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请会长
    ,精彩小说免费!

    请会长出面!?

    宁无缺几人闻言,倒并未感到意外,但古舟却急声拦住往门外走去的少女:“玉婵小姐,这点小事,没必要惊扰会长大人吧!”

    “要知道鹤云会长这几日闭关炼丹,最忌讳让人打扰,就算是玉婵小姐您,也会被责骂的。”

    虽然古舟的语气很是焦急,但李玉婵却怔住脚步,微低的明眸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李鹤云的脾气,密室内的众人都极为清楚。

    平时有事倒还好说话,但炼药的时候,可容不得半点聒噪!

    就算是亲孙女李玉婵,前些天有事请他定夺,还被当着公会众人的面数落半天。

    其实不止李鹤云一人,在场的诸位灵药师,也都很反感他人打断炼药。

    因为炼制过程稍有惊扰,那所炼制的灵药基本就作废了,钱财损失倒是无所谓,但谁人愿意在专心致志时,周围聒噪?

    见李玉婵有所迟疑,古舟不禁又一副煞有其事地愤恨劝道:“玉婵小姐,且不说会长大人在闭关前交代近期事务由老夫全权处理……”

    “但这云府的废柴信口胡言的一句话,让老夫蒙冤倒是无所谓,但怎能害您被会长责怪!”

    话音落毕,古舟还不忘双眸狠厉地瞪向云千秋:“云千秋,我警告你,若是惊扰了会长大人的清静,杀了你都不够赔罪!”

    “嘭!”

    云千秋或许只是戏谑冷笑,但性格直率的宁无缺,早就听烦了那一句句的废柴,赫然捶在药鼎上,拳锋夹杂的刚猛力道,令众人感到耳边阵阵嗡鸣:“古舟,你少在这仗着灵药师的身份在我云府少主面前耀武扬威!”

    “别忘了,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灵药师!论资历,你那副会长的名头吓的住外人,但老子可不惧你!”

    不理会古舟越发阴沉的脸色,再三忍让过后,宁无缺俨然动了真怒:“老子好歹也是在考核二阶灵药师,材料出了问题,于情于理,都有权利能请会长出面!”

    那话语间充斥的暴怒,令古舟只感觉心底一阵畏颤,语气也不禁软了几分:“请会长出面,老夫不介意,但咱们把话说清楚!若这小子是信口雌黄,到时是什么后果,凭他……能承受得起么?”

    古舟的话颇有几分道理。

    如果云千秋是胡乱编造的,那该是什么后果?

    敢戏弄灵药师扰乱考核,又让鹤云会长出面,结果只是一场闹剧的话。

    放眼整个崇阳镇,还没人敢在灵药师公会这么放肆!

    更何况灵药师地位何其尊贵,寻常武者的性命,在他们眼中如同草芥,到时就算古舟震怒之下,一掌把云千秋拍死,也无人觉得不妥。

    但是,宁无缺会眼看着云千秋死么?

    显然不会!

    既然如此,还不如把话都提前说清楚!

    到时谁对谁错,是什么后果,都没有抵赖的借口!

    提到灵药师公会一向霸道高傲又凌驾于寻常武者之上的做事手段,宁无缺不禁哑然,但望着古舟那暗含得意的狞笑,刚想扬言和云千秋共同承担后果,却没想少年却轻蔑挑眉道:“在场诸位身份远比寻常武者高贵,这点在下绝不会自以为是的质疑。但是想动手杀人,也要讲个对错吧!古舟,凭你几句话,还能取了本少主性命不成!”

    冷喝落毕,云千秋微眯双眸迸发出的寒芒,气势惊人:“若我刚才所言,有半句虚假,任何过错,由我一人承担!但若是真是你暗中动的手脚,此事,你该当何罪!?”

    此话一出,众人不禁有些惊诧,他们可从没见过,有寻常武者敢用质问的口气和灵药师说话!

    就算是那些筑灵境的高手,见到古舟都是客气有加,而云千秋无论实力和地位都远不如前者,他到底是有多大的底气?

    难道……云千秋真的可以断定,是古舟借机刁难宁无缺?

    他们虽然不会相信凭古舟的为人,会做出这等事来。

    但他们更不相信,云千秋会蠢到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要知道一旦被发觉是在诬陷,古舟若真想让他死,云千秋就绝对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顿时,几人面面相觑之余,不禁倒吸凉气。

    他们可从未料到,一个晋级考核,还能闹到赌上性命的地步。

    然而宁无缺微微怔神过后,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相信云千秋,当即咬牙利落道:“以卑鄙手段破坏考核公平者,可杀!”

    一句可杀,尽显宁无缺心底的暴戾!

    不仅是炼药,就算真动起手来,他也丝毫不虚古舟!

    几人的目光,顿时落在古舟身上。

    云千秋拿性命当做换取信任的筹码,那你古舟,若不敢跟,岂不是做贼心虚?

    短暂的犹豫过后,望着少年嘴角越发玩味的弧度,古舟也阴声道:“若真是老夫从中作梗,要杀要剐,任凭发落!”

    “好!”

    见古舟答应,宁无缺丝毫不理何怀几人的错愕,长袖一甩:“不就是一条鬼枯藤么,我自掏腰包,取来便是!”

    “既然如此,那我去请爷爷出关。云千秋,你跟我来,宁药师,古舟叔叔,你们就在此稍等片刻。”

    李玉婵虽然年仅芳华,但做事却心思细腻,她清楚不管两人谁对谁错,也只有李鹤云的威望,才有资格让他们心服口服。

    婉音落毕,少女还不忘看向略显呆滞的何怀:“何怀,你去药库取一条鬼枯藤来,记得,要留下藤叶!”

    而当李玉婵推门向外走去时,却见云千秋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令她不禁柳眉微蹙:“云少主,你还愣在那干什么?”

    少年闻言,剑眉微挑:“其实我倒是还想问,为什么要让在下陪你一起去请鹤云会长?”

    望着云千秋那一脸不解的模样,李玉婵银牙紧咬,跺脚道:“药渣的不同可是你说的,难道让你移驾炼丹室还觉得委屈了?”

    公事公办确实没错,但李玉婵可不想一人承受爷爷的怒火。

    再说这密室内,也就只有云千秋是闲人!

    耸了耸肩,迎着少女不容拒绝的明眸,云千秋只能作罢:“既然如此,那就有劳玉婵小姐带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