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周铭,不过如此
    周铭的笑容让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打起了冷颤,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恶魔给盯住了一样,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寒意。

    这些保险公司的总裁们也都是老商人了,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因此在这一瞬间,他们突然都怀疑周铭是真的有阴谋,都开始不自觉的怀疑自己和周铭的合作是否是正确的了。

    周铭这时却又笑着告诉他们:“你们选择跟我合作当然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了,所以接下来你们都要听我的安排。”

    “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安排?”下面立即有人质疑道。

    对于这些人而言,他们可不知道周铭在印尼做的那些事,在他们眼中周铭就是个很年轻的小屁孩,就算刚才一瞬间带给了他们压力,但要他们听周铭的指挥,这些人心里还是没办法接受,甚至还很反感的,好歹他们也是大型跨国集团的总裁,在泰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凭什么?

    周铭对这种状况也并不奇怪,他不慌不忙道:“因为你们要赚钱,而我可以让你们这次的cds协议利益最大化。”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他们都十分惊讶的看着周铭,要是其他人,他们肯定不会相信什么cds协议利益最大化这种说辞,但是这话从周铭嘴里说出来,他们却不能不信了。

    只是要他们马上转变心态完全听周铭指挥,他们一下子还有点接受不了,都还有点犹豫。

    不过那位满脸络腮胡的中年人这时先表态了:“周铭先生,为了这次cds协议的利益最大化,我愿意听从你的安排,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周铭微笑着和他握手表示当然,而当有人率先表态打破了僵局,其他人也纷纷跟上表示也能听从周铭的安排,这时什么脸面什么总裁的身份,比起利益根本都不算什么。周铭面对他们的表态,又一一跟他们握手了。

    “我相信我们的这次合作会是很愉快的,只要你们都听我的,我可以保证你们都赚到比现在你们手上这些cds协议更多的钱!”周铭对他们说,“那么现在,你们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把这些cds协议想办法转让出去,对象不管是泰国国内的资本集团还是国外,价格的多少我也不会管,只要你们能转让出去。”

    这些保险公司总裁们都表示明白的随后离开了,当他们都离开以后,这些人都围到络腮胡中年人身旁,很不解的问他:“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他这要求显然是无稽之谈的。”

    显然这些人即便答应了,也根本不信任周铭真有什么本事,甚至还有人担心周铭会不会是有什么阴谋,是想要坑他们的钱的,毕竟他们跟周铭非亲非故,周铭凭什么这么卖力帮他们把cds协议的利益最大化?这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是说不通的。

    络腮胡中年人对此却说:“我不明白你们究竟在担心什么,难道握一下手就代表我们成了他的家仆不成?我们想要做什么难道还要他说了算吗?”

    他提醒了其他人,他们这才都恍然明白过来,的确是这样啊,如果他们觉得周铭的计划有问题,他们不做就是了,难道周铭还真能指挥的动他们不成?

    想到这里这些人都笑了:“看来还是你老奸巨猾啊,只怪那个周铭太年轻啦!他也不想想自己算什么,居然还妄想打我们的主意,现在就先让他得意一下,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以后有的是他的苦头吃!这个周铭啊,还以为他有多少能耐,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亏我们还以为他有什么办法呢!”

    外面所有的保险公司总裁们都哈哈笑着离开了,李庆安看到了这一幕,他急急忙忙返回告诉了周铭。

    “那些家伙都是不可信的,现在他们表面上会答应你答应的好好的,可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肯定会跑的比什么都快,他们并不是真的会效忠周铭先生您的呀!我觉得您这边得早做准备。”李庆安说。

    周铭和苏涵都看着他,苏涵很冷静的对他说:“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周铭为什么要早做准备,难道你不觉得周铭既然敢做出这样的决定,不代表他肯定早就知道这个可能了吗?”

    李庆安愣住了,是啊这是很现实的,周铭不可能会认为他随便说说,他既然敢做这个决定,怎么会想不到对方的反应呢?如果说他觉得自己只要一声令下,对方就会乖乖俯首听命,那就太天真了。好歹周铭也是在印尼叱咤风云的主,不会这么幼稚吧?

    周铭当然明白李庆安在想什么,于是笑着对他说:“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国王,况且就算国王也有掌控不了局势的时候,但是我却可以。”

    周铭前面一句话还是让李庆安松了口气的,但后面那句话,却又让他迷茫了。

    可以什么?掌控整个局势吗?

    李庆安不明白,周铭也没给他细说。

    ……

    这些保险公司的总裁们在离开了李家的豪宅以后,他们其实心里多少还有点疑虑的,不明白周铭究竟在盘算着什么,至于另一方面,他们也下不了决心是不是真的要联系泰国的资本集团把这些cds协议卖出去。

    不过这些总裁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这边还没做出决定,反而泰国的资本集团这边却先闻风而动,主动联系他们要买cds协议了。

    “总裁先生您可以考虑一下我们的建议,我知道关于国债的cds协议是风险系数很低的投资,但您也知道这份协议是需要几年才能拿到所有保费的,并且不管风险系数多低,哪怕只有万分之一,当他发生了,那也是百分之百的不是吗?所以为什么您不可以先把协议卖出来呢?转让费用这方面我们可以再谈的。”

    “我明白总裁先生您其实并不信任那个华人周铭对吗?所以这份cds协议不管看上去有多美好,但拿在你手里就是个烫手的山芋,那么既然这样,你何不把他交到另一个人手里呢?这样不就省心了吗?”

    “请您相信我,我们是非常诚恳想要购买这些cds协议的,希望总裁先生您能割爱卖给我们,我相信我们还可以在其他项目上有更多合作。”

    无数个电话打到了这些保险公司的总裁那里,都是泰国的本地资本财团,他们或威逼利诱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之就是想从他们手上买走这些cds协议。

    随着这些电话的打来,让这些原本还存在疑虑的保险公司总裁们,这才有了底气。

    看来那个周铭的眼光不错,这的确是个很抢手的生意呀!

    带着这样的想法,这些总裁们一个个就都端起了架子,表示这些cds协议是他们和周铭签下的保单,怎么能随意转给其他人呢?万一以后出了问题那该如何是好?他们是很讲信誉的国际保险集团,声誉是他们最看重的,他们为了守护自己的声誉也会不惜一切。

    对于这样的说法,泰国的国王马拉九世很不屑的表示:“不过就是坐地起价的推诿之词罢了,什么狗屁的声誉,赚钱利益才是第一要素好吗!”

    他想了想做出决定:“告诉这些自大的家伙,他们现在可是在泰国,我们也很尊重他们的声誉,但更重要的是做出正确的选择。”

    于是泰国的本地资本集团开始了和这些跨国保险集团的第二轮接触,相比之前的好声好气商量,这一次他们显然更多会带有一些威胁性质了;除此之外,王室的暹罗基金也联合其他几个投资机构,开始在国际市场上抛售泰国国债,一度引起了国债价格的震荡,也以此来警告那些总裁们。

    不过当泰国总理金立得知这个消息,他立刻坐不住了:“国王陛下我很抱歉打扰了您,只是我听说今天国际市场的国债价格震荡,这么做是会影响到泰国信用的啊!”

    对比金立总理的紧张兮兮,国王马拉九世却淡定的很,他根本不以为意。

    “放心吧,只是一点抛售后的小震荡,我们停止抛售以后会很快恢复的,我这么做只是想给那些自大的跨国保险公司们一点小小的警告,在泰国这个地方,他们的跨国资本可并没有那么大的能量。”马拉九世说。

    “但是这样一来会不会给那个周铭找到机会呢?毕竟他搞出这么多的cds协议,不就是针对我们的国债来的吗?”金立又说。

    马拉九世则说:“我的总理先生你也太小心翼翼了一点,你可知道我还巴不得他现在就出手了,那样我就可以好好教训他了,不过我觉得这个家伙应该不会那么蠢才对,所以你就放心吧。”

    金立那边还想说什么,马拉九世这边却先说道:“好了我的总理先生,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要保证国家的财政,我们不要给那个周铭任何一点机会!”

    金立表示知道了,随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马拉九世放下了电话,很随意的躺在了自己的躺椅上,十分惬意的想着,真不知道那个周铭在想什么,如果他知道现在这些cds协议在我手上,也知道我不管怎样都不会付给他钱的,反而他还要每个月付给我那么大一笔保费,不知道他会是怎样一副精彩的表情。

    这个周铭……不过如此!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