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挑衅
    ,精彩小说免费!

    奈何古舟语气虽差,但在云千秋面前确实有刁横的资格,就连李玉婵,都无法轻易责怪。

    更何况这密室内都是灵药师,在寻常武者面前保持高贵姿态,几乎已成习惯,李玉婵总不会为了仅有几面之缘的少年就胳膊向外拐。

    就算她肯破例带云千秋进来,对后者也只是比旁人多出几分客气而已:“爷爷他这几日正刻苦钻研药道,每天早晨都把自己关在炼丹室内,所以大大小小的事务,一并交给古舟叔叔处理。”

    说完,她还不忘轻声提醒道:“古舟叔叔平时严厉公正,云少主在旁静看就好,最好别再说些不相干的闲话。”

    点了点头,李玉婵的用意,云千秋岂会不知道?

    不过自己才进来片刻时间,都能看得出来,古舟和宁伯父极为不对眼!

    要知道灵药师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轻易得罪,这句话不只是说给武者的,还包括灵药师自己!

    每一个灵药师,擅长的领域都会有所不同,这些,也与自身灵力属性有关。

    所以指不定哪天,就要有需要求到同行的时候,若真处处得罪他人,久而久之也别想在这圈子里混了。

    而何怀的每月供奉,虽然受于自身等级微末,但少说也有几百金币之多。

    他或许不差这几株灵药,但平白无故,谁希望被人扣掉!

    再说就算古舟把供奉扣掉,还能落入自己口袋不成?

    这损人不利己的事,看似在刁难何怀,实际上是在挑拨和宁无缺之间的关系。

    好在,自家伯父性格豪爽,那一月供奉,更是不放在眼里。

    不过种种思索夹杂在一起,再加上古舟刚才对自己的态度,云千秋可以肯定,前者,可不仅仅是对宁无缺反感而已。

    “古舟虽身为副会长,但衣袍却只是一阶灵药师,再加上年近五十,天赋恐怕比这密室内的任何人都不如。”

    “而宁伯父这次却敢直接考核二阶灵药师,看这样子,是怕他通过之后,威胁到他在公会的地位……”

    想到此,云千秋就不禁一阵嗤笑。

    区区崇阳镇的副会长职位,恐怕也只有古舟这样靠十年数才勉强爬到的庸才,才会极其看重。

    凭云千秋对宁无缺的了解,可以肯定,对于这等虚名职位,他根本毫不在乎,甚至还会嫌弃职务缠身,影响了自己无拘无束的潇洒生活。

    再加上听李玉婵话里的意思,宁伯父接连两次炼制失败都是因为鬼枯藤!

    或许旁人只是觉得可惜,但云千秋怎会看不出其中的端倪?

    只是在这间密室的众人,包括宁无缺在内,恐怕也只是把少年当做那懦弱的前世,对药道的造诣连皮毛都算不上。

    但别忘了,云千秋隔世重生,早已今非昔比!

    前世他一路披荆斩棘被万界奉为云皇,对于药道,又岂会不知晓?

    不仅如此,云千秋前世苦修历练,性格日渐孤傲,所以很是不屑对他人低眉顺眼,对待灵药师也一样。

    但灵丹的高昂价格,就算是云千秋当年也承受不起,所以在生生造化功吞噬了一道火灵之后,便借着火灵的霸道,自己摸索炼丹之道。

    当年无人指点,更没任何势力提供灵药,云千秋硬是凭着自身毅力和天赋,短短两年便有所成就!

    不过因为前世低调的性格,云千秋一直未曾考取灵药师等级,所炼制的灵丹,大多是自行服用,只有在急需钱财的时候,才会炼制几枚在黑市出售。

    所以灵药师公会当中,他的名字竟没有半点记载!

    但这并不代表,云千秋的炼丹水平不算顶尖,恰恰相反,当年他在黑市出售的几枚高阶灵丹,若不是黑市有任何宝物不问出处的规矩,恐怕就连那些超然势力都会趋之若鹜!

    对于自己的药道造诣,云千秋也没有刻意估计过,但他依稀记得,当年炼制的圣魂玲珑魄,就算是如今被所有灵药师公认为魁首的药神上官澜炎,都未必能炼制成功!

    而上官澜炎,传言在三年前,刚考核突破九阶灵药师!

    这其中的缘由,或许有岁月蹉跎,灵药师一脉的传承因为人数稀少而有所退步,但哪怕是当年有五名神药师问鼎药道的年代,云千秋比起几人的水平也不差分毫。

    更何况,当初的云千秋一心追求至尊武道,药道不过是为了方便自己的修行而已。

    即便如此,区区一个连二阶灵药师都不算的古舟,也配在自己面前自持身份出言不逊?

    更何况那所谓的鬼枯藤,云千秋刚才已经觉察到不对劲!

    就算距离过远,鬼枯藤又被烧成一片焦黑,但云千秋也可以肯定,宁伯父接连的失败,绝非自身原因!

    不过考核材料在开始之前,都已经被监考灵药师再三检查过,自己贸然点破,李玉婵几人信与不信暂且两说,光是古舟就绝对会找借口把自己赶出去!

    但关系到宁无缺的考核,云千秋既然发现了端倪,就肯定不会视若无睹的理由!

    淡然一笑,思绪虽多,但云千秋仅是转瞬便想彻原因,目光微瞥间,古舟神色间对自己的倨傲,还未曾散却。

    顿时,少年轻舔嘴唇,语气毫无半点被训斥过后的不满,反而还佯装出几分客气:“原来是古舟副会长,失礼失礼,刚才在下只顾观察那堆药渣,倒真是有些眼拙了。”

    话虽平淡,但开口时的那个副字,却带着几分玩味。

    云千秋的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密室内,却足够令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尤其是那个副字入耳,在古舟看来,简直是在故意挑衅自己。

    顿时,看向少年的道道目光多出些许不满,尤其是古舟本人,更是语气冰冷道:“听你的意思,是对老夫有些成见啊?”

    就连李玉婵怡静的俏脸上,都因少年这么快就忘了自己的嘱咐而显得不悦:“云少主,玉婵不是告诉过你,这些闲话就不能出去再说……”

    站于宁无缺身旁的何怀几人,也暗暗交头低语道:“这是云千秋没错吧?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是啊,就算是观摩宁药师的考核,也不该随意说这些无关紧要的闲话啊。”

    “可能是替宁药师着急吧,不过就算古舟大人只是副会长,也不是他能当面轻佻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