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和周铭先生合作很快乐
    6月下半个月的泰国一片死一般的寂静,虽然泰国交易所里每天还是熙熙攘攘的很多人在绞尽脑汁的赚钱,电视里报纸上也在不断宣传着各种利好消息,但任何稍稍有些有眼光的人都能看出不对劲了。

    “该死的,今天的股市真是太晦气了,你说我们盯着的股票都已经好几个月了,原本以为今天可以好好大赚一笔,怎么居然涨幅才只有万分之几,你说就这么一点涨幅够我们干什么的?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有人走出交易所在破口大骂,不过他的朋友却劝他:“不只是今天,最近这半个多月以来都是这个情况,股市和期货市场的涨跌幅都非常低,如果不是我每天还能在交易所里看到这么多人,我简直都以为我们这么大的泰国,都没人炒股交易啦!”

    连交易所里的普通散户都看出了问题,消息自然也第一时间传到了总理府里。

    总理金立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批阅着文件,好不容易批阅完了,他走到窗前解开自己的衣领透透气,感觉太过六月底的天气越来越闷热了。

    他的手里拿着一份关于泰国股市的报告,自从和周铭会面以后,几乎每天他都会在中午和下午交易所闭市以后,都会要看之前的股市情况,甚至偶尔有时候还会突然没来由的让自己的秘书去找来股市的最新报告仔细查看,而他手上这份,就是今天最新的股市情况报告。

    突然的,金立匆匆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抓起自己的电话,然后拨通了国王马拉九世的号码。

    “陛下,这都已经快一个礼拜了,股市上一片死气腾腾,从我最新得到的汇报来看,所有大户集团都撤回了自己的资金在观望,整个泰国上下都因为资本活动的减少变得一片死气沉沉!”

    金立又说:“这样下去是不行的,现在泰国的经济状况本来就比较糟糕,要是再失去经济活动,会导致经济进一步衰退的,我们必须要想办法。”

    “你让我想办法,我怎么知道要想什么办法,我怎么知道那个周铭居然能这么沉得住气。”国王马拉九世没好气道。

    金立和马拉随后都沉默了,因为现在的情况的确是他们始料未及的,原本在金立和周铭会面以后,他们觉得周铭就会立即对泰国经济展开报复,掀起一场小规模的经济恐慌,以此来要挟泰国政府以及财团,承认他们对自己产业的控制,甚至他们都已经确定好了周铭可能会进攻的方向。

    然而结果这转眼一个礼拜都过去,所有人都在翘首企盼的周铭并没有任何动作,这无疑不让每个人心里被猫挠般的急不可耐。

    “总理先生,你知道现在周铭在做什么吗?”国王马拉九世询问。

    金立想了想然后回答:“听说每天就只是每天在李家的豪宅里养花遛鸟,还有骑马绕着豪宅跑着玩。”

    养花遛鸟骑马跑着玩?

    国王马拉九世听到这个答案都要吐血了,他简直想不通周铭的心是有多大,他们整个泰国,包括他这个国王还有电话那头的总理,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无数商人都在等他的消息,可结果他居然啥事都没干,就整天在李家的豪宅里那么悠哉悠哉的,反倒让他们紧张兮兮整天提心吊胆的。

    他们不是还要在泰国布局吗?他们不是收了那么多公司的股份,需要在泰国这个大市场里分一杯羹吗?怎么现在都到了这个地步,他们还能这么悠哉呢?

    不是说好了他们会掀起小规模的资本恐慌,向他们亮拳头秀肌肉的吗?那怎么还不动手还在等什么呢?

    “陛下你说要不然我们先动手看看?”金立询问。

    马拉九世面对金立总理这个建议,仔细想了好半天,最后告诉他自己会安排的。

    其实对他来说,他是很不想这么做的,主动出击和坐在家里等着对手撞上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但现在泰国的经济局势就摆在眼前,就跟一滩死水一样,半点活力都没有,无数投资被撤回,就连他旗下的投资银行还有保险公司都损失了少说几十亿美元的投资。

    每天都有几十通电话打到他这里,每天都有经理人需要资金周转,家族里的其他人,甚至包括国外的资本财团都泰国的现状都很不满,这让他急的跳脚。

    “好你个周铭,看来这就是你的办法吗?但不要以为你这么做就可以躲过去,就这么几天让我损失那么多钱,我不会放过你的!”

    马拉九世在自己的房间里恨得咬牙切齿,随后他打电话给了另一些人,告诉他们既然周铭那边就打算用这种方式,那么他们就不用再等,可以主动出击了,而那边那些人也认可了马拉九世的办法。

    所有的一切都是准备好的,因此很快他们就开始行动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选在了天王保险集团和索湾证券公司身上,不过显然这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却还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天下午,天王保险集团的班猜和索湾证券公司塔纳帕都来到了李家大宅找周铭了。

    “周铭先生我们过来是希望能解除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他们十分直接的对周铭说。

    “什么你们怎么可以这么不像话?”苏涵生气的指责他们,“你们这是想过河拆桥吗?”

    班猜和塔纳帕两个人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周铭先生我们非常感谢你为我们公司设计的方案,我们按照您的指示已经很好的解决了问题,但是我们今天依然还要这么做,这不是什么过河拆桥,而是我们负责!”

    他们接着说:“最近一段时间虽然我们解决了一部分问题,但随之而来还有更多的问题,我们很多股份要撤资,我们在股市上的投资很不顺利,甚至就连我们通过其他方式融资也遇到了很多麻烦,这导致我们公司现在的资金非常困难,我们知道周铭先生惹的麻烦,所以我们不得不这么做。”

    “你们这还不是过河拆桥是什么?难道这些是我们故意害你们吗?”苏涵质问他们。

    “你们是可以这么大义凛然,你们随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我们却是泰国的投资公司啊,我们可不能随便走,我们必须要这么做!”班猜说。

    “但是你们是否知道现在整个泰国的股市情况都不好,几乎所有金融企业都存在着资本出逃的问题,整个泰国的股市都是一片死气沉沉,这一个礼拜以来泰国的大盘每天的涨跌幅都不超过万分之一吧,这样的情况下你们作为金融企业,怎么可能会有好收益呢?你们是不可能例外的。”

    说这话的是周铭,周铭这番话说的让班猜和塔纳帕满脸尴尬羞愧。

    周铭笑笑看着他们说:“我觉得你们不是不了解形势,只是你们会觉得都是我给你们带来的麻烦,只要远离我就能改善了对吗?”

    班猜和塔纳帕你看我我看你,都显得有些犹豫,因为正如周铭所说的那样,他们就是明白眼下形势是怎么回事的,也明白周铭之前是去过总理府闹的很不愉快的,那么既然这样,他们何不远离周铭就能明哲保身呢?

    “好了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决定了!”班猜狠狠一摆手说,“周铭先生,对你给我们的帮助我们很感谢你,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决定了!”

    周铭翻翻眼皮:“你们真的决定了吗?我觉得这种重要的事情还是多考虑一下的好。”

    班猜仍然说:“已经不需要任何考虑了!我们已经做出了决定,就是和周铭你们解除一切形式的合作,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们都不会再回来了!”

    塔纳帕也说:“周铭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今天来并不是要和你商量的,而是要通知你,我们不再需要你了!”

    班猜又说:“周铭先生我告诉你,我们都是有骨气是铁骨铮铮的,并不是你的家奴!”

    塔纳帕又说:“我们的企业都是你害的,我们宁愿我们的企业破产倒闭,也不会再跟你这种人合作了!”

    班猜和塔纳帕丢下这番炮语连珠的话以后就都转身离开了,苏涵对此愤愤不平。

    “他们真是太不像话了,这样的过河拆桥,亏周铭你之前那么帮他们,就是两个白眼狼!”苏涵骂道。

    周铭点点头:“所以等他们再回来,我们还是要把绝对的控股权掌握在手里的好,否则他们想走就走,也还是很麻烦的。”

    “这也是当初没办法啊,毕竟和他们的收购还在走程序,事情没那么快,谁知道他们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他们……”

    苏涵说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周铭你刚才说什么,他们还会再回来?”

    不等周铭回答,就听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苏涵转头就见班猜和塔纳帕两个人又匆匆回来了,他们的脸上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你们还回来干什么?不是说你们的企业都是周铭害的,说你们宁愿企业倒闭破产,也不要再回来了吗?”苏涵冷哼道。

    班猜和塔纳帕赔着尴尬无比的笑容:“其实回头想想,和周铭先生合作也是很快乐的事!”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