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错愕的冷凝玉
    ,精彩小说免费!

    每次回到独院,都能令云千秋感到别样的惬意。

    推门进屋,望着坐在床边的云水柔,少年不禁皱起剑眉:“水柔姐,我放在枕边的纸条你没看么?让你卧床休息,不许乱动。”

    展颜一笑,尽管婉音中还有几分虚弱,但云水柔那张俏脸上却恢复几分血色:“没关系云弟,姐的身体并无大碍。再说消化了那两枚灵药,总要活动一阵筋骨不是么?”

    迎着微弯如月的美眸,云千秋又替云水柔把脉确认身息后,才算放心:“喏,刚才我去给水柔姐寻了一柄软剑,貌似还是父亲特意为你藏起来的。”

    说话间,云千秋将软剑递去,云水柔抽出剑鞘,望着精雕纹路的剑身,不禁一阵欣喜:“这……这是灵器?还是干爹特意为我留下的?”

    “没错。”

    点头过后,云千秋将清晨在兵器阁的经历诉说一遍,听到云天奉的认可时,云水柔眸中满是欣慰。

    当然,教训某位凶恶女人的事情,云千秋却只字不提。

    在屋中挥舞出几道凛冽剑芒,云千秋本想将青灵剑诀中的诀窍指导一番,却听院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

    “千秋少主,冷府有人拜访,请您出门迎接!”

    独院外走来的,正是云府看门的护卫,在祠堂一睹云千秋的实力后,如今早已不敢再造次嘲弄,满脸恭敬地立在门外。

    云千秋闻言,剑眉微蹙地走出屋内:“冷府的人?找本少主何事?”

    “小人听说,是给少主您送灵药的。”

    送灵药的?

    没想到冷灵珊的办事效率这么快。

    然而云千秋刚准备随护卫出府,却意识到不对。

    若真是冷灵珊的话,不应该直接来院落找自己就好了?

    顿时,云千秋冷声道:“本少主问你,是不是云天雄的人故意刁难,不让冷府的贵客进来?”

    护卫闻言,顿时一惊,那无形的气势令他浑身微颤:“回禀少主,家主……”

    “嗯?”

    望着云千秋剑眉高挑的冷厉,护卫险些崩溃,暗道这跑腿的差事怎么让自己摊上了:“回禀少主,不是我们有意阻拦,而是冷府的千金,指名道姓让少主出府迎接!”

    出府迎接?

    莫非是冷凝玉?

    想到此,云千秋顿时笑了。

    “若真是冷灵珊,绝不会提如此蛮横无理的要求,想来冷府上下,也只有那女人敢这么高傲了。”

    冷笑过后,云千秋眸中却闪过几抹森然,前世那刻骨铭心的爱恨交加,饶是以他如今的城府,都不禁双拳紧握。

    明明是被家族派来送药的,却还让本少主出门迎接,看来冷凝玉还真把自己当成前世那般可以随意使唤了!

    不过送上门来的灵药,云千秋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反正凭他现在的实力,区区一个冷凝玉,还能吓到他不成?

    “走,随本少主出门迎客!”

    云府,正门外。

    一处华贵的轿座中,神色冷艳的少女正透过纱窗目光微瞥,端庄的俏脸上却满是不耐烦。

    “云千秋那个废物,竟然敢让本小姐在门外等着。”

    顿时,冷凝玉看向云府门匾的眼神都满是厌恶。

    就算和自家同为崇阳镇三大家族又如何?没了云天龙撑腰,唯一的血脉又是个对自己唯唯诺诺的废柴,迟早得被冷府吞并!

    尤其是想到父亲为了昨日冷刚在市集的挑衅道歉,竟派自己亲自前来送灵药,冷凝玉就眸光愤恨,握着窗框的玉指便不由传来一阵撕裂声。

    “咯崩!”

    那精致高贵的红木,在少女掌心,转瞬竟碎为了齑粉!

    身为冷府千金,冷凝玉的天赋可谓羡煞旁人,年纪轻轻便突破凝气七阶。

    但事与愿违,这两年以来,她却始终停留在凝气七阶的瓶颈,难以突破。

    而曾经那位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的废柴,如今在崇阳镇百姓的传言中,竟然能和自己相提并论!

    这令一向自傲的冷凝玉难以容忍!

    那个废柴就算撞了运气,也不过是自己石榴裙下的一条狗罢了。

    和真正的天才云千律比起来,冷凝玉甚至觉得他都不配用那个姓氏!

    想到此,冷凝玉倍感烦躁,对轿外的随从沉声道:“再去给本小姐上去问问,云千秋那废物怎么还不出来?”

    “是!”

    拱拳过后,向云府门外走去的随从渐渐扬起狞笑。

    能跟随在冷凝玉身边,虽然他只有凝气四阶修为,但论身份不比一个废柴要强?

    就算他是少主,在自家小姐面前,不还是和条狗一样任其羞辱?

    “喂,你们那个废柴少主,究竟还想让我家小姐等多久?”

    叫嚣过后,迎着门外护卫的怒视,冷府随从一脸傲然,刚想扭身回去禀报,却听身后传来阵推门声。

    “你这废物,终……”

    话音未落,当他扭头的刹那,充入视线的便是云府少主的裹麟鞋底!

    “嘭!”

    直踹面门,足有凝气四阶的冷府随从,身形竟如破麻袋般,重重向冷凝玉所在的轿座飞去。

    从门外走出的少年,脸色冷厉,星眸如炬,望着那飞溅一地的碎牙和血渍,更是流露出无比的厌恶。

    “你们几个给我记清楚,以后再有这种疯狗敢在咱们云府门口乱叫,别管它主人是谁,都给我打断狗腿,丢的越远越好!”

    望着那瘫软在轿座旁抽搐的随从,云千秋更是目光戏谑:“什么垃圾,也敢饶了我云府的清静!?”

    此番举动,顿时引得门外的护卫瞠目结舌。

    他们倒不是惊叹云千秋一脚能把冷府随从踹飞的实力,而是没想到少主出手如此狠厉!

    要知道那可是冷府的随从,自家少主以前对冷凝玉身旁的人,可都是毕恭毕敬的!

    但是现在看来,云千秋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热脸贴冷屁股的痴情少年了!

    原本就对冷府那般趾高气昂满是气愤的护卫回过神来,顿时脸色昂然,连声遵命:“是!”

    缓步踏出,透过轿座,云千秋甚至还能浮想出冷凝玉那张不可一世的脸。

    “怎么,还想让本少主给你掀轿帘不成?”

    此番冷喝,语气森然,令冷凝玉铁青的俏脸上顿时闪过几抹惊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