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泰国财富势力分布图
    电话那边周铭愣了一下,显然也颇为诧异凯特琳会这样说,因为在周铭芋中凯特琳都是很骄傲的女孩才对。

    在和安娜还有班猜塔纳帕的会面结束,周铭就马上回到房间然后拨通了凯特琳的电话,拨出这通电话之前,周铭不是没有想过凯特琳那边可能会嘚瑟也可能会继续高冷装作不知道这个事情,但却没想到他居然第一句话会这么直接的说想自己了。

    不过想想这才是最正常的事,自己离开了欧洲已经那么长时间了,他怎么会不想自己。

    而凯特琳那边也是小脸红扑扑的,其实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她很早就想过如果当周铭知道了自己指示安娜在泰国做的那些事,当他打电话给自己的时候,自己会说些什么,甚至于凯特琳还在这大半个月的时间里给自己构想过很多剧本对话,甚至还偷偷趁没人的时候对着镜子练习过好几遍。

    然而不管凯特琳自己怎么去练习去设想,准备的有多充分,最后当她真的接到了周铭打来的电话,就什么准备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千言万语就只剩下了这一句“周铭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周铭说。

    周铭这么说一点也没有敷衍的意思,而是真心实意的,凯特琳那边也同样能听出周铭的真心实意,她然后她说道:“周铭我不想和你分开,我不要当什么公主了,我也不要找回家族的产业了,我就要跟在你身边陪着你好好爱你,让你宠着爱着!”

    “如果你真这么想那么随时过来曼谷吧,我会在这里等你。你放心,关于哈鲁斯堡家族产业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的!”周铭语气十分认真的说,如同誓言一般。

    周铭说完有些心虚,因为苏涵是一直陪着他的,尤其她还想听听自己会和凯特琳说些什么,但当他抬头起来的时候,苏涵却早就离开了。

    凯特琳很开心还是带着眼泪哭泣的那种笑了,在这一刻,凯特琳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

    周铭是认真的凯特琳也是认真的,但他们却也都明白这话只是说说而已,不是说做不到,至少现在所做的,不正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吗?

    “周铭你已经见过了安娜对吗?”凯特琳突然问。

    “我刚和她聊完,一起开会的还有她刚刚收购的两个投资机构。”周铭回答。

    “是天王保险集团和索湾证券公司吗?”凯特琳询问。

    安娜在泰国这边的行动都是受凯特琳指挥的,因此周铭对她能一口说出这两个公司的名字并不感到任何奇怪:“能告诉我你的想法吗?不要怕扰乱我的思路或是怎样,你知道我的思路都是在寻找中确定的。”

    凯特琳沉吟了片刻然后问:“周铭你了解泰国的财富势力分布吗?”

    周铭表示知道:“泰国主要有四大对泰国经济能有绝对影响力的财团势力,分别是西北部依靠烟草和各种矿产发家的麦青财团,曼谷的王室贵族和唐人街的华人两大财团,以及南部依靠旅游和矿业的芭提雅财团。”

    凯特琳接过周铭的话过去说:“就是这四个财团,他们不仅控制了整个泰国超过百分之八十的产业,不仅每一位市府官员每一位将军所有最好的医院都是出自这些财团,甚至就连金三角那些占地为王种罂粟的军阀,也都和这些财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我们入吃前,这些财团已经倒向了那边,不过这些财团内部也并不是铁板一块,所以为了平衡泰国的局势,我们必须要从中分化出一些来,天王保险集团和索湾证券公司就是很好的疡。”

    凯特琳接着告诉周铭:“虽然他们的总部都在曼谷,但实际上他们却不属于曼谷的王室贵族财团,而是分别属于麦青和芭提雅财团。可由于他位于曼谷,不仅受到了其他财团排挤,就连自己的财团也不大愿意投入过多资源在曼谷,因此造成这两家公司在曼谷的地位十分尴尬,也是比较容易收服的。”

    周铭接过凯特琳的话来说:“所以你让安娜收购这两家公司,并不单纯只是为了两家公司,而是通过这次收购,能撬开麦青和芭提雅两大财团。”

    凯特琳点头表示她就是这么想的:“现在时间很短,我一时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

    “这样已经足够了。”周铭说,“那么接下来呢?单单只收购这两家公司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更多。”

    “接下来的问题我还没想,因为我知道周铭你马上就到了,所以只想到了这里。”凯特琳说。

    这让周铭感到很无语,没想到凯特琳居然还来了这么一手,尤其是她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语气。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时间这么短,凯特琳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去掌握接收哈鲁斯堡家族产业的事情上,要知道那些事情也不简单,没有谁会甘愿把自己的产业给吐出来的,更别说还有那么多老顽固了,对泰国这边的事情只是她一时兴起,能做到这样很不错了。

    “好吧我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再想的。”周铭只好说。

    凯特琳嗯一声,她似乎也觉得自己没做到位,接着说道:“不过我倒是觉得曼谷那些王室贵族们和地方上的矛盾,或许还能利用一下。”

    周铭表示知道了,他和凯特琳随后又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毫无疑问周铭和凯特琳都是很想对方的,不过凯特琳的骄傲让她不允许表现太多,那一句“周铭我想你了”已经是她超水平发挥了,周铭这边则是脑袋真的乱。

    原本周铭在来泰国以前,就知道这边的形势是一片乱七八糟的,各种势力交杂在一起,中央地方,各种王室贵族和地方土王,他们相互谁都不服谁,更有很多势力已经投靠了涅这些财团。

    本国财团帮助国外资本掠夺国内资源,这话听起来很荒谬和没有逻辑,但实际上却是很正常的,毕竟大多资本家信奉的都是资本家没有国界只有利益的说法,正是因为这样,当本国遭受国外的资本冲击的时候,本国资本家会飞快成为带路.党,帮着国外资本疯狂掠夺国内资本。

    当初广抄议就是如此,谁都知道这是西方国家集体掠夺本子财富,但其中下刀子最狠的反而是本子自己,他们利用经济绑架政府,强迫接受广抄议,否则美国和其他西方财阀们要想掠夺本子还真不是那么简单的。

    最终结果是本子经济直接崩溃,倒退了十年,资本家们赚个盆满钵溢,但普通人就直接变成了乞丐。

    现在泰国的情况只不过是又一次复制了上一次的事情而已。

    那么既然这样的话

    突然的周铭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但细细想去却又什么也想不起来,就好像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一样。

    周铭坐在那里仔细回想了半天,最后不得不放弃了,显然这个时候没那么容易想起来了,况且他很相信不管是什么年头,如果他是最好的,自己一定能想起来,要不是最好的,那想不想都没区别,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对自己有信心,就算想不起来也有办封决。

    这个时候,一阵香风袭来,周铭看到是苏涵端着一个脚盆过来给他洗脚了。

    “原来协你刚才是给我打洗脚水了吗?”周铭愣愣的问。

    “那当然,周铭你以为我会真的偷听你和那个奥地利公主的电话吗?”苏涵说。

    周铭搔着头不好意思的笑着,其实刚才他还有一个疑惑没说出来,就是现在明明才是中午,她怎么就会给自己打洗脚水,看来是受了凯特琳的刺激了。

    看破不说破,随后苏涵主动给周铭脱去鞋袜帮着洗脚,并洗完了还捧着周铭的脚做着脚底按摩。

    按着按着苏涵突然问道:“周铭是不是凯特琳那边已经帮你想好了泰国的办法?”

    周铭曳:“并没有,泰国这边的局势太乱了,而且涅还有其他财团都已经布局好了,我们入场的太晚,很难再插的进去手。”

    苏涵有些惊讶的抬头:“什么她还没办法?可是她不是已经派了安娜过来,并且还收购了那么多的华人企业,还有这天王保险集团和索湾证券公司,她不可能没自己的规划吧?”

    “是真没有。”周铭说,“她现在的做法只是按照一般的资本操作去做的,或许看起来很厉害,但实际对整个局势却没什么帮助,这也是她在泰国这边做这么多事都没人阻挠她的原因。”

    苏涵感到有些茫然了,原本她以为凯特琳那边既然派了安娜过来,多少会有点准备的,可以帮周铭这边减少不小的麻烦,然而现在凯特琳那边也没准备,那岂不是转了一戎回到原点吗?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苏涵问,她心情有点低落,觉得自己怎么就帮不上周铭的忙,哪怕是像凯特琳那样没有完整的计划也行。

    周铭想了想然后说:“先去找泰国的总理还有王室代表谈谈看吧,不过这一次我得要协你在外面帮忙了。”

    苏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