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狠心李庆安
    周铭跟李庆安王呈林他们的见面会只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这次的见面会并没有任何问题,不管李庆安还是王呈林他们都表示会对周铭绝对的支持。

    “周铭先生在印尼的事情我都是知道的,也明白周铭先生这次专程来到泰国也是为了帮我们,实不相瞒我们华人在泰国虽然也相对比较富有,但却始终很分散,能利用这一次机会大家拧成一股绳也是很不错的!况且连族长他们都很信任周铭先生您,那我们也没有理由不相信了。”

    “其实说到底我们也不想泰国出事的,毕竟我们的产业都在这里,关于国际游资的事情我们也都看得见摸得着,就像是我的公司,最近的几个月有很多人买了我的股份,我都不知道这些资本家在准备布置着什么,但我们并不想我们的资本会成为他们所谓资本世界大战的大敌。”

    这些人左一句右一句对周铭说着,表明了他们对周铭的态度。

    既然他们的态度都这么明确,那周铭原本准备好用来说服他们的话就不用再说了,随后周铭就让他们各自回去准备了。

    当然最后周铭还告诉他们:“我有预感泰国未来会成为西方投资基金的主战场,所以你们必须尽快完成准备,一味的躲避是没用的,我们要趁着这次机会赶走并从那些国外游资身上咬一口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这些,周铭就结束了见面会,王呈林他们各自离开了李家的豪宅,李庆安在送周铭回房间以后也走了。

    不过李庆安却并没有找管家做什么准备,而是来到了他儿子李典堂的房间。

    李典堂这个时候的样子很惨,他由于背上全是伤口,刚敷好了药也没法躺下,只能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见到李庆安进了房间他叫嚷着更厉害了,就像是一直待宰的鸡一样,同时直接别过脸去,一脸怨恨愤恨。

    李庆安对这个情况并不感到任何意外,他拿过一张椅子坐在李典堂床边。

    “看来现在还很恨我?”李庆安问,语气有些萧瑟苦涩和无奈。

    李典堂立即转头回来狠狠看着他:“我怎么可能会不恨你,你是我爸,你怎么能帮着一个外人这样对我?到底我还是不是你儿子?你知不知道我背上被扎的有多疼,你知不知道我就快死了!我知道我做错了事,那不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华商吗?干嘛还为他上纲上线了啊。”

    “看来你还是不懂呀!”

    李庆安叹息一声,他轻轻抚摸着李典堂的头说:“你知不知道那个周铭来泰国是为了什么,是咱们李家的族长李光弼亲自给我打的电话,可以说那个周铭比我这个李家的太过负责人还要重要。”

    “现在就是这么一个人,你居然把他给赶出去了,那么你觉得我该怎么办?继续硬着头皮赶他走吗?还是不痛不痒的给他道歉,然后让他当面羞辱一番呢?”李庆安问。

    李典堂并不是个白痴,李庆安说的这些他都明白,他只是不愿意面对罢了。

    “可是那也不能让我背这么多荆条去给他道歉吧,那都能要了我的命啊!”李典堂叫喊着越来越大了,“你知道那些荆条是怎么扎在我身上的吗?有些棘刺都已经粘在我的肉里了,那都是钻心的疼,疼到我想死啊!”

    “可你到现在还没有死不是吗?”李庆安说,“典堂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怎么会让你去死,只是这一次我也并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做错了事,而且这一次还有那么多人在旁边看着,你觉得要怎么做才能表示自己的决心呢?”李庆安接着说,“你要知道就那种情况下,我们不管做什么,那个周铭都一定会羞辱我们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把道歉的形势弄的决绝一些,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说不出话来。”

    “而且你觉得负荆请罪是一种很丢人,疼到自己快要死的事情吗?那你看看我。”

    李庆安说着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李典堂原本很不屑的眼神立即成了震惊:“爸你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李庆安的身上也绑上了荆条,上面的尖刺也同样刺进肉里去了,一片鲜血淋漓。

    “负荆请罪嘛,不过我并不是给你请罪,而是要告诉你这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庆安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你不是一直说想要继承我的家业吗?结果你连这点苦都受不了,就趴在床上哼哼自己要死了,你这样还凭什么?”

    李典堂有些脸红,李庆安接着说:“你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忍心让你那么痛苦?我是希望你能从这个事情里明白一些道理,明白你不管有多痛我都和你受过一样的痛苦,让你记住这一次的教训,以后不要再犯相同的错误了!”

    李典堂惊呆了,他的眼泪一下流出来,他嚎啕大哭道:“爸爸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那么任性,我更不该没有这个担当,爸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结果我还这么不争气,非常对不起!”

    李庆安见他这样,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他们并不知道,房间里这一幕都被周铭的保镖**看在了眼里,**看完随后马上离开回去了周铭的房间。

    “果然和周铭你说的一样,我刚才看到李庆安身上绑上了荆条去看他儿子李典堂了。”**小声告诉周铭道。

    周铭和苏涵就坐在外面的客厅里,或者可以说他们从回来以后就一直等在这里了,他们一方面是在等着**带回来的答案,另一方面就是他们在研究从何军大使那里拿过来的资料。

    听到**带回来的消息,他们都惊讶的抬起投来。

    “果然如此,看来这李庆安可真不简单,是一个枭雄人物啊!”苏涵说。

    苏涵的语气有些担心和紧张,毕竟李庆安这一手太让人不安了,打一巴掌给一颗甜枣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可真正能用又敢用,还能用在关键的时候,还是十分难得的,但李庆安就做的很好。

    “李庆安这个家伙的城府真的太深了,最开始我们只以为他是单纯的能狠下心来,但现在细细想来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苏涵一点一点分帮着周铭进行分析:“在门口那么多人面前的负荆请罪,表面上看起来是向我们低头的表现,不过实际上却反而把我们给顶到了墙上,没办法不跟他合作了。而原本李庆安强行这么让李典堂给我们负荆请罪,他肯定会不愿屈服,甚至会因此恨他,但这时李庆安也同样负荆请罪去找他,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首先李典堂就不会怪李庆安了,那么这时候只要李庆安稍微再多开导几句,就能解决了。”

    苏涵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真是没想到这个李庆安的心思居然会这么深的!”

    苏涵感慨,周铭心里也有些感慨,周铭刮了一下苏涵的鼻子对她说:“怎么小涵你以为李家会派个废物来泰国吗?泰国并不是李家的传统势力范围,李庆安既然能在这里扎根,就代表他肯定是有点手段的,尤其更重要的是李庆安这个名字并不属于李家族长李光弼,如果本身就没得到家族的多大支持,要是再没点手段就完了。”

    听周铭这么说,苏涵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自己的小香舌,这的确是她该想到的,李庆安能肚子一人在泰国这里打出一片天地怎么会简单。

    “既然李庆安是这样的态度,那么可想而知他请来的那些人估计也差不多了。”

    苏涵叹了口气:“本来我以为有了印尼那边的事情以后,这边能轻松一点,他们能很容易就接受周铭你了,看来他们都还是在敷衍你的。”

    周铭笑笑摸着苏涵的头说:“他们不管是敷衍也好还是真心实意也罢,反正我们在来泰国以前也没预料到这边的华商会对我们那么热情,现在这种情况不过就是他们的正常发挥而已,并不奇怪。”

    ……

    与此同时在外面,王呈林他们并没有各自回家,而是都来到了王呈林的别墅,王呈林一言不发的坐在上座,听着其他人的话。

    “这该死的李庆安,他也太不讲究了,说好了我们都是要敷衍那个周铭的,结果今天居然在我们面前来了这一出,什么狗屁的负荆请罪,要我看他根本是不敢面对这个事情,故意让那个周铭没话可说了。”

    “不过话说起来那个周铭也似乎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厉害,就连这么一点事情都没办法解决,真想不通他怎么就能来泰国,他的水平也太差了吧!”

    听着这些人一句他一句的争吵着,王呈林终于忍不住了:“我觉得我们已经不需要这个周铭了,反正我们所有人的股份已经都给人收走了,那个人可比这个不知所谓的周铭还要还厉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