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幕后老板
    早上周铭很早就起来了,他还是和往常一样先跟着保镖**进行晨练,周铭很清楚任何一个成功商人没有一个好身体是绝对不行的,否则一个项目连续十天半个月的紧张准备,或者动辄几天一个礼拜甚至更长时间的谈判会议,根本不可能撑得下来,一旦精神懈怠疲倦,就很容易被对手钻了空子。

    最经典的案例就是在二战期间的波茨坦会议上,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利用自己比斯大林年轻十岁的优势,通过无尽的宴会和谈判拖垮了斯大林,从而让心力交瘁的斯大林最后不得不对美国做出了妥协。

    除此之外也是作为重生回来的周铭,很清楚以后身体不行的苦处,上一辈子是搞销售喝酒熬夜搞垮了身体,现在重来一次怎能不好好珍惜呢?况且还有**这位兵王带着,锻炼方式也肯定是最科学的。

    结束了晨练,周铭他们去吃早餐,李庆安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早上起来锻炼身体,这种健康的生活方式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李庆安夸赞道。

    周铭微笑着随意应付几句,并没有在这种问题上多浪费时间,随后坐下吃早餐,李庆安又为昨天的事情向周铭抱歉了,表示李典堂正在被关禁闭以示小惩大诫。

    “李庆安先生太客气了,其实我相信李典堂他也是无心之失,并不是故意针对我什么的,况且昨天他负荆请罪,我已经原谅他了。”周铭说。

    李庆安又说这都是自己疏于管教,责任也很大,周铭又应付了几句。

    李庆安也明白这种事情太没营养,只提一下就够了,反复说只会徒增厌恶,随后李庆安又问:“那么周铭先生您首先打算怎么办,是需要我们给你提供我们的产业分布材料吗?或者是泰国的整体经济报告?”

    周铭摇头:“都不是,我只想知道泰国最近发生了什么。”

    李庆安愣愣的有些发懵,表示不明白周铭在说什么,周铭随后解释:“我昨天晚上回去看了何军大使给我的材料,发现最近一段时间泰国很多公司的股权变动有些频繁,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周铭先生您已经知道了,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在二十天以前,泰国曾经爆发过一次小规模的经济危机。”李庆安告诉周铭。

    周铭其实在昨天何军大使给的材料上已经知道了这次小规模经济危机的事,不过大使馆的消息毕竟还是存在一些局限的,大使馆还有其他外交事情,能帮自己记录下这次小的经济动荡已经足够了,但对于经济危机本身的感受肯定是不如李庆安他们这些商人的。

    其实这次经济危机也就是从房地产的贷款危机开始的,是有一家星罗地产公司由于资金链断裂导致破产,牵出一批银行坏账,矛头直指华泰银行,以此造成整个泰国股市动荡。

    由于华泰银行是一家华人商业银行,因此这次经济危机也让背后持股的华人家族们损失惨重。

    而在这次经济危机过后,由李庆安王呈林牵头,这些华人家族碰头商议对策,就想到了互相持有对方的股份,进行股份交叉,简单说来就是我有你的股份,你出了事我可以帮你,你也有我的股份,我出了事你也得帮我,他们就是通过这样的办法来强化各个家族的抗风险能力。

    “我们也知道泰国现在的经济情况,我们也是在为自己做准备。”李庆安说。

    周铭听着李庆安说这一次泰国经济危机,他们的早餐就结束了,周铭和苏涵回到房间。

    “我觉得这个李庆安并没有说实话,这次泰国经济危机肯定没那么简单,不是简单的你持有我的股份我持有你的股份那样。”苏涵说。

    周铭却摇头表示:“我相信李庆安说了实话,只是他没有把事情完整告诉我们。”

    苏涵停周铭这么说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周铭你是说这次所谓的经济危机很有可能是人为制造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这些华人家族产业吗?”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解释。”周铭说,“而且小涵你忘了吗?我们来泰国所做的最糟糕计划,也就是通过自己掀起的经济危机来逼迫这些华人家族站队吗?”

    “我只是没想到有人能提前下手。”苏涵说。

    周铭揉了揉苏涵的头说:“这有什么想不到的,我又不是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资本天才,而且自己点燃大火然后去火中取栗的手段我也没有申请专利,就算有专利也不代表别人想不到啊。”

    “可是不是胡安他们最怕的伯亚是在印尼吗?怎么还会有人到泰国这里来闹出这样的事情呢?”苏涵说。

    “那就说明这个世界上手段厉害的家伙并不只有伯亚一个了。”周铭告诉苏涵,“原本我们最多以为泰国这边的情况最多就是一盘散沙,我们需要重新整合,却没想到这块地就在一个礼拜前已经被人圈走了。”

    “没有关系的周铭,我相信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苏涵为周铭加油打气道。

    周铭微笑表示自己只能尽力而为,这不是周铭泄气,而是在一张空白的纸上作画,和要把另一幅已经完成的画改出自己的画风,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等级的难度,尤其看对方能这么快完成在泰国的布局,显然也并不是易与之辈,周铭还真没什么信心。

    有时候周铭也会想自己虽然是重生回来的人,但老天就不能给自己这次的人生简单一些吗?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李庆安在与周铭吃完了早餐,就马上出门了,他来到了唐人街上的某处私人会所,在会所经理的亲自领路下,李庆安被带到了一出雅阁,王呈林还有其他几位华商已经早等在了这里,如果周铭在这里就能认出,这些人都是昨天他见过的华商们。

    见李庆安进来,王呈林首先询问道:“李家主这么晚才来,是不是家里那边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昨天让你儿子负荆请罪,今天他就要离家出走了呢?”

    李庆安黑着一张脸走进去,他并没理会王呈林的调侃而是直接说道:“我怀疑那个周铭已经知道了。”

    进来就是这么一句没头脑的话,王呈林他们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知道了什么?”

    “什么都知道了,不管是大半个多月前的经济危机,还是我们现在的股份问题。”李庆安告诉他们,李庆安说完还补充了一句,“是何军大使帮他搜集的资料。”

    这一番话让这些人都倒吸了一口气:“什么他怎么会知道这些的,是李庆安你告诉了他什么吗?那何军大使是处理外交的,怎么会帮他搜集这些信息,难道他在华夏有什么背景吗?或者是代表华夏出来的?”

    王呈林听着这些人你一句他一句的话,突然大声道:“都闭嘴吧!那个周铭就算有什么背景,或者他能猜到这些事情又能怎么样,难道我们还能背叛我们现在的老板吗?或者说……你们敢吗?”

    简单的一个问题,就让这些人包括李庆安都忍不住的一哆嗦,下意识的就回想起了大半个月前的那次经济危机,他们老板的一连串操作,直接就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为了保住自己的产业,被逼无奈就只能选择合作,那种事情他们谁都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不过现在比起之前,更重要的是那位“老板”为了达到更好的控制效果,已经把他们关键产业的股份都掌握在了手上,他们根本没法反抗。

    “王呈林,你说如果我们当初能像现在这样团结一点,会不会现在就不会那么纠结被动了?”李庆安突然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王呈林先是一愣,随后重重叹了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觉得如果我们当初能抱团取暖,现在就有了更多的选择余地对吗?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会有用吗?还是老板的手段,你们都还没有领教够?”

    听着王呈林的反问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发生的事的确可以假设,但那不过就是毫无实际的幻想罢了,毕竟这大半个月以来他们“老板”的手段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或许当初他们要是能多互相帮助多抱团取暖,他们就不会这么容易被打败,但也不过是要他们的“老板”换一个手段罢了。

    “我相信你们都知道周铭在印尼那边的所作所为,至始至终都是处于被动的,不管和讯公司还是庄锐公司,结果都不怎么好,相比之下我们老板在泰国这边的布局一路顺风顺水,都没有人能挡在她面前,我想凭这个他们倆的高下就足以分明了。”

    王呈林接着说:“良禽择木而栖,我们的一切都在泰国,我们也都明白单凭我们自己是没办法抵御外来的资本冲击,所以必须要找一个靠得住的势力,显然我们现在的选择是要比周铭好太多的。”

    王呈林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他们一个个都点头表示看周铭在印尼的表现也就那样,还是他们“老板”的眼光手段更高明一些。

    最后李庆安拍板道:“那么既然大家都这么说,我们就这么决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