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灵药师工会
    ,精彩小说免费!

    毕竟不管宁无缺考核成败与否,那都说明他已经有了接近二阶灵药师的药道造诣!

    这等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高贵存在,自己只要能巴结几句,以后在府上没准就是飞黄腾达!

    而云千秋听后,也不理会杂役再欲多说的奉承,径自走出别院,背影融入夜幕时,还不忘警告一句。

    “算你识相,今晚,就当本少主从未来过,知道么?”

    “小人明白……”

    感受着云千秋从身旁经过的劲风,杂役脸颊生疼之余,更是不忘恭送行礼。

    傍晚,灵药师公会。

    望着那坐落在崇阳镇最繁华街道中心的宏伟建筑,云千秋摸了摸鼻尖,不禁感慨,灵药师的地位,还真是超然啊。

    哪怕是在崇阳镇这等小地方,灵药师公会都能占据最繁华的地段,就连几近垄断灵兽悬赏的狩灵阁和天下武者切磋胜负的玄武殿,都比之不过。

    而灵药师公会的楼塔顶端,雕刻着一处暗红色纹的炉鼎,鼎上两处徐徐燃烧的火口,象征着此处的最高地位!

    哪怕是在崇阳镇,都有二级灵药师坐镇!

    当然,这也是灵药师分会会长最低的标准,还是因为崇阳镇有三大家族鼎立极为富饶,才会在此建立,寻常小镇,根本就无此等建筑!

    毕竟就算灵药师这等超然群体不缺钱,但也不会将分会设立在穷乡僻土的村落当中。

    抬头寻着那满载岁月沧桑的气派门匾,云千秋刚想走入,却被门口的两名护卫模样的武者拦住。

    “站住,灵药师公会,闲人勿闯!”

    两人冷喝间,脸上还满是高傲,尤其是看清云千秋的相貌时,更是扬起几抹嗤笑。

    “呦,这不是云府的千秋少主么?怎么着,自家的事情都还没摆平,还想进这种地方?”

    云千秋在崇阳镇如今的名声,已经渐渐传开,两人能认得他,并不奇怪。

    不过让少年笑容渐冷的是,两人语气间那抹讥讽,还真是欠揍啊。

    顿时,云千秋目光一寒:“既然认得本少主,还不让路?”

    灵药师公会,或许是比三大家族藏武阁还要森严的禁地,但区区两只看门狗,还不配在他面前猖狂!

    星眸微眯,这两人不过凝气四阶的实力,转瞬便被云千秋看穿,这等蝼蚁,若不是穿着灵药师公会的武服,他随便勾勾手指都能轻易捏死!

    望着云千秋逐渐泛寒的星眸,其中一人不禁打了个寒颤,前者的手段他可是听说过,若真是发起疯来,自己这身武服他可不放在眼里啊!

    就算背后是灵药师公会,但别忘了冷刚背后还是崇阳镇的豪绅冷府,都被云千秋打成残废。

    何况灵药师公会,也不是只有灵药师才能进入,寻常武者想要去其中买些灵丹,或是登门拜访恳求灵药师炼药,一般都不会拒绝。

    毕竟灵药师在大夏国,数量只有不到千人,但灵药师公会却有上百分会,其中办事打杂的,多是武者,甚至还有做些粗活的凡人,哪有不让进的道理?

    然而还不待那人给云千秋让路,就见身旁的同伴讥笑道:“云千秋,识相的就赶紧走远点,别等会让我动手请你走!”

    “噢?赶我走?你恐怕还不知道,本少主今夜来此,是找宁无缺宁药师的。”

    听到宁无缺三字,护卫脸色猛然一僵,尤其是常年镇守灵药师公会,对于前者的地位更是了解!

    然而望着直接无视自己往里走去的云千秋,护卫顿时觉得丢了面子,他妈的,宁无缺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你父亲的朋友,还轮不到你这废柴狐假虎威!

    赫然间,护卫猛然拔剑,森然的寒芒挡在了云千秋面前。

    微微扭头,云千秋却发现护卫的脸上满是讥讽:“实在抱歉了,宁药师还在进行二级灵药师考核,若你找他有事,就此等候!”

    还在考核?

    云千秋闻言,剑眉微蹙。

    原本以为凭宁无缺的药道造诣,考核二级灵药师没有太大困难,到傍晚还未归,云千秋也只当是前者通过考核后,欣喜若狂地在公会庆祝。

    毕竟在崇阳镇,无论是谁,见到二级灵药师,都巴不得殷勤讨好,摆宴请客再正常不过。

    而且听云府下人说,宁无缺可是上午就来了此地,二级灵药师的考核,无论成败,都该有个结果了!

    莫非……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想到此,云千秋神色间显出几分淡漠:“让开。”

    望着云千秋掌心间逐渐凛然的劲风,护卫不禁后退几步,随后却更显恼怒:“我说了,在此等候!就算你进去,一时半会也见不到宁无缺!”

    “本少主想在里边等,关你屁事?”

    话音未落,云千秋缓缓抬起了手掌。

    掌心之余,还夹杂着不寒而栗的浑厚力道!

    护卫看在眼里,顿时大惊失色,但又咬牙沉声道:“怎么,就凭你这废柴,也想跟我动手?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

    剑眉一挑,望着额头上的门匾,那双星眸当中丝毫没有寻常武者表露出的恭敬敬畏:“不就是区区一个崇阳镇的分会么?”

    “嘭!”

    两人只感觉眼前一道残影闪过,随后脸颊便传来石屑划过的刺痛。

    扭转视线,云千秋掌心重拍的石柱上,早已深陷半寸!

    少年冷视间,脸上还挂着不怒自威的平淡:“现在,小爷能进了么?”

    而先前阻拦嘲讽的护卫,早已目瞪口呆地立在原地,哪还敢说半句不是。

    “当……当然可以。”

    “哼!一帮狗眼看人低的垃圾,穿上那身皮,就以为自己能在小爷面前猖狂了么?”

    不屑地拍着手中的石屑,云千秋踏过门槛,石柱传来的巨响,引得满堂惊诧目光。

    而少年却好似浑然不在意似的,目光微瞥,目光落在了一位身穿淡紫弹墨缎裙的女子身上。

    女子长相端庄,一双有神的眸中充满灵气,然而最显眼的却是胸前那秘银精雕的令牌!

    灵药二字,犹如鹤琢般苍劲有力,哪怕下方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壹’字,也难掩其地位之超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