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各方位安排
    泰国总理金立脸色尴尬无比,话只说了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不是他不想说了,而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再说下去,再说下去就会更丢脸了!

    大哥,这剧本拿错了吧?还是我听错了什么,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金立脑中一片空白,因为原本在他看来,今天的事情应该是他把周铭留在总理府,断绝他和外界的一切联系,然后让自己幕僚们背后的财团去对付周铭的资产。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甚至开头比他预料的还要好一百倍,周铭不仅自己来了,甚至还带着安娜女士也一起来了,要知道之前金立最担心的就是周铭会留着安娜女士在外面随机应变,毕竟之前安娜女士在股市掀起的那一场股灾虽然规模小了点,却也是很让他头疼,能看出她操纵资本本事的。

    现在她和周铭一起来了,那么外面的局势就不由他们掌控了,周铭还很配合的在总理府做起菜来,拖了很长时间。

    所有一切这么顺利,金立就认为外面的事情也肯定会很顺利,因此得到了消息脱口就说,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个自己糟糕的消息。

    周铭这时说:“总理先生,是不是想不通原本应该是爱丽丝投资银行或者是其他任何一个华商企业的倒霉消息,怎么就会变成了太古银行的股价暴跌。”

    一句话说到了金立的心坎上,他是泰国的总理,但家里同样有一个在太古银行做高管,并手握太古银行股份的哥哥,这时资本财团控制政治的常态,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格局,太古银行的消息才格外引他关注。

    金立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被民选出来的泰国总理,但这个时候他也坐不住了。

    “是你们做的对吗?”金立指着周铭和安娜质问道。

    相比总理金立的大声质问,周铭却显得不慌不忙:“总理先生,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在强调咱们不能隔绝了外面的消息,作为一个商人这是非常可怕的。”

    金立想说什么,周铭却先说道:“我知道总理先生肯定会认为我这是在刻意针对你的家族,但我觉得总理先生还是应该更多了解清楚为好,毕竟我们在泰国的实力还很弱,可做不了太过火的事。”

    “周铭先生你是说这个事情是别人做的?”金立很聪明,经周铭这么提醒他立即明白了过来。

    周铭笑笑表示:“调查才有发言权,我可不敢说什么,还是总理先生自己查清楚为好。我是个商人,总理先生的家族也是经商的,所以我相信你应该能明白,这个世界上可没什么朋友,利益才是最高法则。”

    留下这句话以后周铭就离开了,只留下总理金立在那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离开了总理府,安娜很惊讶道:“我原本以为周铭先生您是没准备就去找金立总理谈判的,现在看来你准备的还很充分嘛!”

    周铭摇头表示:“我只是开了个头,后面的事情和我们并没多大关系,太古银行作为泰国最大的银行,不知道有多少人眼馋,碰到机会就扑上去咬一口也是理所当然的。”

    周铭和安娜很快回去,苏涵和李庆安就在门口等着,周铭上去高兴的抱住了苏涵,随后他们回去了房间。

    “现在天王保险集团和索湾证券公司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周铭询问。

    “班猜和塔纳帕回去按照周铭你给他们的办法,现在那两家公司的情况好多了,他们现在对我们的态度也好很多了。”苏涵回答。

    “这样就好了,那我们也不能闲下来,还得想想下一步计划了,现在我们在泰国得保证主动。”周铭说。

    ……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泰国的总理金立结束了和周铭的会面以后,他立即打电话询问了太古银行那边的事情,在得到了答复以后,他立即去找了国王马拉九世,马拉九世在自己的农场里接见了金立。

    金立径直来到国王马拉九世身旁道:“国王陛下我需要一个解释,我已经做好了我该做的,我稳住周铭在总理府,甚至不惜自降身份陪着他一起做菜,就希望外面能做好准备,可是为什么最终不仅他的资产没受到任何损失,反而太古银行出事了呢?”

    马拉九世此时正杵着手杖在田边看着一群农民在田里劳作,似乎没听到金立的话一般,直到金立说了第三遍他才有了反应。

    不过马拉并没有向金立解释什么,而是抬起手杖指着田间那些农民问他:“你觉得那些人都是我的仆人吗?”

    金立皱起了眉头,他不明白国王怎么会这个时候突然问出这么一个没头脑的话,但国王都已经开口了,他却又不能装做没听见,只能没好气的回答他是的。

    马拉笑了:“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是,只是我雇来干活的,所以有时候眼睛看见的也不一定都是真的,就像现在太古银行的事情一样,或许看起来是有人在趁火打劫,但实际上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在帮你呢?毕竟你知道的,太古银行在我手里总比那个华人要强的,你觉得呢?”

    马拉问道,最后还转头深深看了金立一眼,让金立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且现在太古银行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还想怎么样?”马拉挥手指向眼前的稻田,“就像咱们眼前这片稻田,你觉得我们是现在心疼这些被栽下去的秧苗,还是应该期待三个多月以后的收成呢?”

    马拉摇头表示很无奈:“你好歹也是我们泰国的总理了,能不能长点心呢?居然会信那个周铭的话。”

    “陛下您觉得他以后还会要搞事?”金立有点不太确定的问。

    “就从这次太古银行的事情来看,这是肯定的,你们这次会面已经让他明白谈是已经谈不拢了,所以他为了让我们承认他对于某些产业的控制,必然会和安娜女士之前做的那样,再搞出一些事情,向我们示威了。”

    马拉拍拍金立的肩膀道:“所以我的总理先生应该想想以后我们该怎么办了。”

    ……

    作为过去金融风暴最先开始的地方,泰国原本就一直被全世界的眼睛盯着,现在周铭来了泰国就更是如此了。

    当周铭和泰国总理金立的会面结束,这边的消息立即传到了太平洋对岸的美国。

    在老摩根家族的庄园里,摩根的族长杰克正在接一个电话会议,一个周铭的老熟人伯亚就站在他身边,不过比起当初在印尼时的意气风发,现在的伯亚显然有些不自信了。

    老杰克显然也注意到了伯亚的情况,因此他很快匆匆结束了这次电话会议,然后让伯亚坐下来问他:“怎么还是想不通吗?看来我让你去了印尼是一个很错误的决定,就让你被人一巴掌打的再也抬不起头了。”

    “我没有!”伯亚下意识喊道,随后他又说,“爷爷,我从来不认为我会比那个周铭差,可明明他对资本的了解,还有资本手腕的运用都不如我,甚至在我看来他很多事情做的都很幼稚,做事全凭着一股莽劲,怎么我就会输给这样的人,这太可笑了!”

    “知道吗?老约翰曾经说过,有些事情想不通就不要再去想了,专注于其他事情,会比懊恼过去要更有品位!”

    老杰克接着又说:“现在那个周铭去了泰国,并且刚刚才和泰国的总理见过面。”

    伯亚点头表示:“先礼后兵,这是他的做事方式,不管是在新加坡面对李家还是泰国,他都很喜欢这么做。”

    伯亚想了想接着又说:“不过他们的这次会面应该是没什么结果的。”

    老杰克告诉他的确如此,他们就只是在总理府做了一顿饭,原本泰国国王马拉九世纠合他的财团要趁着这个机会对付周铭在泰国那些资产的,结果最终却全都帮着做空了太古银行的股票。

    “一群见钱眼开的乌合之众!”伯亚不屑道。

    老杰克笑了:“他们的确是乌合之众,可如果他们要不是乌合之众,心里没有一点对自己地盘的维护,只想着给自己家族捞钱,我们在泰国的布局也就没那么容易完成。”

    说着老杰克看了伯亚一眼又问他:“你对这个周铭是比较了解的,你觉得他接下来会怎么做?是不是会像之前凯特琳指使安娜做的那样,自己掀起一场小规模的经济恐慌来警告泰国各方势力呢?”

    “亮拳头秀肌肉,这的确是很好的办法,除此之外就算是我也想不到其他好办法了。”伯亚说,“只是他要真这么做了,对我们也是好事。”

    “这是什么意思?”老杰克问道,他脸上带着微笑,显然心里很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却一定要伯亚来解答,这就是为了帮助伯亚解开心结,能继续正面面对那个周铭,他可不想这么优秀的孙子被打击的一蹶不振。

    伯亚也明白这一点,他回答道:“如果周铭敢这么做,我们就可以利用他掀起的小规模经济恐慌,闹出更大的事情,然后把责任全丢到他身上。”

    老杰克笑着点点头:“你和我想的一样,这说明你的想法是并没有问题的!”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