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她是示威?
    “什么你说安娜女士今天下午就会见我?”周铭对于这个消息感到十分惊讶。

    周铭一直就在李家的豪宅里,因此李庆安在安娜那边挂断了电话以后,立即就飞奔过来找周铭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没错周铭先生,我这个人办事效率一向都是很高的,而且这个事情关系到了未来泰国的资本局势,我必然会尽全力对待!”李庆安一脸正气凛然的说,“安娜女士那边最开始是有些犹豫的,不过我……”

    周铭没空听他在这里吹嘘,直接打断他道:“那么下午安娜女士约我在哪里见面?”

    刚才还满嘴机关炮的李庆安,面对周铭这个问题就愣住了,因为他是才放下安娜女士的电话就直接跑过来了,根本没去想过这个事情。

    周铭看他这样的表现顿时明白了:“那么你先安排这个事情吧,不管是在你这里还是其他什么地方我觉得都可以,如果安娜女士那边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我这边也没所谓的。”

    李庆安点点头马上去安排这个事情了,而等李庆安离开以后,周铭和苏涵的表情都凝重起来,苏涵对周铭说:“没想到这个安娜女士居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而且这么快就可以见面。”

    不得不说这个事情是完全出乎周铭和苏涵预料的,原本他们和李庆安他们的想法差不多,认为安娜那边面对自己这么突然的见面要求,虽然并不认为她一定会拒绝,但多少还是会要有点考虑的,却没想到那边的答复居然会这么快,就在当天下午。

    “那个安娜女人,她是瞧不起周铭你,还是有别的什么打算?”苏涵很不理解的问。

    周铭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或许她知道自己没时间准备,所以干脆就不准备了吧,索性和我拼临场发挥了吧,反正不管她打着什么主意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想再多也没用。”

    苏涵点头表示只能这样了,她随后问:“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回房间去好好睡个回笼觉,然后等着下午和那位安娜女士的会面。”周铭说。

    李庆安事后知道周铭居然在得到消息以后居然还能回去睡觉,还能睡得着觉,差点没惊掉下巴,不过苏涵却能明白这就是周铭。

    之前不明白那位“幕后老板”安娜女士想做什么,周铭会很担心,不过现在一旦明白了对手的意图,那就不用担心了,毕竟大家都没准备,到时候就各凭本事好了,一味的瞎操心结果想的越多错的越多,钻牛角尖很容易脑残的,这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周铭躺床上很快睡着了,不过苏涵却起来了,她知道周铭这段时间很累了,难得有个休息的时间,那么周铭既然休息了,那她作为周铭的女人,就得帮他准备了。尽管苏涵一直的梦想就是安安静静待在周铭身边,但他倔强的性格却仍然想帮助周铭。

    于是苏涵又拿起那些关于爱丽丝投资银行还有她的董事长安娜女士的资料反复翻看起来。

    李庆安最终把会面的时间安排在了下午的四点,地点就在自己的李家豪宅。

    这是李庆安经过细细考虑的,首先自己的豪宅安全,其次四点也是一个人精神比较饱满的时间,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不管周铭和安娜要不要准备,但至少他这边肯定是要准备一下,不能只是让他们见一面就算了的,这还关系到他们这些华商的未来,让他不能不对任何事情都慎重。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早在一点钟的时候,王呈林他们就都到了李家豪宅。

    “庆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是上午才确定的事情吗?怎么这么快就落实啦?”王呈林他们不是不知道下午有什么事情,但还是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李庆安对此只能摊开双手很无奈的表示自己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王呈林狠狠的摆摆手说:“不管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总之现在我们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就等他们的会面结果了。”

    随后李庆安和王呈林他们就坐在这里等着了,好在王呈林还安排了人注意安娜那边的动向,一条条把消息传出来了,否则他们要真这么坐这里干等三个小时,那他们就真的要憋疯了。

    中午一点半左右,安娜去天王保险大厦去找天王保险集团的班猜。

    两天左右时间,索湾证券集团的塔纳帕驱车去了天王保险大楼。

    光是这两条消息,让李庆安听到以后当时惊讶到没跳起来,作为泰国的华商,他哪能不知道班猜和塔纳帕这两个人,他们分别是保险业和证券行业的巨头,尤其是班猜,他有着泰国保险之王的称呼。

    这样两个人,安娜突然跑去找他们肯定不会是简单的喝茶聊天。

    消息让李庆安惊讶,但同样也让其他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安娜女士居然连班猜和塔纳帕都争取到了支持,这太可怕了,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昨天她的投资渠道还很少的!”

    也有人说:“怎么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想想我们为什么要加入他的米业协会,不就能明白班猜和塔纳帕那两个家伙究竟经历了什么吗?虽然具体的事情不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安娜女士的实力更强了!”

    随着这样的解答让他们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作为安娜最先下手的行业,他们对安娜的了解也是最多,哪能不知道安娜的手段呢?那是很可怕的!

    李庆安看了王呈林一眼问他有什么想法。

    王呈林摇摇头说:“我能有什么想法,不过我却能明白一点,这位安娜女士看来是要向那位周铭先生示威了。”

    一句话提醒了所有人,这些人这也才都摇头又嘲讽了一波周铭。

    “看看这位安娜女士才是真正信得过的人,做事细腻考虑全面,相比之下这位周铭先生做事就很粗糙了,什么都不准备居然就敢约见对手吗?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长着那么大一个脑袋怎么就不好好想事呢?真当自己是天选之子了,想做什么别人都得让着他吗?”

    “要我说这位周铭先生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今天还好意思提出这样的会面,他这是自取其辱嘛!”

    李庆安听他们越说越过分,不由说两句:“不管怎么说周铭先生也是宗族那边派来的,都得客气一点。”

    不过这些人包括王呈林都不以为意:“这还客气什么,要我看这个什么周铭就该滚蛋了,安娜女士已经完全控制了稻米产业和采矿业,现在这么短时间又争取到了保险大王和证券大王的支持,那还有他周铭什么事啊?难道安娜女士见到周铭就被他征服了,就要把自己的资源拱手相让吗?你不觉得这比天方夜谭还荒诞吗?”

    李庆安还想说什么,但这时王呈林的手机又响起来了,王呈林拿起接通,是他的人在给他汇报消息,说是安娜带着班猜和塔纳帕已经离开保险大厦朝这边来了。

    王呈林抬起手看了看表:“时间马上要到四点了,安娜女士那边已经朝这边来了,就看看这位周铭先生也要做准备了。”

    李庆安也马上找人去看看周铭在干什么,他的人回来告诉他周铭那边刚起床正在洗漱。

    “你看看周铭先生这边也并没有懈怠,他都才刚起床在洗漱……”

    李庆安下意识说道,但只说到一半他才反应过来周铭才起床,也就是说刚才这一整个中午,他们在这边紧张的等着,安娜女士那边在联系班猜和塔纳帕,而周铭这边居然在床上呼呼睡大觉?

    当即有人拍案而起:“这个周铭也太不像话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敢睡觉,他是有多瞧不起我们?这种人凭什么和安娜女士对话?他就应该被丢进垃圾堆里,待会我一定要在现场,我就要看看安娜女士是怎么打这种狂妄自大的人的脸,怎么让他抬不起头来!”

    还有人冷笑:“看看安娜女士那边在仔细做准备,再看看这位周铭先生居然在睡觉?都说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位周铭先生如此自大,看来这次会面我已经能预料结果了。”

    王呈林也拍拍李庆安的肩膀对他说:“看来这位周铭先生还真的只是一位虚有其表的人啊,今天过后我们就可以把他放在一边了,哪怕有宗族那边的关系也一样,毕竟泰国这边的产业财富都是我们自己一点一点打拼出来的,不能给那些家伙胡乱糟蹋!”

    李庆安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先准备准备,不管那个周铭那边怎么样,我们在安娜女士面前是不能失礼的。”

    商量好了对策,李庆安和王呈林就开始布置迎接安娜女士了。

    周铭和苏涵这个时候仍然在自己的房间里整理自己的衣服,毕竟和安娜女士会面,总得传的正式一点。

    苏涵站在窗户旁边垫着脚向外看了看,有些疑惑的拧起了眉:“奇怪了,刚才不是还让我们快一点说安娜女士要来了吗?怎么现在却没人了呢?”

    周铭心下了然:“看来是那位安娜女士做了什么,再加上我们在房间休息,让他们对我们没什么信心,所以干脆就不管我们了。”

    苏涵不满的嘟起了小嘴骂道:“这些没眼光的家伙真是狗眼看人低!”

    周铭笑着揉揉苏涵的小脑袋对她说:“他们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要我们做好自己就行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