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强辩
    ,精彩小说免费!

    在圣武大陆,毫无修为的杂役下人的命运,虽称不上惨淡,但却连效忠家族的棋子都算不上。

    当然,在云府,至少云天龙在时的云府,哪怕是最低等的粗活杂役,起码能被当成人来看待。

    而林、冷两府,云千秋虽不知道内情,但想到上午因为丢了冷凝玉面子,便被踩碎手脚的武夫,就能猜到大概。

    别忘了,那还是凝气四阶的武夫,若是换做普通的杂役,后果有多凄惨,不言而喻。

    连一个崇阳镇的小家族就是如此,更何况是灵药师公会这等超然组织?!

    李鹤云肯听林三解释这么久,已经算很是仁慈了。

    刚才那声森然的冷喝,云千秋有所触动,但却无半点同情。

    圣武大陆的地位划分铁则,便是如此。

    如今的他,还没实力能够打破。

    况且林三已经将全部的罪名独扛,自己还能说什么?

    强行怪罪古舟么?

    那样的话,在李鹤云眼里,反而更有失礼数。

    一时间,密室内静的出奇。

    只剩林三瑟瑟发抖时的抽泣声,落入几位灵药师耳中,却是那般烦躁。

    “会……会长大人,小人知错了,您能不能高抬贵手,给小人一个改正的机会?”

    话音未落,就见古舟板着脸道:“给你机会?那宁药师的考核怎么办?损失的药材怎么办?凭你一个下人,八辈子都还不起!”

    “还有……老夫问你,既然你是从药库拿的材料,那事后药库的管事应该找过你吧?”

    迎着那道阴羁的眼神,林三抖得更厉害:“找,找过。”

    “既然找过,那你应该知道灵药出了差错!为什么当时不说实话?!想害死老夫么!”

    “小人当时也知道铸成大错,但宁药师的考核已经开始了……所以,小人就,就想隐瞒过去。”

    此话一出,古舟还未怎样,宁无缺都险些飞踹过去:“你知道坑了老子,还知情不报?谁给你的勇气!说!”

    怒吼间,宁无缺还不忘双眸赤红地瞪向古舟,后者冷哼一声,并未多言,就听林三畏声道:“无……无人指使,小人就是心存侥幸,所以才没有禀报各位大人。”

    “我他妈……”

    望着脚下杂役跪缩成一团的模样,宁无缺气愤交加,然而还未曾动手,便被李鹤云冷声制止:“够了!就算林三真该以死谢罪,你们仗着修为这般欺负他,能改变结果么?各位,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虽然拦住了暴怒的宁无缺,但李鹤云看向林三的目光,仍旧带着几抹冷厉。

    然而在旁良久未曾说话的云千秋,修长的剑眉却渐渐紧皱。

    杂役的话,虽然有些瑕疵,但古舟刚才的发问,却显然转移了李鹤云几人的注意力!

    试想一个杂役,在发现给高高在上的灵药师弄错了考核材料后,惊恐之余,想着保命简直再正常不过。

    就算换做任何人,都未必会傻到主动承认。

    毕竟哪怕是主动承认过错,那考核都要作废,中途耗费的每株灵药,凭林三在公会的杂役身份,得赔到猴年马月才能还清?

    更何况不只是灵药,依照灵药师公会的规矩,林三显然不会有好下场。

    死或许谈不上,但起码……

    李鹤云再怎么宽心仁厚,于情于理,也必须要惩戒一番。

    既然如此,倒不如干脆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反正连身为灵药师的何怀都没看出差错,那事后追究到他的可能很小。

    云千秋思索的没错,若是他今天不来,宁无缺考核失败后,顶多回云府懊恼几天,根本没想过去在意材料的问题。

    就算在意,鬼枯藤没有藤叶,他也看不出端倪,更何谈追究?

    而且林三此时畏惧害怕的模样,也不像是在作伪,换做普通人被发觉过错后,在灵药师面前,一样没几个能把话说利索的。

    实际上,林三也确实是真的害怕。

    只是此时的表现,却与先前想要欺瞒过错的侥幸心理,反差着实有些不小。

    站在李鹤云几人的角度看待,倒是没有什么猫腻。

    毕竟都已经被识破了,再想狡辩,岂不是死得更快?

    犹豫片刻,云千秋才轻声问道:“你们找到林三的时候,他正在干嘛?”

    “哼!这小子正收拾东西,想要连夜逃出崇阳镇呢!”

    说话的人是何怀,显然对于差点把自己都连累的林三,让他很是不爽。

    话音落毕,古舟的脸色更阴沉了:“林三,你铸下大错,不知悔改,竟还想逃跑?就算会长大人一向仁慈,今天也怕是不能轻饶你了!”

    古舟缓缓抬起手掌时,眼中还闪过几抹难以察觉的奸诈,这等细节,就连李鹤云都未注意到。

    霎时间,跪于地上的林三面如死灰,眸光惊恐。

    然而不待手掌拍下,就听少年一声冷喝:“且慢,让我再多嘴问几句也不迟。”

    “咯崩!”

    洋溢着凶狠灵力的掌锋青筋暴起,古舟显然没将云千秋放在眼里:“你?这是我们公会的内事,你还是少掺和为好!”

    “再者说了,这里,何时轮到你说话了?!”

    话音未落,掠起阵阵劲风的掌锋便赫然向林三天灵拍去。

    足有筑灵境高手的全力一掌若是拍中,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寻常的凝气武者,怕是都得脑浆四溅。

    然而望着那颇有杀人灭口用意的暴起,云千秋脸色淡然,甚至还扬起几抹戏谑。

    古舟,你是怕多留这替死鬼几刻,会把你暴露了?

    算盘打得不错,可惜……如今本少主和李鹤云这老头的关系,你恐怕意想不到!

    “鹤云会长,留他一命!”

    少年的话语干脆利落,古舟闻言,却更是狞笑连连:“你这废柴,也有资格命令会长大……”

    话音未落,他却怔怔立在了原地。

    手腕传来的浑厚力道,更是令古舟原本轻蔑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在旁,李鹤云脸色略显愠怒,轻描淡写间,便将筑灵高手的一掌拦住:“古舟,云少主,是本会长请的客人。”

    “难道……他连问几句的资格都没有?这里几时轮到你做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