拍着胸脯说道:“今天不知道哪个佣人的亲戚我看到像做贼一样在咱们家到处走,正好被我看到了,我就把他从家里扔出去了!爸您看我是不是很当机立断,要是家里被他偷走什么东西就不好了,我保护了我们的家!”

    李庆安感到很诧异,但也满脸笑意:“是吗?居然还有这种事,没想到你都长大到能保护李家啦,真了不起!”

    李庆安是真的很高兴,毕竟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做出了多大的事业,但到最后都还是要交给自己儿子的,那么他能有所成长,能有一些自己的主观头脑,都是很好的事。或许现在看着还有些幼稚,但只要肯做肯动脑子,剩下的自己教他就好了。

    李庆安满意的点头,李典堂这时又说:“要我看来那个人就是神经病,居然还想和爸你打招呼,身边还有那么漂亮的女孩,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本要把这个事情抛在脑后的李庆安,这时又被警醒了:“你说什么?你说你赶出去的人身边跟着一个漂亮女孩?是不是这个人本身也很年轻,是不是他还说是我亲自接他回来住在这里的?”

    李典堂想了想回答:“那倒没说,不过他很年轻人,身边跟着一个同样年轻漂亮的女孩我可以肯定。”

    李庆安急忙拿出周铭的照片:“是不是这个人?”

    李典堂瞪大了眼睛:“就是这个人。”

    噗!

    李庆安要吐血了,然后暴起就是一巴掌打在李典堂脸上:“特么我要打死你这个白痴,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