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怨气
    ,精彩小说免费!

    说话间,云千秋更是举起了腰间的少主令牌!

    云天奉看在眼里,眸光一颤,目光间却是遮掩不住的愤恨!

    他在云府,无论身份还是辈分,都举足轻重。

    就算是云天雄篡位之后,也不敢得罪这位家族长老。

    同样,云天奉混迹一生,深知大势已去,凭一己之力,难以抗衡云天雄和麾下爪牙。

    最关键的是,云天奉这几年对云天龙一脉,早已不同先前!

    家族长老,又是兵器阁阁主,这等身份,足以羡煞云府旁人。

    但是云天奉自己,却极为不满!

    凭什么他和云天龙相识多年,建立云府之后,自己却只能担任兵器阁阁主!

    再看宁无缺等人,不是灵药堂主,就是刑律堂主,要么有权要么有钱!

    就连家族的中层长老,掌管云府生意,每月都能赚上不少装入自己腰包。

    哪怕是藏武阁那等重地,镇守长老若是缺钱,随意挑两本下阶武技抄录临摹,再向外售卖,就算云天龙知道,只要不是涉及家族辛密的秘籍,大多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云天奉可就不同了!

    这兵器阁当中的兵刃数目,可都是有账本管着,每年家族恩典之后都会核对。

    何况兵器阁虽是重地,但无人敢闯,云天奉麾下就算有两队家族亲卫,但也只能每天巡逻而已。

    没钱,没权……

    前些年,云天奉或许还能在此清心养净,但是看着家族其他沦实力地位都不如他的后辈,各个都富得流油,他如何能视若无睹?

    人,都是有私心的。

    而望着云千秋的身影,云天奉顿时便想到了云天龙,他很想问问,凭什么,为云府操劳半生的他,如今却混的如此惨淡!?

    “少主令?云千秋,你想拿这块破牌吓唬我?”

    就连云千秋,一时间都不明白云天奉为何会如此恼怒,不禁皱眉道:“天奉长老,本少主来此挑选一件兵器,有何不妥么?”

    “当然不妥!”

    冷喝狠厉,云天奉语气更是充满不甘:“云千秋,本长老问你,这些年,你为云府付出过什么?家主曾经有言在先,凭少主令可随意出入云府禁地,但你问问自己,配么!”

    近乎咆哮的质问,就连云千秋都有些无言以对。

    不过他清楚,云天奉此时的怒火,显然是针对那位懦弱的前世。

    就算如今蜕变逆袭,但云千秋才重生几天?

    就这短短几天时间,他都忙于提升自己和水柔姐的实力,哪能顾得上家族的琐事?

    更何况,如今在云府真正说了算的,仍旧是篡位的云天雄!

    对于这等无理取闹,云千秋只能淡漠耸肩:“天奉长老,本少主以前确实是云府的累赘,这点我不否认。”

    “但是以后,本少主保证,有我在,云府绝对不会止步于崇阳镇豪绅。”

    顿了一顿,云千秋才用意深远地瞥视道:“本少主言尽于此,至于天奉长老信与不信,与我无关!”

    话音刚落,就见云天奉满脸阴沉,声音变得嘶哑:“信你?本长老当初就是信了云天龙,如今才落得这般落魄!”

    此时,云千秋那般风轻云淡,落入云天奉眼中却成了挑衅和嘲弄!

    猛踏两步,云天奉将楼梯挡于身后,双拳紧握,苍老的脸上因为怨怒而充血涨红:“你是云天龙的血脉传承,云府的少主!那你知不知道,那些白眼狗在背后,都怎么取笑本长老?!”

    “本少主不知。”

    云千秋微蹙的剑眉显得有些烦躁。

    被人背后取笑,云天奉不去找那些人算账,反而将怒火发在自己头上?

    这不就是倚老卖老么!

    “咯崩!”

    满是褶皱的双掌紧握,云天奉浑身骤起的劲风,却不比云府那几位高手差上半点!

    “他们,在背后……可都取笑本长老冥顽不化,是云天龙一脉的看门狗!”

    最后三字,咬牙切齿,怨恨暴怒的狂吼,令在外巡逻的亲卫闻讯赶来。

    “什么情况!难不成千秋少爷得罪阁主了!?”

    “嘘……别说话,阁主在这破地方早憋了十几年的火气,小心惹祸上身!”

    “云少主口口声声说要继承家主衣钵,今天看来必须要给天奉长老一个交代啊!”

    听着周围的议论,云天奉更是将平时压在心底的话都吼了出来:“十几年了,整日守着这堆破铜烂铁,这就是本长老在云府的地位!什么兵器阁主,我看云天龙根本就是怕我权柄势大,可惜啊可惜……到最后却防错了人!”

    话语狠厉,歇斯底里的云天奉显然是想将十几年的憋屈都怪罪到云千秋身上!

    而云千秋看在眼里,不禁一声轻叹。

    没想到区区云府,竟是这般多事之秋,就连前世父亲留下的祸根,都要自己来处理。

    不过,哪怕没有少主令在手,云千秋面对那阴羁的目光,却无半点胆怯退缩。

    “天奉长老,明说吧,今日你到底怎样,才肯让本少主踏入兵器阁?”

    “很简单!”

    云天奉狠狠咬牙:“本长老绝非善恶不分的小人,把家主的偏袒全怪罪在你身上,未免让人笑话!”

    “今天,你只要能当着本长老的面,踏上一阶楼梯,十几年的怨气,本长老绝不再提!”

    冷喝落毕,云天奉双手负背,浑浊的眸中闪烁着寒芒。

    他今天就是要告诫云千秋,他云天奉,不是什么看门狗,而是在云府占有一席之地的长老!

    不论碍于情面还是畏惧云天龙的实力威严,云天奉不敢表露任何不满,但在他儿子面前,总能发泄些怨气吧!

    一时间,云天奉掌心爆裂的清脆声响,惊得众人纷纷后退。

    开玩笑,谁不知道云天奉乃是凝气八阶巅峰的高手!

    若不是碍于天赋有限,怕是早就突破了筑灵境!

    但十几年来,这位心有不甘的长老可未曾荒废修行,实力可远超那些空有境界的后起之秀!

    然而感受着那迎面袭来的劲风,云千秋星眸微眯,心中又是可叹又是可恨。

    这云天奉,为何今日会糊涂一时。

    若是自己和他争夺,无论谁输谁赢,都只会让云天雄占了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