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再见灵珊
    ,精彩小说免费!

    开玩笑!云千秋的实力都够让吴克落荒而逃了,又见识到了前者的残忍手段,他除了求饶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连七阶武者的心口都能如切豆腐般洞穿,换做自己,别说沦为满地碎肉,怕是连骨渣都剩不下!

    “少侠,少侠……您听我小人给您解释,昨天见识了少侠的神威,小人感激还来不及,怎敢找您的晦气?都是陈卫那不知死活的垃圾,非要拉着小人埋伏少侠,都是他逼迫的啊!”

    此时,什么兄弟情谊什么同生共死,早就被吴克抛到九霄云外了。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便是让云千秋相信这一切都是陈卫指使,高抬贵手放过自己!

    “少侠,您放了小人,小人以后定当给您做牛做马,别无怨言!”

    别无怨言?

    云千秋怎会听信他的屁话!

    时隔一天就带人埋伏他?现在又想活命?

    还真把自己当成心慈手软的懵懂少年了?

    嘴角挂着冷笑,云千秋掌心落在了那颗光头之上。

    他能感受到,吴克的身躯,颤抖地更为剧烈。

    “活命的机会,小爷昨天已经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所以……别怪小爷心狠!”

    “嘭!”

    脑浆飞溅的凄惨,惊起山林鸟雀。

    “啧,才十几枚金币,整日混在狩灵阁,家底也太磕馋了吧?”

    山间,云千秋掂量着吴克的钱袋,不禁微微摇头,但脸上并无半点失望。

    本来就凭吴克那见到灵力凝指都吓跑的实力,在狩灵阁也只能混些低级悬赏,还未必能抢得上,十几枚金币,应该是他的全部身家。

    不过对于陈卫的家底,云千秋就有几分期待了。

    “啧,还好刚才出手留了几分力道,不然这绣绸钱袋都得被本皇碎掉。”

    毕竟是凝气七阶的武者,在崇阳镇的狩灵阁里,几乎悬赏不断,而且都是雇主上门的高价,陈卫的钱袋,比起吴克来说就沉甸的多。

    解开钱袋,望着那闪眼的金色光泽,云千秋不禁目光一亮。

    这一袋金币,少说也有七八十枚!

    但云千秋绝不相信陈卫的身家只有这点。

    果不其然,将金币倒出,一张烙着大夏国官印的票据掉了出来。

    云千秋看在眼里,脸上顿时扬起遮掩不住的欣喜。

    “金票!”

    没想到陈卫竟随身揣着金票!

    金票,乃是大夏国朝廷发布的货币,云千秋手中这张,便是价值百枚金币面额的金票。

    而且因为大夏国武运昌隆,对周围国家影响颇深,金票自然也流通无阻!

    别看只是一张票据,但俨然已和冷府悬赏的酬劳相同了!

    “有了这两人的身家,就算没有悬赏,我现在也有接近三百金币,足够解决试炼大会的所有花销!”

    区区几百金币,对云千秋前世的毕生收藏所言,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放到如今,却能解决眼下面临的困境!

    云天雄,你这白眼狗不是克扣本少零饷么?

    本少这一趟,可比你克扣几月的钱加起来都多!

    将金票和散落地上的金币装入自己钱袋,云千秋顿时感觉自己怀中鼓鼓囊囊,很具分量。

    刚准备离去,云千秋却感觉脚下踩的,并非山石的坚硬。

    “这是……陈卫的武技?”

    刚才翻弄两人的尸体,云千秋并未注意,此时抬起鞋底,才发觉险些错过意外的收获!

    “苍狼嗜心”

    不正是陈卫视为杀招的黄阶中品武技!

    “没想到那家伙如此珍重这本武技,贴身携带不说,还用洛金纸包裹。”

    也幸亏有那层洛金纸在,否则凭云千秋刚才的力道,恐怕这武技秘籍早就和陈卫一样,沦为满地纸屑。

    随手剥开那碎裂的洛金纸,云千秋翻弄几页,脸上的轻笑便越发欣喜。

    “确实是中品武技,虽然本皇看不上眼,但为水柔姐换些中阶灵药,不成问题!”

    将一路收获扛于肩上,沉甸的力道不仅没有迟缓少年的脚步,反而令闪跃山间的步伐更为轻快。

    崇阳镇,晨风飒爽。

    望着街边络绎摆摊的行人,云千秋嘴角微扬,第一次感觉凡间的清晨是这般惬意。

    “这么早就来,冷执事不会没在吧?”

    带着几分迟疑,云千秋终究还是迈过了狩灵阁的门槛。

    云千秋刚进入狩灵阁时,冷灵珊还正俏脸含媚的妆着眼线……

    柳眉微挑,铜镜中映出的却是少年英俊的五官,险些令冷灵珊惊得画眉笔跌在地上。

    “少……少侠,你这么早就来了?”

    站于身后,云千秋轻笑平淡,仿佛并未在意冷灵珊的错愕目光:“嗯,为悬赏的事而来。”

    寒暄两声过后,冷灵珊这才命人沏茶招待,但谈笑间那双俏眸仍难掩惊讶。

    没想到,第一个斩获悬赏归来的,竟然会是这位少年!

    冷灵珊本以为,一阶上品的赤练蛇,就算是另外两位玄武殿的教习,也要翌日清晨才能回来。

    但云千秋,却仅仅用了一天一夜!

    而且浑身上下,别说伤势,就连精神气节都飒爽淡若,这哪里像是从崇阳山脉鏖战过后的模样!

    “少侠,你……真的斩获了赤练蛇?确定是一阶上品?”

    出于稳重,冷灵珊犹豫片刻,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

    对于语气间那抹冒犯,云千秋只是微微摆手:“运气使然而已,正巧让在下碰到一重伤濒死的赤练蛇,所以才会如此顺利……”

    在任何人面前,云千秋一向保持低调。

    “不过……”

    从怀中取出被布条包裹的灵核,云千秋有些讪笑:“不过在下这趟的收获,貌似有些超出预期,这灵核……并非一阶上品,而是二阶下品!”

    二阶下品!

    正轻呡茶水的冷灵珊闻言,险些喷了!

    二阶灵兽?

    若不是见识过云千秋的实力,冷灵珊简直是觉得眼前这少年是在消遣自己!

    要知道二阶灵兽,就算是刚突破品阶,那也是凌驾在凝气巅峰武者之上的存在!就算是玄武殿那两位资深教习,都未必是对手!

    就算如云千秋所说的那般,正巧碰到受伤的赤练蛇,那也太不可思议了啊。

    甚至冷灵珊还有些怀疑,这少年究竟会不会区分一二阶灵兽的差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