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我的老板周铭先生
    下午三点半四十左右,在泰国唐人街的李家豪宅门口一片隆重,门口铺上了长长的红地毯,一直从门口到里面的大宅正厅,不仅李庆安和王呈林这些泰国华商都等在门口,甚至周铭和苏涵也一起等在这里了;除了他们,门口还有几个人他们拿着崭新的道具随时准备舞狮,可以说准备是很好的。

    虽然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刻多钟,但李庆安他们已经在这里翘首企盼了。

    “周铭先生我知道你年轻有为,背后又有宗族的支持,但这里并不是印尼新加坡而是泰国,这里的很多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根据我们刚刚掌握的消息,这一次安娜女士过来,同行的还有天王保险集团的班猜和索湾证券集团的塔纳帕,这两位都是我们泰国很有名的商界大亨,更重要的是他们手握海量资金。”

    李庆安十分慎重的告诫周铭:“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这意味着安娜女士的实力又壮大了,过去我们最多只担心她通过米业协会还有证券市场搞我们,但是现在她可以轻松凭着资本碾压我们了。不管是直接抛售我们公司的股票,又或者是通过期货市场做空米价,我们都无力抗衡。”

    旁边的王呈林相比李庆安就更直接了:“周铭先生,我不知道你设计这么个会面的原因是什么,我也不想去刨根问底,但是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安分一点,我们就还是朋友,我们可以在安娜女士的允许下进行适当的合作,但要是你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们不给你脸了。”

    面对这俩人的警告,周铭感到有些无奈又感觉有些好笑,最后周铭回答他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知道该怎么做的。”

    对于李庆安和王呈林这么不客气的话,周铭还能看得开不和他们计较,但苏涵就不乐意了:“这些人也太恶心了吧,他们怎么能是这样的态度?这分明就是不把我们当回事嘛!”

    周铭看了他们一眼说:“看来他们是认为我在那位安娜女士面前已经没有胜算了,也就不用在乎其他什么顾忌了。”

    “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待会周铭你可要狠狠教训他们,可不能在那个叫什么安娜的女人面前掉份啊!”苏涵很紧张的说。

    周铭微笑的摸着苏涵的小脑袋告诉她放心。

    说话间就听不远处一阵骚动,李庆安很紧张的又过来告诉周铭:“安娜女士的车马上就要到了,周铭你跟我一起去迎接,切记你一定要对安娜女士有足够的尊敬,如果要是出现什么问题,别怪我们翻脸!”

    之前李庆安和王呈林的话就让苏涵很不高兴了,现在他又这么说,苏涵再也忍不住了:“你说什么呢?你自己想当奴才跪在那里就自己去当,别把我们也算上好不好,周铭这次约见那位安娜女士是一个平等的姿态交流,也是一种平等姿态的尊重,如果她要是惹我们,难道还要我们忍着吗?”

    这话被过来的王呈林听到,他当即冷笑道:“那要不然你还想怎么样?小姑娘你是不是还没搞清楚现在究竟是什么形势?那位安娜女士她已经控制住了泰国的局面,很显然她才是未来泰国资本市场的主角,而你们只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如果你们态度好一点,或许安娜女士会带你们一起玩,如果她不高兴,这里或许就没你们什么事了。”

    王呈林更不屑的说:“还平等交流?你们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们怎么不干脆说安娜女士见面就把你们当老板了呢?简直莫名其妙!”

    李庆安也说:“知道吗?我真的很后悔帮你们这个忙了,你们根本是什么都不懂的!”

    苏涵还想说什么,但这时李庆安身上的电话响了,是他的仆人打电话来告诉他那边安娜女士的车已经到了。

    李庆安和王呈林立即紧张起来,他们带着周铭上前,一路上还念念叨叨的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或威胁的让周铭老实一点,不要惹安娜女士不高兴了。

    他们的态度让苏涵很生气,但在周铭看来更多的是好奇,看来这位安娜女士一定是一位很厉害的资本家,否则怎么让他们忌惮成这个样子。要知道自己在印尼那边做了那么多事,才把梅多和给治服,但是在泰国这边却并没有那么多先决条件,但这位安娜女士却依然能做到。

    带着这样的想法,周铭跟着他们站到了队伍最前面,身旁路边在敲锣打鼓放鞭炮,舞狮也很欢快的舞动起来,李庆安和王呈林他们都显得十分紧张。而在对面就见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缓缓开过来到面前,然后一位十分雍容华贵的年轻女人缓缓走下了车。

    老实说,这个女人并不多么惊艳,他留着一头金色波浪卷的短发,搭配剪裁得体的女式小西装和套裙,更重要的是她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的那种不慌不忙和自信。

    可以说这位安娜女士站在那里,就她的气质气场,你说她是一位王妃或者公主都有人相信。

    见到这位安娜女士,周铭第一时间皱了皱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王呈林很不屑的嘲讽道:“你怎么不干脆说她是你家佣人偷跑出来算了,这么老套和无厘头的话也说的出口,你是没话说了吗?”

    嘲讽了周铭一句,李庆安和王呈林就都急忙上前迎接了。

    “周铭你怎么了?是不是这个女人很难对付?”苏涵有些担心。

    周铭摇头表示并不是这样,而是自己似乎真的在哪里见过她,又让苏涵不要担心。

    那边李庆安和王呈林带着十分谄媚的笑容来到安娜面前。

    “安娜女士我非常荣幸能邀请您到我家来做客,您的到来让我感觉自己房子都一下子被染成了金黄色,那是圣洁的颜色!”李庆安大声说着肉麻到死的话。

    王呈林也不落后:“安娜女士这是我们为您准备的舞狮表演,这是我们华人为表达喜悦之情和庆祝的一种方式,希望您能喜欢。”

    安娜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十分喜欢,然后伸出了手,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赏赐给自己忠实的奴仆亲吻,而李庆安和王呈林都很开心的亲吻,就像是匍匐在女王脚下最虔诚的信徒。

    “这两个狗腿子,真是没有一点骨气!”苏涵对他们这样的行为感到十分恶心。

    妈蛋的这些人在自己面前就人五人六的,现在面对的只不过是一个外国女人,居然卑微成这个样子,这也太真实了吧?

    李庆安和王呈林似乎隔着很远的距离听到了苏涵对他们的不满,立即抬头看向这边,招手大声斥责道:“那边的周铭,还不快过来迎接安娜女士,怎么这么不懂事,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一边说着,李庆安和王呈林还气势汹汹的过来了,一点也没有在安娜面前的怂样。

    “我警告你们别太过分了!”苏涵先上前警告他们,不过李庆安和王呈林对苏涵的警告却只是无所谓的笑笑。

    “周铭我告诉你这就是我们给你说过的安娜女士,你要注意尊敬!还有她身后的那两位,他们就是泰国的资本大亨班猜和塔纳帕,你小心一点和他们打招呼!”李庆安低声对周铭说。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知道吗?我认识一个和你名字差不多的人,不过那位同样是庆字辈的李家人,显然要比你有本事多了。”

    周铭说的这个人显然就是现在娃娃笑集团的总经理李庆远,可以说在没有周铭捣乱的前世,这个人是凭着自己的能力支撑娃娃笑集团成了国内的饮料和食品帝国,他也因此坐上过首富的宝座。也正是这样,周铭才仍然放心让苏涵把娃娃笑给他管理,周铭了解他,比眼前这位李庆安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虽然周铭说的是事实,但听在李庆安的耳朵里,却给他气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

    “庆安咱们不用管他,现在他说话还能这么嚣张,待会你看着吧,在安娜女士面前,他也就是一条狗!”王呈林安慰李庆安说。

    周铭来到安娜面前用英语主动向她问好:“安娜女士你好,我叫周铭,很高兴认识你。”

    安娜握住了周铭的手微微躬身道:“我也非常高兴认识您,我的周铭老板,我是凯特琳殿下的助手。”

    “什么你居然是她派来的吗?”周铭惊讶道,虽然刚才第一眼周铭就觉得安娜很眼熟,现在才明白原来是在阿尔萨斯的哈鲁斯城堡里见过吗?

    “周铭你这家伙在这里发什么呆,你忘了我刚才对你说过的话了吗?对安娜女士你要有足够的尊重,收起你那些无聊的把戏,你……哎呀!”

    王呈林又十分嚣张的过来劈头盖脸想给周铭一顿臭骂,好给安娜留下个好印象,结果却没想到他话还没说完,就见安娜身旁的一位保镖抬手上去就是狠狠一巴掌。

    王呈林被打的转了好几个圈才停下来,他捂着脸很懵逼的看着安娜:“安娜女士您这是?”

    安娜满面寒霜看着他:“该表示出足够尊重的是你王呈林先生,尤其是对我的老板周铭先生,我要你向他道歉,马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