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老实人周铭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稍晚还有一章更!)

    很快二十分钟的时间过去了,周铭苏涵和这些保险公司的总裁们就分别在各自的房间里等了这么长时间。不得不说双方等待的时间也是很有意思的,这边周铭苏涵拉着保镖**在打斗地.主,那边各位总裁们在紧张兮兮的等待着时间的流逝,至于两边跑要给周铭汇报情况的李庆安,他却急得要上天了。

    但这种情况也正常,毕竟周铭是很有底气确信这些保险公司肯定会接受;这些保险公司的总裁们则自以为自己掌握了局势,现在只需要吊吊周铭的胃口就好,只有李庆安这边搞不清楚情况,就看着周铭和这些保险公司分坐两边谁也不理谁,让他很抓狂。

    不过随着时间到了,保险公司那边首先找到了李庆安,表示他们已经达成一致做出了决定,可以让周铭过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周铭更不着急了,他洗着牌和苏涵**又叫了一把地主。

    周铭这边不着急,那边那些保险公司的总裁们却很不爽了,他们只是泰国这边的负责人,可不认识什么周铭,就觉得这个华人有点太不像话了,他们都已经达成协议让他过来了,怎么还拖拖拉拉呢?

    “这个年轻人太不懂事了,我看他肯定觉得我们让他等了那么长时间他不高兴了,就也有样学样的吊吊我们的胃口。”

    “我们给他一点面子,他还真把自己当上帝了吗?我建议待会等他来了,我们就一起增加他的保费,让他明白在泰国这里究竟是谁说了算!”

    这个建议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认同,所有人都叫骂着说必须要给这个狂妄的年轻人一点苦头吃吃。

    又过了几分钟,周铭最后一把地主斗完了,他才不急不慢的起身跟着李庆安来到了那边。

    “周铭先生你终于过来了,但我们认为……”

    周铭到了这边,这些保险公司的总裁们就都下意识的愤愤起身,表示要和周铭好好说道说道,但周铭却摆摆手打断了他们的话道:“各位,我刚才想了一下,我觉得百分之一的保费太高了,我们负担不起,应该砍掉一半,这样我们就能负担得起了。”

    一句话说出来震惊了所有人,所有保险公司的总裁们都愣住了。

    大哥好像哪里错了吧,现在不应该是我们要提高保费吗?怎么反而是你要降低保费是怎么回事?至于负担不负担得起那不在考虑范围,或者说他们压根就不信,既然你都负担不起你说尼玛呢?

    那位满脸络腮胡的中年人皱起了眉:“周铭先生这个时候开这样一个玩笑是很恶劣的。”

    “所以我并没有在开玩笑,而是很认真的。”周铭说。

    “那么周铭先生你可知道你让我们在这里等了那么长时间……”

    周铭呵呵打断了络腮胡中年人的话:“你们才等了多长时间,你们怎么不想想你们让我等了多长时间?难道你们觉得这次的cds协议是我们求着你们签吗?”

    “所以周铭先生这是在报复我们吗?”络腮胡中年人质问道,“希望周铭先生不要忘记了,现在只有我们这些大型跨国保险公司才有能力接受这种cds协议,并支付泰国国债违约以后的赔付,如果换成泰国本地的保险公司,恐怕他们立即破产都有可能吧,你们是拿不到一分钱赔付的!”

    周铭接过他的话头往下说道:“我想不仅是拿不到赔付,你们刚才应该还商量了这个cds协议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吧?毕竟泰国就算不是强国,但好歹保障自己国债的经济实力还是有的,那么保费的多少不都是你们白赚的吗?那么白拿的钱,拿多拿少又有什么分别呢?还是你们打算都不要了?”

    周铭一番话说得这些总裁们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了,因为的确就像周铭说的那样,本来这些保费就是他们白拿的,难道就只是少了一半,剩下的也不要了吗?

    在这样的想法下,很快有人站起来说:“这个保单我们保险公司签了!”

    有人打破了僵局,那络腮胡中年人也说道:“你疯了吗?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这里面是有问题的吗?既然他都知道这些事情,为什么还会和我们签这种cds协议?”

    面对络腮胡中年人的质疑,周铭抱着双臂看着他说:“我说你要想那么多累不累啊?你管我在想什么,你知道能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不就行了,还是你也怀疑泰国的国债随时会面临违约的风险?”

    周铭的反问提醒了那边所有人,他们这也才想起这点来,是啊他们根本不需要去管周铭在想什么,他们只要能确定泰国国债不会违约就行了。

    那么泰国的国债究竟会不会违约呢?对他们来说那是否定的,除非是动乱的国家,否则哪有正常国家的国债会违约呢?如果国债会很容易违约,那也不会在金融界有“保本投资”这种说法了。

    看着这些保险公司总裁们脸上纠结的表情,周铭决定给他们加一把火。

    “如果你们要继续商量的话,请你们回去商量,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恕不奉陪。”周铭说。

    这番话让他们不能不做出决定了,随着周铭话音落下,那边立即有人表了态。

    “我同意和周铭先生您签订关于泰国国债的cds协议!”

    有了第一个人表态,其他人就也不再考虑纷纷加入了同意大军,在这样的情况下,纵然那位络腮胡中年人还有疑问也没办法,只能同意了。

    “很好,那么你们就都回去准备吧,包括cds协议和联络你们的公司总部,明天还是在这里,我们会在律师的公证下签订协议。”周铭告诉他们。

    原本就不放心的络腮胡中年人听周铭这么说,他又有了质疑:“周铭先生为什么这么着急,明天就要签订协议呢?”

    周铭摊开双手回答:“因为就这几天泰国的国债就要违约了,我当然要快点和你们签协议了,否则等泰国的国债先崩了,我的cds协议还没签,那岂不亏大了,连你们的赔付都拿不到了吗?”

    周铭的这个答案惹来那边保险公司的总裁们一阵哄笑。

    “周铭先生可真会开玩笑,看来周铭先生还是很有信心泰国国债是一定会违约的嘛,那既然周铭先生你这么有信心,怎么不干脆就今天签订cds协议算了,何必还要等到明天呢?岂不多此一举吗。”

    听着这些人的说笑,周铭一本正经的告诉他们:“我倒是想今天就签约,但问题是你们签不了啊,毕竟你们只是泰国分区的总裁,你们还需要得到总部的批准不是吗?你们可知道我现在是着急的要命,每耽搁一天就会危险一天,要不你们现在先签个预付协议,我先把定金交了?”

    随着周铭这句反问,那边那些人笑话的更厉害了,他们对周铭指指点点,一脸这就是个神经病的模样。

    今天的会面到这里就结束了,随后这些各大保险公司的总裁们就纷纷离开了。

    送走了这些总裁们,李庆安马上跑回来询问周铭:“先生您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啊?”

    “我不是都说了吗?我是担心市场形势,担心泰国国债随时可能会崩溃。”周铭回答。

    得到答案的李庆安当时就懵了,他本以为周铭是开玩笑的,但紧接着才发现周铭是很认真的。

    “所以周铭先生您就这么直接告诉他们了吗?”李庆安怎么也想不通的问。

    “那当然,我是很诚实的。”周铭一脸老实人的模样告诉他。

    李庆安要吐血了,他是怎么也不相信这个答案的,作为在商海沉浮了大半辈子的商人,他深知任何生意人都不可能诚实,一个老实人会在商海里被人吃了连骨头渣都不剩。

    他和周铭相处也有很长时间了,尽管他承认周铭是一个立身很正的人,但他也绝不相信周铭会那么老实的把自己的底细和盘托出,因为那已经不是老实,而是傻了!可是眼下周铭也的的确确是把事情原本原样的说出来了,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周铭见他一副快要发疯的样子对他说:“好了其实道理很简单,我的确是很诚实的这点不假,我说的这些也都是事实不假,但问题就在于我敢肯定他们不会相信。”

    周铭这句话停在李庆安耳朵里让他仿佛六月天被泼了一盆凉水一般,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对呀!世界最好掩藏真相的办法,就是把真相以一种开玩笑的方式直接说出来。

    试想如果周铭要是通过其他方式想要掩藏自己的目的,以那些总裁们的聪明,肯定会有所怀疑,那么还不如冒险直接告诉他们的好,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不相信泰国国债会崩溃的,周铭这么说,只会让他们鄙夷,认为周铭只不过是又一种幻想罢了,绝不会想到这会是真的。

    能在那个情况下想出这种办法,这个周铭也太厉害了吧!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李庆安愣愣的又问。

    周铭笑着告诉他:“那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准备明天签约的材料了。”

    周铭还说:“今天一定要保持和他们的联系,商量好cds协议的内容,不要怕频繁的联系会让他们怀疑,他们现在已经钻进牛角尖里去了。”

    安娜和李庆安一致表示知道了。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