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周铭我想你了
    霍夫堡皇宫是奥地利的总统官邸所在,也是奥地利这个国家的政治代表,一如白宫和克里姆林宫在自己的所在国地位一样。

    以往这么重要的地方都是国家元首会面重要外宾,又或者是处理重大国事的时候使用的,不过今天这里却迎来了一位不同寻常的客人,甚至让一众国家高官都战战兢兢不得不小心应对。

    在霍夫堡皇宫的小型会议厅里,一位如同童话公主般精致的女孩端坐在会议桌前,虽然她的身体有些柔弱,并且只是她一个人,就带着一位女管家,但就这么坐在会议桌前,面对着对面一众奥地利的总统和大臣以及贵族企业家们,却不仅没有一点违和,甚至隐隐还有一种女王年少当政,一众大臣在向她汇报工作的架势。

    双方沉默了片刻,最后总统费舍尔叹了口气说:“凯特琳殿下,我想我需要再重申一遍,首先我们对您和哈鲁斯堡家族都是十分尊敬的,过去你们是奥地利的主人,但那已经是过去了。”

    这位洋娃娃般精致的女孩就是凯特琳,在费舍尔终于开口以后,她也说了,不过她却并没有直接说什么,而是一句句细数了费舍尔的背景资料。

    “费舍尔,出生在因斯布鲁克但却有爱沙尼亚的血统,是很早以前逃难来奥地利的商人家族,后来和范美尔家族联姻取得了非凡的政治地位,家族除了一位总统,还有一位欧洲机械工业协会总干事的哥哥和妇女儿童协会的妹妹,以及一位动力机械公司董事长的叔叔。”凯特琳说。

    奥地利总统费舍尔当即重重皱起了眉,他这一辈子经历过很多谈判,但却没有一次会像现在这么被动和摸不着头脑。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想说的就是你根本不了解奥地利,所以有些事情就需要一个更好的人来做。”凯特琳说。

    “那我也再重申一遍,我就是奥地利人,我所做的任何事情也都是为了整个奥地利的国家利益……”

    费舍尔严肃的要说什么,不过凯特琳却打断他的话道:“那么总统先生,你可知道你现在所住的这个霍夫堡皇宫,过去是我哈鲁斯堡家族的宫殿,我的祖上特蕾西亚女王就曾在这里开创了相遇整个欧洲的开明**,使得奥地利成为了当时的欧洲中心……”

    费舍尔也打断了凯特琳的话:“尊敬的凯特琳殿下,我希望你明白虽然我称呼你一声殿下,却并不代表着你还能继承哈鲁斯堡家族的王位,现在的奥地利是议会共和制,已经七十年没有国王了。”

    凯特琳轻笑一声:“总统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任何继承王位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姓哈鲁斯堡,名字里也叫特蕾西亚,今天在这里是要拿回一些原本就属于哈鲁斯堡家族的东西。”

    “这不可能!”费舍尔下意识道,他十分严肃的摆了摆手,“我想凯特琳殿下你应该知道现在奥地利的绝大多数产业都是国有控股的,你想要动力机械公司的股份,我是绝对不可能答应你的!”

    随着总统费舍尔的话,旁边其他的随行官员还有贵族企业家们也都纷纷附和不答应起来。

    费舍尔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又说道:“凯特琳殿下,我想你都听到大家的意思了,我是奥地利总统,我所做的选择要对得起我的奥地利人民!所以如果你只是来奥地利游玩或者是定居,我可以装作视而不见,甚至可以为你修改法令表示欢迎,但你要股份的事情就请不要再说了。”

    费舍尔说这话时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他觉得自己已经掌控了局面,不过也就片刻就不好了。

    “既然总统先生这么说的话就请看看这个。”

    凯特琳说着就让身后的女管家拿出一沓照片递给费舍尔,费舍尔和他的幕僚们接过照片都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凯特琳这又是什么意思,当然凯特琳也没有吊他们胃口的意思。

    “这些都是天蓝堡和奥尔庄园的照片,这些都是私人领地对吗?”凯特琳说,“那么这样的话我就不明白了,刚才总统先生不是已经说了奥地利的一切都是属于奥地利人民的吗?那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还是说那些只是总统先生用来欺骗和遮掩的谎言?”

    凯特琳说完又补充一句:“另外在座诸位先生,我想你们都各自拥有很多所谓国有企业的股份不是吗?”

    凯特琳的话说的那边所有人浑身一震,都不由自主的慌张起来。

    “凯特琳殿下我想这些事情……”

    费舍尔总统想说什么,不过凯特琳却并不想听:“总统先生还有诸位,我想你们还有一个误会也是最大的一个误会,就是我今天坐在这里,并不是来和你们谈判的,而是来通知你们,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关于动力机械公司的股份我是一定要拿到的。”

    “知道吗?在二百五十年前,我的祖上特蕾西亚女王刚刚继承王位的时候,普鲁士国王意图趁火打劫,看啊那里有一块土地,我只要把他拿过来就好了,至于辩护律师总会找到的。”

    凯特琳定睛看着每一个人:“那么现在我也把这句话送给你们,我已经看到这些股份了,我也一定会拿到手上,而你们就是我的去寻找理由的辩护律师。”

    留下这番话,凯特琳就不再多言的起身离开了会议厅,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由于按照奥地利很早的一些法案,哈鲁斯堡家族在奥地利是不受欢迎的,因此凯特琳应总统之邀,现在住在霍夫堡里。

    “殿下您说费舍尔总统他们会接受您的要求吗?”回到房间,女管家有些担心的询问。

    凯特琳轻轻摇头,女管家有些惊讶:“他们不接受吗?这也难怪,毕竟殿下您的要求……”

    凯特琳打断女管家的话:“玛利亚我觉得你应该更聪明一点,是希望他们接受,还是逼迫他们接受。”

    女管家第一时间愣住了,似乎一下子脑袋没有转过弯来,不大明白凯特琳的意思。

    凯特琳也没有解释什么,她拍拍女管家的肩膀对她说:“放轻松一点,我想马上就有答案了。”

    就像是预言一样,凯特琳的话音还未落,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女管家看了凯特琳一眼,凯特琳只是微笑着坐在椅子上喝茶,一点也没有起身的意思。

    女管家一下子想通了什么,她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很从容的过去打开了门,是总统的私人助理,他想进来,但女管家告诉他有什么话她可以代为传达,允许进出哈鲁斯堡公主闺房的男人只有她的父亲和丈夫。

    助理先生急忙鞠躬致歉,然后把事情告诉了女管家让她代为传达,之后就离开了。

    临走时,这位助理先生想再看一眼美丽的哈鲁斯堡公主,他可以发誓这是他一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不过碍于女管家严厉的眼神,他只能低头离开。

    送走了助理先生,女管家关门回来:“殿下,果然不出您所料,他们答应了。”

    “他们当然会答应……或者说他们除了答应,根本想不出其他任何办法,况且我开出的条件并不差。”

    凯特琳说着喝了一口茶默默道:“这是从遥远的东方来的特殊饮品,有着和咖啡可乐根本不一样的味道,让人倾心让人依赖。”

    这时凯特琳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玛利亚现在是几点了?”

    女管家先是一愣,随后回答:“中午十二点,没想到今天的谈判居然持续了这么长时间,殿下您要不要先用餐……”

    女管家后面的话凯特琳并没有听进去,她而是十分认真的掰着自己的手指在计算着时差,那神情就像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完全没有刚才谈判桌上面对奥地利总统的气势,如果要是让奥地利总统费舍尔和他的幕僚们看到,一定会惊掉所有人的下巴要抓狂了。

    “我们这边是八点,维也纳和曼谷的时差是五个小时,那现在他那边就是下午三点了。”凯特琳喃喃的说。

    女管家见她这样立即明白了,作为凯特琳的贴身老仆,凯特琳还能有什么事情瞒得过她呢?

    女管家叹了口气然后问:“殿下您是不是又在想……那位华人先生了?”

    凯特琳点点头:“玛利亚你说他现在在做什么呢?算算时间,他应该已经知道了泰国发生的事,也一定和安娜见面了,安娜一定会把事情告诉他的,那他……”

    女管家一阵哑然,每次一提到那位先生凯特琳殿下就和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回想着刚才在会议厅里在奥地利总统面前的那个惜字如金,每句话都恰到好处的小女王,再看看现在这如同花痴少女一般的小女孩,天知道那位华人先生怎么就有这种魔力。

    “如果殿下您真的那么想他,可以打电话给他或者安娜,他们现在一定已经见面了……”

    女管家对凯特琳说,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凯特琳就突然暴起道:“不行!”

    说完,凯特琳又马上坐了下来气鼓鼓道:“我才不要打电话给那个家伙呢!听说他现在正带着他青梅竹马的小情人在蜜月旅行呢!”

    女管家又叹了口气,自己这位公主殿下显然就在故意傲娇了,明明她的情意浓烈的都要喷发出来了,却偏偏她的骄傲和自尊又不允许她表现,更不愿意去和其他女人争宠,也是位命苦的公主殿下呀!

    突然的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毫无征兆的响了,女管家正要去接,但凯特琳却比她更快一步的拿起接通了。

    女管家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接电话的凯特琳殿下死死的抓着电话,突然的眼眶就红了,然后哽咽道:“周铭我想你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