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真打脸
    周铭先生……老板?

    李庆安和王呈林当时就懵逼了,打死他们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原本今天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是很简单的,无非就是安娜带人过来向周铭示威,表明以后泰国的事就由她安娜说了算了,她想带谁玩谁才可以玩,其他人连和她面对面的资本都没有。

    之前安娜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如果换成是李庆安和王呈林,他们也会这么做,本来就是嘛,我在泰国好不容易撑开了这个局面,你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就想分一杯羹?凭什么?

    李庆安和王呈林也都明白安娜可以很容易整死自己,同样也能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利益,一如现在米业协会成立以后,米价的标准确定,统一的危机公关等等,让农产业公司的股价以及营收都有了很直观的增长,更不要说在未来一定会有的资本危机的时候,这是抱团的好处,也是安娜带给他们的。

    相比之下周铭就显得一无是处了,不仅没有任何准备,而且面对现在泰国的局势也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最后局面想出约安娜出来谈判的办法?

    这简直不要太逗好吧,难道你以为自己是天选之子,只要在对方面前亮个相,她就会唯唯诺诺被你征服了吗?

    正是这些原因,才让他们那么拼命在安娜面前表现,哪怕成了狗腿子也无所谓,也要帮着安娜树立在周铭面前的威势,可现在听到安娜称呼周铭老板,他们才觉得现实比起他们最夸张的想象还要荒诞。

    他们怎么也想不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既然是这样的关系,他们何必还要通过他们来约见面呢?这不是多此一举,是故意要看他们出洋相吗?

    当然他们是不敢有任何意见的,虽然他们不明白这中间的原委,但他们却知道自己闯祸了,一股刺痛到骨子里的寒意油然升起,于是他们马上恭敬的对周铭鞠躬道:“周铭先生非常对不起,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的愚蠢,我们的嘴巴都是满嘴喷粪的口无遮拦!”

    李庆安和王呈林说话的时候心都在滴血,这特么叫怎么回事啊?原本以为自己能好好表现一下的,早知道就不自作聪明了,一直像之前那样供着周铭怎么样都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啊!

    别说李庆安和王呈林了,就是周铭自己对这种事情也还是晕晕乎乎的,他原本也做好了准备迎接任何意外的,但是也没想到安娜居然是自己未婚妻的人。

    不过连重生这种事情都经历过了,其他任何事情在周铭眼里都是毛毛雨了。于是周铭很快反应过来,他对李庆安和王呈林说:“算了,以后注意一点就行,做人做事低调一点别那么莽了。”

    “就这么算了?”李庆安和王呈林一直等着周铭发落,结果就这么简单?

    周铭乐了:“如果你觉得这样太轻了,那就在这里先打自己二十个耳光说自己是傻b吧。”

    李庆安和王呈林当即要摇头,王呈林要解释什么,安娜却先对他说:“你是没听清楚还需要周铭先生再说一遍吗?”

    一句冷冷的质问,让王呈林不敢有任何抗拒,马上开始扇自己的耳光,并且真的一边扇耳光一边骂自己是傻b了。

    安娜并没理会自己打自己的王呈林,而是询问李庆安:“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李庆安马上反应过来,然后小心翼翼的请着安娜和周铭进去,生怕再惹到安娜不高兴了,他可不想像王呈林一样那么当众丢人。而身后的王呈林悔的肠子都青了,特么的自己刚才干嘛要多那句嘴,好好的干嘛要招惹周铭,就像当初一样一样供着周铭怎么也不会落得这幅田地啊,现在是真打脸了。

    随后周铭苏涵和安娜就跟着李庆安进了豪宅,进去的路上,周铭有些惊讶的看着安娜。

    “哈鲁斯堡不愧是底蕴雄厚的家族,没想到一个助手居然都这么厉害,到了泰国就成了说一不二的商界教母,因为我之前在哈鲁斯城堡里对你并没有印象。”周铭说。

    安娜微微一笑道:“那时候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女,周铭先生您注意不到我也很正常,而我来泰国也是受到了凯特琳殿下的指派,我在泰国的这些所作所为,也都是殿下告诉我怎么做的,并不是我自己的功劳。”

    原来如此,周铭这才恍然大悟,就说怎么可能一个自己完全没有半点印象的侍女助手居然那么厉害,派出来就能在一个国家搅动风雨,原来是凯特琳在背后指点的结果。也是到了这时候周铭才想起来,凯特琳也是一个在资本操作上十分有天赋的人,想当初自己在美国的时候就曾领教过她的本事,那时候要不是利用了亚当斯家族对她的不信任,单凭对资本市场的理解和操作能力的运用,自己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之前凯特琳一直都在自己身后帮自己,所以周铭一时都忘了她也这么厉害,直到现在安娜提起他才想起来。

    而想通了这一点,很多事情就都能理解了,不止是安娜在这边资本市场上的那些手腕,还有她进入的时机和手上所掌握的有限资源等等。想来就是凯特琳知道自己去了印尼,把摩根家族的目光全都吸引过去以后,她发现了泰国的机会,就当机立断指派安娜过来了,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居然不告诉我。

    安娜看出了周铭的想法对他说:“殿下并没有任何要有意瞒着您的意思,她只是想给您一个惊喜。”

    周铭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这一点,毕竟自己的女人能帮自己这么大的忙也是让自己很高兴的,周铭随后指了指身后还在认真打自己耳光的王呈林问她:“那你在泰国这边一直是这么对这些家伙的吗?”

    安娜很不屑的看了王呈林一眼说:“这些家伙就是贱人,如果你不对他们狠一点,他们自己都会浑身不舒服。”

    说到这里安娜突然顿了一下又马上解释:“周铭先生我并没有说您的意思,虽然您也是华人他们也是华人,但您的华人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我……”

    周铭愣了一下,没想到安娜居然这么敏感,能想到这方面,于是周铭对她说:“没关系的,这些家伙的确就是一群贱人。”

    随后周铭和安娜在正厅坐下,安娜给周铭介绍了跟她一起来的班猜和塔纳帕。

    “他们的保险和证券公司在泰国都是非常有实力的,在对资本的分配方面非常有帮助,是很不错的合作伙伴,现在我已经收购了他们的股份。”安娜说。

    周铭这才反应过来:“所以今天安娜你过来就是准备把你在泰国这边做出的成绩都告诉我吗?”

    安娜点头说是:“这也是殿下的要求,她说泰国这边的布局原本就是为您做的。”

    同时安娜还把自己连夜整理出来的信息交给了周铭,周铭仔细翻看了一会,见王呈林终于打完了自己二十个耳光进来了,周铭马上朝他招手,等他过来问他:“我听说你们王家在这里有一家天正集团,是集农牧产品的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公司对吗?”

    外面那二十个耳光似乎已经打掉了他的锐气,他在周铭面前只是很颓然道:“看来周铭先生对这种农牧业的企业很感兴趣啊?”

    周铭摆摆手:“倒不是有多感兴趣,只是我手上有一条能在国内办分公司的消息,我准备让天正集团去做。”

    王呈林突然眼睛一亮:“这是真的吗?非常感谢周铭先生,您才是我们泰国的商界大亨!”

    说完这个事情,周铭也没有多说话就让王呈林离开了,和刚才进来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

    安娜瞪着一双湛蓝色的大眼睛看着王呈林十分高兴的离开,不由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先生您果然厉害,居然随便就能做到这样!”

    周铭对他说:“用人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像你老那么凶给他们脸色责罚他们是不行的,他们是怕你不假,但他们也会恨你,所以适当的给他们一些看得见的好处,让他们明白跟着你是很有前途的,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情或者违背你的意思就行了。”

    安娜十分敬佩道:“周铭先生您不愧是周铭先生,殿下说的没错,您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商界大亨,您的手腕是我永远也学不来的。”

    被这么夸赞,周铭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自己都已经两世为人了,要是连这么简单的用人道理还学不会,那才真的撞豆腐死了算了。

    其实不管身份地位的高低,有些道理还是相通的,周铭犹记得前世的时候,自己的主管就是这么干的,每次骂了自己或者狠狠责罚了自己以后,就会给自己一些甜头。当然这并不是直接发奖金什么的,而是间接介绍一些客户,或者是让自己去考察项目店面什么的,总之就是让自己有由头去开发票报销赚外快这种。

    这样做既不违反公司规定,又很好的维护了人情,让下面人觉得这个主管不错是值得跟的。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这样的套路不管什么时候都很管用。

    “好了教学结束。”周铭突然对安娜说,“我看你在这边收购的都是农副产品,这样布局的目的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还是我得去联系凯特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