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周铭的方案
    嗯……

    安娜看着周铭表情有些为难:“周铭先生很抱歉,殿下她并没有告诉我,她只是让我在泰国做这些事情,然后等周铭先生您来交给您就可以了,她并没有告诉我她这么做的想法,她说您会有自己的想法。”

    周铭点头明白了凯特琳的意思,她是帮助自己在泰国布局了不假,但却不希望打乱自己原本的思路,还真是挺贴心的。虽然凯特琳并不知道其实自己和她的想法恐怕是一致的,因为按照自己最开始的想法,来到泰国最先要控制的也就是矿产和农业这两大产业。

    首先这两大产业是泰国经济的支柱,其次由于这是实业,在整个市场遭受资本冲击的时候也是一个很大的投机机会。

    “这个……我很抱歉打扰一下。”

    天王保险集团的班猜这个时候突然打断了周铭的思考:“我到现在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原本是要接受安娜女士的kto集团的投资,怎么就要突然被转给这位先生,而且安娜女士你居然还称呼他为老板,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请恕我没办法接受你们这种过家家的游戏方式。”

    旁边另一位塔纳帕也说道:“没错,我们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很靠谱的合作伙伴,但是你们现在的样子,却没办法让我们放心。”

    班猜和塔纳帕的话让安娜很不高兴:“两位先生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觉得我欺骗了你们,所以你们想要收回之前的合作承诺吗?”

    安娜冰冷的话语让班猜和塔纳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周铭示意让他来处理,周铭问他们:“通过你们刚才的话,我觉得你们似乎对我这个人有些不大信任,那么说说你们的想法吧。”

    周铭说着还对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班猜和塔纳帕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不明白周铭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班猜还是大着胆子说:“那当然是你要想办法证明自己了!安娜女士之前不管是成立了米业协会还是控制了kto集团,都表明了她的能力,但你能做什么?”

    “可是你们没有听到吗?她喊我老板,这难道还不够吗?”周铭反问。

    “这当然不够,甚至还是很可笑的!”塔纳帕马上说道,“安娜女士是她的本事,和你并没有关系,还是说周铭先生你只会躲在女人背后发号施令?”

    “够了你这个家伙,你最好对周铭先生尊敬一些!”安娜恼火的拍案而起怒斥道,随后安娜也向周铭抱歉表示她没有尽到责任。

    周铭摆摆手表示没关系,随后他看向班猜说:“班猜先生对吧,你是天王保险集团的董事长,那么你能给我谈谈你的天王保险集团吗?准确一点说是天王保险集团现在存在哪些问题。”

    “你有毛病吗?”班猜很不爽的说,“我的天王保险集团是泰国最顶尖的保险公司,不管是盈利还是投资能力都是国际顶尖的……”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现在就不会有那么多股东闹着要退股了,所以你才会病急乱投医的找安娜的kto集团和爱丽丝投资银行进行投资了。”

    周铭淡淡一番话就让班猜瞪大了眼睛:“握草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仅他知道,我也知道。”苏涵这个时候接过周铭的话说,“不知道班猜先生你是否还记得qcf保单?”

    简单一个缩略词汇,班猜听到了顿时脸色惨白。

    苏涵并不管他接着说道:“所谓qcf保单其实就是你的保险公司之前和另一家公司所签订的特殊投保协议,然而由于当时班猜先生你自己的错误估计,又或者是对方给出的保费太过有人,让你接受了这份书面风险评估很低,但实际风险极高的保单,那么结果自然是显而易见的,天王保险集团必须支付几乎等同于自身市值一半的巨额理赔。”

    “虽然班猜先生你很好的压下了这个事情,但这笔理赔所带来的巨额亏损却是显而易见的。”苏涵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对了班猜先生你还发行了许多的短期债券,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快到了吧。”

    苏涵每说一句话,班猜的脸色就惨白一分,到了最后他已经满头冷汗,神色慌乱脸色惨白的就像港产片里的僵尸一样了。

    因为事实就像苏涵刚才说的那样,他的天王保险集团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否则他也不会甘心交出公司的控制权给安娜,希望她来拯救自己了。

    塔纳帕遗憾的看了班猜一眼:“没想到堂堂天王保险集团居然还犯了这种问题,但是我的索湾证券集团就没有出现这种亏损!”

    苏涵呵呵一笑:“索湾证券集团的确没有出现这种亏损,那是因为你们的问题更严重,根据我所得到了资料显示,你的证券集团的旗下基金公司已经出现连续一年的亏损了,并且你的证券集团还存在私底下挪用客户资金的行为,那么你觉得如果这种消息被传出去了会有什么结果?”

    “千万不要啊!”塔纳帕下意识的喊出了声,此时他再没有了之前的事不关己,也是一脸的慌张和不知所措。

    班猜和塔纳帕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了不可思议,他们无法想象怎么就会这样,明明他们只是才到泰国,怎么就对他们的事情了解的一清二楚?尤其要是周铭说出来他们多少还能接受,但就是他身边的情人都能随便说出来,那就太可怕啦!

    当然要是周铭和安娜原本就是一伙的,他们也能理解,可问题就在于门口那些事,还有之前和安娜的接触,都表明他们之前是并不认识的啊!

    班猜和塔纳帕都明白,周铭这显然就是来到泰国以后搜集信息的结果,可这就能准确说出他们的情况,这也太可怕了吧?

    “那么我们的情况您有办法解决吗?”班猜和塔纳帕一齐问道。

    这个时候他们再没有了先前的牛皮哄哄和对周铭的不屑,开玩笑,可以说他们最重要的事情都暴露在对方面前,对方只要想,随时可以弄垮他们的公司,他们除了低头合作还能怎么办呢?

    苏涵在准确说出他们的问题以后,就很懂事的把接下来的事情交还给周铭了。

    周铭告诉他们:“我知道你们争取和安娜的kto集团还有爱丽丝投资银行合作,是想通过更多的投资来弥补,但这却是治标不治本的,而至于治本的办法,你们稍等一下。”

    周铭说着就拿出一个笔记本,唰唰唰的写了两页纸,然后一人一张的分别给了班猜和塔纳帕。

    “这些就是我给出的解决方案,你们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周铭说。

    班猜和塔纳帕将信将疑的接过周铭递过去的纸张,原本他们是并不怎么看好的,因为如果周铭早有准备恐怕已经做好文件了,怎么会随手写那么随意,可当他们看了纸上的内容顿时都瞪大了眼睛。

    班猜和塔纳帕两个人都是泰国资本市场的商界大亨,对商界操作运营什么的理解也不比任何人要差,因此他们一看周铭给出的办法,就知道这绝对是可行的,只要按照周铭给出的方案来操作,他们可以百分百确定在不出现任何意外的前提下,他们公司的问题是一定能解决的。

    想到这里,他们都忙不迭的点头道:“没问题,周铭先生您的方案太棒啦!”

    班猜和塔纳帕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把两张纸给收好,仿佛那不是周铭随手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而是皇帝御赐的圣旨一般,要好好珍藏。

    看到他们这样的表现,安娜却有些担心的问周铭道:“先生,您真的把完整的方案都给他们了吗?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太好啊?”

    周铭笑笑说:“不用说的那么委婉,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说我这么直接给了他们方案,他们会翻脸不认人对吗?”

    安娜脸色有些尴尬,虽然她不想这么说,但她的确就是这个意思。

    “原则上我不愿意把人想的那么无耻,但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可在此之前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先搞清楚另一个问题,就是我既然能随手写出这些方案来,难道我会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吗?”周铭说。

    安娜这才恍然大悟,老板不愧是老板。

    她知道周铭这么说不是故意留下了什么漏洞,事实以老板的眼光和本事也根本用不着这样。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完美方案,甚至由于很多所谓的好方案都是通过一个个操作来进行的,那么只需要对其中一个项目进行一下变动,就算不毁了整个方案,但让这个方案的效果大打折扣还是很容易的。而这个方案是周铭写出来的,那么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应对最好,如果班猜和塔纳帕敢翻脸,那么就不好意思了。

    这才是老板,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就什么都计算到了!

    周铭和安娜的话并没有刻意避开班猜和塔纳帕,他们听到了周铭的话,立即表态道:“请周铭先生放心,天王保险集团(索湾证券集团)永远都是先生您最好的合作伙伴,您永远是我们的老板!”

    周铭微笑着拍拍手:“这样很好,就皆大欢喜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